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宁浩做事向来十分谨慎,当年若非沈惊天细心也很难发现他挪用公款的事情。出狱后,他创建了浩远集团,专门帮助一些非法的组织洗黑钱,并且从事一些中间人的工作,这就更加需要小心。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在滨海这么久也未出事。

    这次若非秦彦激怒他,让他失去了方寸,不惜利用那帮*去对付秦彦,只怕也很难让人抓住把柄。即使如此,段北至今也未完全的掌握到宁浩的犯罪事实。虽然这帮*来滨海是他安排,也是他提供武器;但是,也做的十分谨慎,没事的时候根本不和他们联系,尽量的把自己撇开。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万一那帮*被抓,他也可以置身事外。

    然而,一早,他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想起今天就是经贸论坛举行的日子,顿时睡意全无。

    “你做的好事!”电话里传来一阵叱呵声。

    宁浩愣了愣,慌忙的说道:“胡先生,发生什么事情了?”

    “什么事?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胡先生冷声说道,“昨晚那帮*的落脚点被发现,全部被杀。你说,这件事情我该怎么跟他们老大交代?”

    “不可能啊?那里十分隐蔽,而且我一直吩咐他们不能随便乱走,不可能会被发现啊?”宁浩诧异的说道。

    “不会被发现?哼,现在都死了还不会被发现?肯定是你那边泄露了风声,如果不是你让他们去杀那个什么秦彦,会被国安局的人盯上吗?只怕现在国安局也盯上你了吧,辛苦建立的一些恐怕都要毁在你的手里。”胡先生厉声喝道。

    “我也不知道国安局的人怎么盯上他们的,但是,我和他们一直保持着距离,国安局不可能查到我身上。就算让他们查,他们也找不到任何的证据。”宁浩自信的说道。

    “这就最好了。如果被国安局的人查到的话,你知道该怎么做。我告诉你,就算你把我供出来他们也找不到我的证据。你的老婆孩子的安危你可不能不顾,你是聪明人,相信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胡先生威胁道。

    宁浩撇了撇嘴,却又万分无奈,连忙的说道:“胡先生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绝对不会连累到你。我只希望万一我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能帮我照顾好我的老婆孩子。”

    宁浩是老来得子,自然是对儿子十分的疼爱,也正是因为胡先生掌握了这个筹码,宁浩才乖乖听话,不敢造次。而且,他也清楚胡先生的能力,就算自己把他供出来也根本将他治不了罪。

    满意的点点头,胡先生说道:“那就最好。幸好我还有其他安排,否则,事情就全被你弄砸了。最近你也小心一些,别让国安局的人找到把柄。暂时把手头的业务给停下,跟凌云霄那边的谈判也暂时搁置一下。”

    “我知道该怎么做,胡先生请放心。”宁浩愣了愣,心中暗暗的想,还有其他的安排?什么安排?难道还有其他的*到了滨海自己也不知道?不过,这也不是他可以过问的事情,胡先生不让他插手的事情他是绝对不能多问的。

    挂断电话之后,宁浩也没有心情继续睡觉,连忙的起身洗漱。

    秦彦也是早早的起了床,昨晚给沈沉鱼打了电话之后才知道原来她也参加这次经贸论坛的护卫工作。想想若是昨晚没有解决那帮*,只怕沈沉鱼也会有危险吧?不免暗暗的庆幸,幸好昨晚及时行动。

    去墨子诊所的地下室取了一本练气的秘籍,随意的翻看了一下,虽然不及无名真气那么高深,但是独孤白辰习练的话应该没有问题,也一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他的战斗力。当然,秦彦也没有吝啬李恩熙,也同样找了一本适合女性修炼的功夫和练气秘籍给她。

    天门几千年的历史,收藏了无数珍贵的武学典籍,每一种都是武林中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珍品。

    随意的翻看了几页,独孤白辰顿时欣喜不已,激动的问道:“这……,这真的给我?”

    他很清楚这本秘籍的价值,华夏的门派家族对各自的武学哪个不是视如珍宝?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给别人呢?秦彦的大度让独孤白辰有些受宠若惊。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当然是真的。你的形意拳和八卦掌非常不错,只要再好好的修炼这个练气法门,相信会有很大的提高。不过,练气不同于其他,需要静心,时间也会很长,切不可操之过急。我从几岁就开始修炼,也才只有今天这样的成绩而已。”

    “我明白,放心吧。”独孤白辰激动的说道,“谢谢你。”

    微微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咱们是兄弟,不用那么见外。我也希望你可以更好,更上一层楼。”顿了顿,秦彦转头看向李恩熙,说道:“你可能会慢一些,毕竟你的武功底子没有白辰好。这本是八卦掌的秘籍,很适合女性练习,有什么问题的话你也可以像白辰讨教讨教,他的八卦掌十分娴熟。”接着又看了独孤白辰一眼,说道:“这本是八卦掌的孤本,其中也有很多八卦掌失传的修炼方法和招式,你也可以看一看,对你也有帮助。”

    李恩熙视如珍宝的捧在手心里,感激的说道:“谢谢,谢谢。”接着转头看向独孤白辰,恭敬的说道:“独孤先生,以后还要麻烦你,请多多指教。”

    “嗯!你叫我白辰就好。”独孤白辰淡淡的应道,十分的高冷。

    秦彦撇了撇嘴,说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们自己看着练习,有什么不懂的再问我。”

    话音落去,秦彦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看了一眼,是段北打来的电话。秦彦愣了愣,接通。

    “不好了,出事了!”对面传来段北着急而又紧张的声音,秦彦顿时心中一凉,感觉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