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滨海,可以算是天门的总部所在,也是天门一直最用心经营的城市。以叶峥嵘掌握的天罚以及薛冰掌握的情报部门在滨海的势力,真的放手去做一件事情,自然非常了得。在得到秦彦的授意之下,薛冰没有了任何的顾忌,整个滨海的地下世界忽然变得有些混乱起来。

    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杀死沈惊天的凶手。

    接到薛冰的电话之后,秦彦立刻离开了公司,径直赶往薛冰所说的地点。偏僻而脏乱的房间内,薛冰站立一旁,她的面前被绑缚着一名年轻男子,身旁站着两名手下。看到秦彦过来之后,薛冰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出去。接着说道:“门主,就是他!”

    年轻男子抬头看了秦彦一眼,傲慢而又冷漠,身上散发的那股子血腥的肃杀之气毫无疑问暴露出他是杀手的事实。他,绝对是手上沾满了鲜血的人!

    点点头,秦彦说道:“松开他!”

    薛冰愣了愣,愕然的看了他一眼,却没出言反对,走过去解开绑缚杀手的绳索。

    “来吧,只要你能胜得了我,我就放你走!”秦彦冷声说道。

    杀手微微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他,不可置信。这种情况之下,对方竟然会选择这么做?不是自信,就是自大!然而,对他来说都不重要,只要能活着离开这里就行。沉吟片刻,杀手大喝一声朝秦彦冲了过去,一拳狠狠的砸向秦彦的胸口。

    动作快而狠,出拳没有丝毫的犹豫,显然是受过专业训练。对付这样的人,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击垮他的自信心,攻破他的心理屏障。

    秦彦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脚步滑动,后发先至,一拳狠狠的砸在杀手的胸口。顿时,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传来,杀手闷哼一声,“蹭蹭蹭”的后退几步。眼中露出一丝惊骇之情,杀手怔怔的看着秦彦有些不可置信。

    “再来!”秦彦冷漠的语气仿佛不带有一丝的感情。

    愣了愣,杀手大喝一声,再次冲了上来。“砰!”秦彦再次快如闪电般的一拳砸在他的胸口同一个位置。

    “再来!”秦彦依旧冷冷的说道。

    杀手眉头微蹙,眼神中迸射出阵阵愤怒之情。他,分明是把自己当成了玩物,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呢。愤怒的面孔变得有些扭曲,杀手再次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

    结果,仍旧一样。

    如此反复几次之后,当秦彦再次要求他过招的时候,杀手颓然的坐倒在地,完全放弃了这个念头。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秦彦的对手,无论多少次也好,自己都不可能从他手里幸运的逃脱。

    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秦彦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样的高手杀了沈惊天,原来也不过如此。你杀了人,为什么不离开滨海?”

    冷笑一声,杀手说道:“我为什么要走?”

    眉头微蹙,秦彦愣了愣,说道:“看来你很自信,你是确认没有人知道是你做的,也根本找不到你,对吗?”的确,以当时的情形来看,根本没有人看到他,摄像头也全部都被破坏根本没有拍到他。若非是薛冰的人疯了似得找人,逼得他害怕迟早被挖出来想要逃走的话,的确很难找到他。

    “是我太大意了。如果我一直什么也不做,你们根本没有可能找到我。”杀手言语中有些后悔。

    “可是你却因为害怕自己的身份迟早被挖出来而选择了逃走,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滨海,如果我真想找一个人,他是不可能躲得了。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谁才是幕后真正的凶手?”秦彦冷声的说道。

    不屑的笑了笑,杀手说道:“你觉得这可能吗?没有任何人指使我,就是我做的。”

    “没有人指使你?那你为什么要杀沈惊天?你们有什么仇?”秦彦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话,这分明就是杀手的推搪之词。

    “你想知道自己去查呗。”杀手冷淡的回道,“落到你手里我无话可说,我知道自己也不可能逃得了,痛快点,动手吧,若是皱一下眉头的话,我就不是好汉!”

    冷冷一笑,秦彦说道:“别再我面前充什么硬汉,你不过只是别人的一条狗而已。不,你连狗都不如,顶多只能算是一个工具。”

    “你不要侮辱我。士可杀,不可辱!”杀手愤愤的喝道。

    “乖乖的说出谁是幕后主使,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而且,我可以送你出国,保证没有人可以找到你。你应该清楚,就算我不杀你,警察也不会放过你。你只有一条路走,那就是跟我合作,老老实实的说出一切。”秦彦说道。

    不屑的笑了一声,杀手说道:“我连死都不怕,我会怕这些?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不管你怎么问,我都不会说的。”

    秦彦眉头紧蹙,眼神中迸射出一阵寒意,目光转向身旁的薛冰。后者会意的点点头,上前用手指在杀手的脑后轻轻的“摁”了一下。顿时,杀手只觉脑袋“嗡”的一声,有种晕乎乎的感觉。

    薛冰的力度掌握的非常好,杀手没有昏迷过去,也不算完全的清醒,而是进入一种类似于半昏迷的状态。

    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缓步走到杀手的面前,柔声的说道:“告诉我,是谁指使你杀死沈惊天的?我知道一定有人指使你这么做,告诉我。”

    秦彦的声音很柔,很柔,仿佛充满了一种魔力。催眠术,秦彦算是高手之中的高手,只是,他却很少用。不为其他,而是因为很多时候他所面对的人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人,往往这样的人意志力非常强,很难催眠。若非是没有其他办法,秦彦也不想对他用。

    杀手的身子微微摇晃着,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告诉我,是谁要你杀沈惊天?”秦彦接着问道。

    “南……南……”

    话音刚一出口,杀手猛然间惊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