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余总,你不会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吧?当这里是你家的菜园地吗?进来不知道敲门?”沈落雁眉头微蹙,脸色冷了下来,语气充满了不满和霸气。

    秦彦淡坐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吃瘪的余安海,心中说不出的畅快。他不是因为余安海的吃瘪而开心,而是因为沈落雁的成长而开心。

    余安海愣了愣,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沈总,我不跟你谈这些,我只想知道你这么做的目的何在?你是想害死惊天集团吗?”

    “余总不应该早就知道我要投标的事情吗?怎么今天才来问我?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余总本就是希望我拿下这块地皮,然后好问责我呢?”沈落雁嘴角勾勒出轻蔑的笑容,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如果我早知道的话,我早就阻止了,绝对不会让你这么胡来的。”余安海愣了一下,说道。有些强词夺理的味道,但是,却仍旧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

    “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我也就不说了。只是,我希望类似的事情不要再发生,否则,我必然会上报股东大会,予以严惩。”没有确实的证据之下,沈落雁也只好点到即止,见好就收。

    顿了顿,沈落雁又接着说道:“至于你刚才说的关于这块地皮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在上次股东大会的时候我已经说的很清楚,这一个月之内我做的决定即使你们不愿意支持,但是也绝对不能反对。再说,宁总不是应该很开心我能犯错吗?这样的话,一个月之后你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接替我的位置。”

    “你把我余安海看成什么人了?为了争夺权力而不惜损害公司的利益吗?这是关乎到整个公司生死存亡的问题,关系到所有股东利益的事情,是能拿来开玩笑的吗?”余安海义正言辞的说道。

    不屑的笑了笑,沈落雁说道:“不管你是处于什么原因也好,这块地皮我已经买下,有任何的事情也由我承担。余总,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麻烦你出去,我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记得,出去的时候把门关上。”

    余安海愤愤的哼了一声,心中满是愤怒。的确,沈落雁拿下这块没用的绿化地皮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可是,沈落雁这张狂的气势却让他心中极为不舒服。“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余安海愤愤的想道。

    转身准备离去时,门外响起敲门声。“进来!”沈落雁叫道。

    房门推开,秘书从外走了进来,说道:“沈总,天衡集团的总裁想要见您。”她做了沈惊天几年的秘书,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习惯,称呼沈落雁沈总时总感觉有些别扭。

    “天衡集团?”沈落雁愣了愣,有些诧异。惊天集团跟天衡集团一直没什么来往,也没什么交情,他们忽然拜访是什么意思?

    余安海也同样愣了一下,他对天衡集团的了解自然要比沈落雁深得多,那可是国际性的大企业,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优秀企业,资产足以顶十个惊天集团还要多。

    “请他进来,然后去泡几杯咖啡过来!”沈落雁说道。

    “是!”秘书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沈落雁瞥了一眼余安海,说道:“余总还不走?”

    余安海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欲言又止。沈落雁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目光转向秦彦,会意的点点头,说道:“既然余总也有兴趣的话,不妨也坐下一起见见,听说天衡集团的这位总裁许海峰可是位传奇人物啊。”

    片刻之后,门外再次响起敲门声,秘书推门请许海峰进屋。看到秦彦时,许海峰本能的想要行礼招呼,幸好秦彦反应够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吓得许海峰顿时清醒过来。昨晚接到秦彦的电话,已经基本的了解了事情的始末,所以今天才特意赶了过来。

    “许总,你好,你好。许总大家光临,惊天集团真是蓬荜生辉啊。”沈落雁慌忙的起身迎了上去,微微的笑着握手招呼。

    “沈总太客气了,冒昧的前来叨扰,还希望沈总不要介意。虽然我跟令尊没有什么交情,但是神交已久,只可惜一直无缘好好坐下叙叙,想不到天妒英才,沈先生竟然这么年轻就遭人所害。不过,我相信在沈总的带领之下,惊天集团会更好。”许海峰说话的语气和动作十足的一副商人贼脸,即使因为秦彦也在,有了些许的克制,却终究无法完全掩盖。

    沈落雁笑了笑,不想就沈惊天的话题多说什么,岔开话题说道:“许总,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们惊天集团的副总裁余安海余总,也是我们公司第二大股东。”

    “许总的大名我是如雷贯耳啊,只是一直无缘拜见,庆幸今天能一睹许总真容,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余安海呵呵的笑着伸出手,一副讨好巴结的模样。

    许海峰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点点头,说道:“余总是吧?你好,你好!”没有伸手,根本没有和他握手的意思,这让余安海脸色尴尬不已,顿时有些下不来台。不过,余安海总算是见过世面的老狐狸,悻悻的收回手挤出一丝笑容,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一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许总,请坐!”沈落雁招呼道。

    “沈总请!”许海峰有意无意表现出来的对沈落雁的尊敬,让沈落雁和余安海都好奇不已。按照道理而言,许海峰乃是天衡集团的总裁,根本没有必要委曲求全主动的来找沈落雁,也没有必要摆出这样一副尊敬的态度。

    唯独秦彦明白,许海峰肯定是知道了自己跟沈落雁之间的关系,然后再以他这个狡猾商人的想象力加以推测,认为沈落雁是他的女人。堂堂天门门主的女人,许海峰这个饕餮怎么敢有丝毫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