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秦彦说道:“曹厅长,大家明人不说暗话,你我都很清楚这根本就是独孤家设计的圈套,无非就是为了困住我。你这么做,有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后果?老实说,独孤家给了你多少好处?”

    曹云愣了愣,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你这么说就可以让我放了你吗?对违法犯罪之徒,我是从来不会姑息。大家都是想尽快的把这件案子了结,我劝你还是好好的配合调查,争取宽大处理。这件案子也有很多待推敲的地方,你老老实实的认罪,或许还可以定性为过失杀人或者防卫过当,也不至于判个死刑。否则的话,只会加重你的罪名。”

    “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但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和未来考虑,曹厅长可要慎重再慎重。据我所知,中央早就已经盯上独孤家族,对他们在金陵所做的事情十分不满,已经先后几次派人过来调查。你觉得,独孤家族还有多少的好日子可以过?他们无所谓,实在不行的话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是你呢?你不但前途尽毁,还可能有牢狱之灾,你不觉得这样太不划算吗?”秦彦淡淡的笑着,那抹神秘莫测的笑容让曹云心底莫名的发毛。

    曹云眉头紧蹙,重新打量秦彦一眼。其实,他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早已经卷进这个漩涡里,就算是想要脱身也不可能,唯一可以做的只有继续的错下去,幻想着可以瞒天过海。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秦彦对这件事情竟然会这么清楚,他怎么会知道这些?

    笑了笑,秦彦又接着说道:“姑且不说中央会怎么对付独孤家族,会怎么对付你。你清楚我的身份,那你也应该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如果我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觉得你可以逃得掉吗?我也调查过你的底细,农村出身,家境贫寒,凭着自己的努力考进司法部门,后加入刑警队,破过不少的大案要案,更是几次身受重伤。一步步好不容易爬到如今江南省公安厅厅长的位置,这其中只怕也有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情吧?你和老婆感情不和,基本上不回家,在外面养着一个小三,两人有个儿子在国外。我没说错吧?”

    曹云惊讶的看着秦彦,目瞪口呆,完全没有想到秦彦竟然会对自己的事情知道的这么清楚。他说出来的事这些,没有说出来的不知道还知道多少。

    自从第一次在农庄见过曹云之后,秦彦就留了个心眼,让薛冰仔细的调查了他的背景。凭借薛冰手中庞大的情报搜集能力,挖出这点东西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是无所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儿子?我们在国外也有不少人,想制造一场意外也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已。”

    “你敢威胁我?”曹云狠狠的瞪着秦彦,冷声的说道。

    “我为什么不敢?大家本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你却想置我于死地,难道我必须伸长脖子让你一刀子砍下去吗?”秦彦淡然一笑,说道,“如果我把手里的资料交给纪委的话,你想你会有什么结果?”

    深深的吸了口气,曹云冷静下来,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这人很好说话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其实,这件事情并不是什么难事,很容易解决。你想,如果独孤家的人都死绝了,不就没有人知道你和他们勾结的事情了吗?你与其把赌注押在他们身上,倒不如押在我的身上,你觉得呢?”秦彦说道。

    “哼!”曹云冷笑一声,忽然从腰间拔出手枪,对着自己的肩膀“砰”的一声开了一枪。“让你死不是更容易一些吗?”曹云忍着疼痛,得意的说道。话音落去,举枪就欲朝秦彦射击,显然是想杀人灭口。身为省公安厅的厅长,到时随便的编造一个借口说秦彦夺枪袭警意欲逃窜,不得已只有将他枪杀,也没有人能说什么。

    秦彦不禁一愣,这小子可真毒,竟然玩这招。身形一闪,曹云还未看清楚,只见秦彦出面在眼前,胸口吃痛,整个人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听到枪声,审讯室的大门被推开,一群警察冲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情形,警察们愣了一下,当即纷纷拔出手枪,喝道:“别动,再动我们就开枪了。”

    这种混乱的情形之下,也容不得秦彦详细的说清楚,谁知道这里面谁是曹云的心腹?保不准暗中给自己开黑枪,那可就得不偿失了。身形一闪,秦彦抓起曹云,反手勒住他的脖子,匕首散发着森冷的寒光紧紧的抵在他的脖颈之处。

    “都别动,谁敢动,我杀了他。”秦彦冷声的说道。

    曹云没有任何的惊恐,反倒是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如此,秦彦更加是百口莫辩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秦彦想要安然无恙的离开警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干了这么多年警察工作的曹云十分清楚,挟持公安厅长是什么罪名,完全可以就地击杀。

    所有人怔在当场,惊恐万分,谁也不敢胡乱的开枪,保不准秦彦就真的下黑手。

    “都给我退出去,谁也不准进来。”秦彦厉声喝道。

    谁也不敢大意,纷纷退出门外。秦彦顺势关上房门,冷冷一笑,说道:“你倒是很会玩啊,竟然跟我玩这一手。”

    “是你想玩,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喽。你走不掉的,还是乖乖投降吧。”曹云得意的说道。

    “投降?你当我是傻瓜呢?这里都是你的人,就算我投降,万一你的人开枪,我岂不是死的冤枉。”秦彦撇了撇嘴,说道,“咱们就骑驴看唱本,看看谁笑的最后,怎么样?这里就只有一个门可以进来,没有窗户,我可以保证如果你的人敢冲进来,你肯定比我先死。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赌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