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清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秦彦从睡梦中惊醒。不知是不是段婉儿食髓知味,昨晚折腾了秦彦好几次,直到快天亮时,才模模糊糊的睡去。

    起身打开门,只见段北站在门口。看到秦彦裹着睡袍,睡眼朦胧的模样,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没打扰你吧?”

    “你说呢?”秦彦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

    段北紧跟而入,随手关上门。在秦彦的对面坐下后,目光朝卧室扫了一眼。他可以清楚的听见里面传来的呼吸声,再看秦彦这副模样,作为过来人的他哪里还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想起那卧室里很有可能是自己的女儿,段北表情有些尴尬。

    岳父和女婿在这样的状态之下见面,再加上秦彦这个女婿似乎还拽了吧唧的对自己爱搭不理,这就让气氛显得更加尴尬了。

    点燃一根香烟,秦彦瞥了段北一眼,说道:“有什么事赶紧说吧,这段时间可忙坏我了,没一天能好好休息。现在事情终于了解,我也可以放下,好好休息几天了。”

    秦彦的话语没有任何问题,可在段北的耳中听起来总觉得是意有所指。什么叫没能好好休息?难不成这混小子跟臭丫头整天没节制吗?

    讪讪的笑了笑,段北说道:“昨晚我的人已经去了独孤家,也查封了独孤家所有的产业,只可惜独孤家早已经将大部分的产业转移到国外。”

    “知足吧,就算是一小部分,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老实交代,你从中捞了多少?”秦彦撇了撇嘴,说道。

    “胡说,那些都是国家的,我怎么能拿?”段北白了他一眼,说道。“在独孤家的暗格里,我们也找到了独孤家跟金陵市和江南省很多官员的行贿受贿账簿,里面记载的清清楚楚,稍后我会转交给纪委和反贪局,让他们负责调查审讯。”

    “是该好好的整治整治了,现在的某些官员不是贪污受贿,就是不办实事,最后苦的还不是我们这些老百姓?要我说,必须严惩,别随随便便的关个几年就算了。”秦彦没好气的说道。

    尴尬的笑了笑,段北说道:“一切都必须根据法律的程序去走。况且,这件事情也不属于我们国安局负责,纪委和反贪局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也不好过问。”顿了顿,段北又接着说道:“今天凌晨,我们在秦淮河里打捞起一具尸体,根据判断应该就是独孤啸天。”

    秦彦愣了一下,眉头微蹙,“独孤啸天?他不是被人救走了吗?怎么可能被杀,还弃尸秦淮河?知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

    “暂时没有线索。根据尸体的伤痕判断,独孤啸天应该是被扭断脖子而死。虽然根据你昨天所说,独孤啸天已经受了伤,但是以他的身手想要杀他也没有那么容易。根据他的伤痕分析,很有可能当时他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可见杀他的人绝非是普通角色。”段北说道。

    顿了顿,段北又接着说道:“你昨天电话里说救走他的人是个女人,有没有看清楚那个女人的样子?”

    秦彦摇了摇头,说道:“当时她蒙着脸,而且是趁我们不备之时动手,动作非常快,根本看不到她的样子。只是,对方竟然费尽心思救走他,又为什么要杀他呢?”

    “我也很奇怪。”段北眉头紧蹙,说道,“其实,我一直都怀疑独孤啸天的背后其实还有人,所以我才让你留独孤啸天的活口,希望可以从他口中问出一二。没想到他还是快我们一步。根据现在的情形来看,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人灭口,不想我们查出更多。”

    “那是你们国安局的事情了,你可别又想推给我。我告诉你,我需要休息,这些个破事别找我。”秦彦没等段北说出来意,先发制人,一口回绝,硬生生的把段北的话给堵了回去。

    “难道你不想知道幕后的人是谁?如果他知道是你毁了独孤家,你猜他会怎么样?”段北眼睛闪烁着狡猾的光芒,俨然就是一只老狐狸。

    “靠,你可别想威胁我,老子我不吃这一套。”秦彦怒道,“我毁了独孤家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帮你?现在倒好,你不但不谢我,竟然还威胁我。老子早说跟你们这些当官的合作没什么好处。”

    “别误会,别误会,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我是想说,如果可以早点把这个人找出来的话,对你也是一件好事不是?你在明,他在暗,有这样的人窥觑着可不是什么好事。能够指挥独孤啸天的人,绝对不是简单的角色。”段北慌忙的说道。

    “别跟我扯淡。我说了,这是你国安局的事情,我不想理会。他要是敢来找我,我等着他就是。”秦彦愤愤的说道。辛辛苦苦的跑一趟,几次差点连小命都搭进去,结果这混蛋竟然威胁自己。若非看在他是段婉儿的父亲,段南的哥哥,早就翻脸了。

    “吵什么呢?大清早的!”

    伴随着带有些许嗔怒和埋怨的话语落下,段婉儿披着睡袍从卧室走了出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段北时,表情不由一愣,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爸,你怎么来了?”

    段北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却又不好说什么。

    转头看了一眼气鼓鼓的秦彦,段婉儿在他身旁坐下,问道:“怎么了?好端端的发什么火?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啊?”接着,有些埋怨的看着段北说道:“爸,你也是,明知道他的臭脾气,干嘛还非得撩他。”

    段北无奈的叹了口气,女生外向啊,这还没结婚呢,就开始帮着外人了。

    “我也没其他意思,这件事情我们国安局会调查,你呢,就好好休息,我答应你的事情也一定会做到。日后,只要你天罚做的事情不有损国家民族的利益,我都会尽力周全。”段北低头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