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独孤啸天又如何会不明白这个道理?若有可能,他也不想让独孤白辰在这个时候离开金陵。可是,为了独孤家的未来,他不得不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史密斯家族的条件所制,他不得不让独孤白辰走一趟美国,以换取独孤家族将来在美国可以有史密斯家族这样的靠山。而另一个方面,独孤啸天没有说,那就是万一独孤家真的有事,起码可以为独孤家保留一丝血脉,可以东山再起。

    “砰砰!”

    两人重重的一拳打在对方的胸口,皆双双“蹭蹭蹭”后退几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元气大伤。

    势均力敌,若是有独孤白辰坐镇,情况的确可以不同。

    酒店的某个角落,冷艳透过门缝看着里面的情形,眉头微蹙。这个时候,她可没有要插手的意思,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她的目标只有独孤啸天,根本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出面,坐等他们其中一方败北。

    而另一边,秦彦在解决对方五六人之后,压力顿减,气势如虹,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架势。李长生瞥了一眼,心中暗暗焦急,想要上去帮忙,怎奈此时受伤严重。再加上独孤啸天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一旦自己动手,很有可能露出破绽,招致独孤啸天疯狂的进攻。届时,即使他俩身手相当,只怕也很难抵御。

    “兄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李长生说道。

    显然,他是在暗示秦彦不必在此硬拼下去,趁早离去。只要恢复元气,再卷土重来,亦为晚矣。

    秦彦淡然一笑,说道:“大哥,你帮我掠阵就好,看我怎么解决他们,也好让他们瞧瞧我秦彦非是他们这等绝色可以对付的。”

    李长生默默的叹了口气,不再言语,心中却是忍不住暗暗的想道,终归是年轻气盛啊。当年,自己也一样,无论如何都不肯服输。殊不知,有时候认输也并不丢人,谁能真正的笑到最后,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他也不好再出言多说什么,这样只能打击秦彦的士气,只得在旁静静的警惕防备着。万一秦彦真有危险,即使冒着自己被独孤啸天击杀的危险,他也必须要出手。

    李长生不动,独孤啸天自然也不动,他也同样受伤惨重,不敢轻易出手。再说,这样更是他求之不得的情形,坐等自己的手下解决秦彦,自己也就可以安然无恙了。

    “砰砰砰”

    忽然间,连续的枪声传来,只见围攻秦彦的人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刹那间,八九人无一幸免。很精准的点射,在他们毫无防备之下,更是没人可以躲过。

    秦彦嘴角勾出一抹笑容,松了口气,终于来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独孤啸天愣在当场,根本没有料到胜券在握的时候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谁?是谁?

    李长生也同样愣了愣,目光瞥向秦彦,看到他一脸淡定而又轻松的笑容,瞬间明白。大大的松了口气,心中暗暗的想道:“我说呢,这小子怎么会没有安排?原来真正的杀招在这里啊。”

    就在刚入会场时,他们二人目光的短暂相接,李长生就已知晓秦彦的目的。即使独孤啸天不是借用这个机会对他们动手,秦彦也会趁此机会解决独孤啸天。既然如此,秦彦又岂会没有安排?

    枪声落下,瞬间,十几人涌入,为首的正是天门执法堂白虎刑天。

    “特使,你没事吧?”刑天担心的问道。

    有外人在,刑天没有称呼秦彦门主,自然是怕暴露他的身份。而因为自己的耽搁,导致现在才到,差点害得秦彦遇险,刑天心中不免自责。

    摇了摇头,秦彦说道:“没事。”

    接着,目光转向独孤啸天,秦彦淡然一笑,说道:“怎么样?独孤家主,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现在相信了吗?你的人都死了,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你觉得你还能侥幸逃走吗?”

    独孤啸天颓然,苦笑一声,说道:“秦彦,我的确是太低估了你。”

    “你以为你设下这样的圈套引我上钩,我会没有安排吗?在我接到琳达给我的邀请函时,我就在想,你独孤啸天真的需要拍卖古董吗?以你独孤家在金陵的权势和地位,想把那些古董运出去根本就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那么,你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故意引我上钩,想借此机会对付我。既然清楚你的目的何在,那就不难作出相应的安排。事实,也如同我猜想的一般。”秦彦嘴角微微上扬,浮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独孤啸天惨然一笑,说道:“古语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看来还是我对你了解的太少。既然输了,我也无话可说,动手吧!”

    话音落去,独孤啸天闭上眼睛,引颈就戮。他很清楚眼下的情形,别说自己如今身受重伤,即使完好无恙,也根本没有可能逃离这里。他终归是独孤家族的家主,名动一方的枭雄,即使是死,那也要死的有尊严。

    秦彦没有理会,举步走到李长生的面前,关切的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一点小伤而已,休息休息就好了。”李长生咧嘴一笑,视死如归的从容让秦彦打心眼里佩服。

    “别死撑了,一会我替你把把脉,开几幅药给你。”秦彦白了他一眼,说道。

    李长生愣了愣,诧异的说道:“兄弟你还懂得医术?”

    “略知一二,应付一些普通的病症没多大问题。”秦彦很是装逼的撩出一句。

    呵呵的笑了笑,李长生说道:“认识你越久,给我的惊喜就越大啊,看来我这个做大哥的对你的了解还远远不够哦。”

    “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一句话,无论我是什么人,无论将来如何,你我的这份兄弟情谊永远不会变。”秦彦坚定地说道。

    “嗯!”李长生重重的点点头,说道:“永远不会变!”

    话音落去,李长生拍了拍秦彦的肩膀,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