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直到皇擎天离开,邢天才感到身上的压力消逝而去,顿感轻松,不由重重的出了几口气。他真不敢想象,对方到底是怎样的高手,即使在面对他的时候就感到这样的压力,如果动起手来的话自己还有还击之力吗?

    显然,秦彦和他是认识的,可是皇擎天刚刚又说他们以前并未见过,邢天心中不禁好奇不已。“门主,他到底是谁……?”

    “哎!”秦彦叹了口气,说道:“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跟你说吧。洪胜和钱国山已死,按照洪胜的说法,他的手下很有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制造暴乱,咱们必须先下手为强,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只要剪除洪胜直系的几个负责人,其他的人不足为患。”

    “放心吧,我已经全部安排妥当,那些人全部在监视之中,随时都可以动手。”邢天说道。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说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你再通知我。”

    “是!”应了一声之后,邢天告辞离去。

    皇擎天的忽然出现有些出乎秦彦的意料,好在皇擎天似乎并不想做什么,这也让秦彦暗暗松了口气。否则,以皇擎天如今的修为如果真的要杀自己的话,秦彦很难保证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

    只是,秦彦也十分的疑惑皇擎天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不是应该对自己恨之入骨,一心要杀掉自己才对吗?而他的做法,却让秦彦百思不得其解。然而,秦彦也无暇考虑太多,如果可能,秦彦并不想与他为敌。

    转头看了杨嫣和段婉儿一眼,秦彦关切的问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只是,连累你差点……,对不起!”杨嫣歉意的说道。

    “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既然我答应过你爷爷照顾你,就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秦彦有些口不对心。对杨嫣的照顾和保护,完全是发自他内心的那种感觉,又何来是因为对杨天的承诺之说?

    杨嫣眨巴着一双迷人的大眼睛痴痴的看着他,心中感动不已。如果说初次见面时的那种感觉可能是一种误会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她已经完全能够感受到秦彦心中对自己的那份疼爱和怜惜。

    “今天我才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你的功夫,简直匪夷所思。我一向自视甚高,现在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是井底之蛙,我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还何谈能够为国为民谋福利?枉我爷爷对我寄予厚望,我根本不堪大用。”段婉儿颓丧的说道。

    如果说她以前见到秦彦的功夫,只是觉得他有胜过常人的能力的话,那么如今,她才真正的意识到秦彦已非只是她想象般的那么简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不堪一击,若非秦彦有如此强悍的身手,洪胜只怕已经胜利了吧?

    “你也不用灰心,如果你有和我一样的经历,你也可以做到。如果你想学,我教你,以你的天资纵然无法在短时间内超越我,却也足以可以自保。”秦彦宽慰道。对于这个一直以来刁蛮骄傲的小丫头,秦彦心中并不反感,反倒是对她的这种直肠子十分的欣赏。若非如此,以秦彦的脾气又怎么可能忍受段婉儿有事没事的挑衅呢?

    “学,当然学,明天就学。”段婉儿亟不可待的说道。

    微微一笑,秦彦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走吧,咱们回去吧!”

    边说,边走到杨嫣的身边背起她,径直走了出去。

    黎明前的夜,似乎更加的黑暗,没有了霓虹灯的街道格外的寂静。三人静静的走在街头,谁也没有说话,各自的想着心事。

    今天的事情对段婉儿的震撼挺大,若非是秦彦的话,她有什么能力完成父亲交代的任务?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又何谈其他?弱小,她从未有一刻感觉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弱小,弱小的宛如一只蝼蚁。

    而秦彦,脑海中一直盘旋着皇擎天的身影,他的出现无疑打破了秦彦先前的设想。他更不曾想过洪胜的背后竟然会是皇擎天,也弄不清楚皇擎天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老家伙那边肯定是别指望了,他逍遥自在的过着环游世界,整日醉生梦死的生活,估计也不会搭理自己。

    如今秦彦也只能寄望皇擎天不是敌人,否则,他也不知该如何应对。毕竟,面对皇擎天那般高手,秦彦心中也有不少的压力。

    杨嫣埋头秦彦的肩上,感受着这短暂的幸福和甜蜜,其他的事情对她而言,根本不重要。她对权利和事业的追逐,在她的生命中少的可怜,如果可以,她更喜欢的是相夫教子的生活,每天做好饭等着自己的丈夫回家,那样静静的幸福才是她追求的目标。

    “刚才那个人说你是天门的门主,天门是什么?”段婉儿开口打破了沉默。

    “只是一个古老传承的门派而已,和少*当类似,只不过天门保存下来的历史蕴涵更多罢了。你回去问问你爷爷,或许他会知道一些。”秦彦淡淡的说道。他没有心思仔细的去解释这件事情,兴致也明显的不高。

    抗日战争时期,天门曾出山号召过江湖门派家族鼎力抗敌,这在当时也并非是什么秘密。只是抗战胜利之后天门选择退隐,因而才逐渐被人遗忘。但是,段婉儿的爷爷肯定知道一些这些事情,只是并不详细而已。

    段婉儿撇了撇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刚才那个皇擎天是什么人?洪胜为什么会那么害怕他?”段婉儿转而问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这些事情你最好不要知道,这都是江湖的恩怨,不关你的事情,你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却就好,知道的太多只会把自己置身危险之境。我不是不告诉你,我这也是为你好。”

    江湖?现在还有那些江湖吗?

    江湖,一直都在,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