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宁浩使了个眼神,立刻,一群人拦在他们的面前,不让他们进屋。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嘴角滑过一丝冷笑,冷冷的扫了宁浩一眼,说道:“看来你是没玩够,还想继续玩是吧?要不要我陪你耍耍?”

    宁浩愣了愣,说道:“你就是上次在沈惊天葬礼上那个小子?”

    “我姓秦,秦始皇的秦,单名一个彦字。”秦彦昂着头,态度嚣张霸道。

    “秦彦,秦彦!”宁浩喃喃的念了两声,说道,“很好,你想怎么耍?”

    “你的人守住这个大门,如果我不能进去的话,我跪下给你磕三个响头,叫你一声爷爷。”秦彦说道。

    “好,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几斤几两。”宁浩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可我要是能进去的话,你也得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叫我一声爷爷。敢不敢赌?”秦彦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

    宁浩愣了愣,眉头微蹙,没有说话。

    “怎么?堂堂的宁总不会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吧?如果你连这个都不敢赌的话,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玩?既然这样的话,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认输,免得待会输了丢人。”秦彦嘲讽的说道。

    不屑的笑了笑,宁浩说道:“你不用激我,我陪你赌这局。如果我输了,我给你磕头叫你爷爷!”

    “哎,孙子!”秦彦应了一声。

    宁浩一愣,冷哼一声,说道:“油嘴滑舌!”话音落去,挥了挥手,顿时,一帮人朝秦彦冲了过去。

    “落雁,你先到一边休息下!”秦彦说完,宛如一道流星般窜入人群之中,犹如猛虎下山,只听得一声接一声的哀嚎声传来,一个又一个的身影倒飞出去,摔倒在地。秦彦直奔大门而去。

    “给我把他拦住!”宁浩大吃一惊,慌忙的叫道。他可不能输,若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给秦彦跪下,日后他还有什么颜面见人?

    身旁的两名保镖慌忙上前拦住秦彦的去路,后面,那群人挣扎着爬起身再次疯了似得朝秦彦扑了过去。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他们既然收了宁浩的钱,那就得把事情办好。

    “滚开!”秦彦猛然叫腾空跃起,凌空一记摆腿将后面冲上来的人踢了下去。脚步刚一落地,那两名保镖的拳头便打了过来,时机把握的很好。秦彦冷笑一声,身子一矮,从他们中间窜了过去,一招双龙出海狠狠的打在他们的背部。顿时,只见他们飞了出去,重重的摔了个狗吃屎。

    秦彦轻蔑一笑,堂而皇之的走进大门。一旁的宁浩愤怒不已,狠狠的瞪了那帮手下一眼,斥道:“一群没用的东西,这么多人竟然打不过一个,老子每年花那么多钱养你们一点用都没有,就算是养条狗也知道吠一声吧?”

    愤愤的甩了甩手,宁浩转身就欲离去。

    “等等!”秦彦叫住他,“宁总,你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吧?”

    宁浩愣了愣,冷声说道:“小子,适可而止,凡事做的不能太过,明白吗?”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宁总,这话似乎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吧?我早就跟你说过,你想玩的话,我陪你。愿赌服输,跪下磕三个响头我就放你走,不用你叫我爷爷,我也没你这么个熊孙子。”

    “哼!”宁浩冷哼一声,甩手就欲离开。

    秦彦眉头一蹙,上前一把掐住他的肩膀,“这就想走?没那么容易!”

    “小子,你别乱来,赶紧放开。”保镖厉声喝道,一群人欲冲上前来。

    “都给我站住别动,谁要是敢上前一步,我拧断他脖子!”秦彦一把掐住宁浩的咽喉,冷声说道。森冷的目光散发的寒意宛如三九天刺骨的冷风,让人丝毫不怀疑一言不合他真的会这么做。

    投鼠忌器,那群人再也不敢上前,虎视眈眈的盯着秦彦。

    “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吗?宁总的命精贵,要不要跟我赌一下,看看我究竟敢不敢拧断脖子?”秦彦森冷的说道。

    宁浩被掐的有些喘不过气,看着秦彦森冷的目光心底不由的升起一股寒意。片刻,宁浩败下阵来,颓丧的苦笑着,说道:“我跪,我跪!”

    秦彦缓缓的松开他的脖子,冷冷的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才对嘛!”

    宁浩苦笑一声,跪倒在地,“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这三个响头也仿佛磕在其他人的心上,让他们刹那间对宁浩以往的敬佩和敬仰荡然无存。这还是他们心目中那个嚣张跋扈,事事过人一等的宁浩吗?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说道:“不错,很好。这次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不过,如果再有下一次,可就没这么便宜了。我说过,如果你想玩的话,以后我陪你玩。”

    宁浩尴尬的笑了笑,看向秦彦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憎恨,转身朝招标会现场走去。今天丢脸可是丢大了,他可不愿意继续留在现场丢人现眼,想起以后要是传了出去,自己还不知道该怎么见人呢。

    秦彦扫了那些人一眼,冷声的说道:“今天只是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教训,算是给你们一次警告。如果以后你们再为虎作伥的话,可别怪我不讲情面。等你们知道我是谁的时候,你们就会明白,在我眼里你们什么都不是,明白吗?”

    那些人哪里敢说话?一个个垂着头,偷偷瞥向秦彦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愤怒和不屑。

    秦彦也未加理会,走到沈落雁的面前,微微一笑,说道:“走吧,咱们进去!”

    “嗯!”点点头,沈落雁举步朝内走去,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刚才有没有受伤?”

    “没有,就凭他们这些人如果也能伤到我,那我可就真的该死了。”秦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不过你别说,刚才还真他妈痛快,看到宁浩那吃瘪的样子,一肚子的火马上就没了。”

    沈落雁愣了愣,微微笑道:“是啊,我也感觉真他妈痛快。”

    两人愣了一下,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