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叶峥嵘和高峰相继出事,有点让秦彦措手不及,想不到自己离开短短几天就出了这么多的事情。隐隐之中,秦彦似乎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网将自己笼罩其中,无法挣脱。从自己踏入滨海市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麻烦不断,似乎有人在刻意的针对自己。

    是他吗?

    秦彦眉头紧锁!

    翌日清晨,秦彦驱车直奔青山镇。这个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如今越发感觉到亲切。当那熟悉的风景,熟悉的街道渐渐的映入眼帘时,秦彦心中竟然有一种十分平静而幸福的感觉。若非是高峰出事,也许,秦彦此刻的心情会更加愉悦吧?

    青山镇显然下过一场小雨,空气中散发着泥土的香味。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似乎想要将这家乡的味道深深的印入自己脑海中。走进诊所,一切依旧是那么熟悉,庭院内整洁无比,那棵参天大树依旧矗立在那,仿佛昭示着这间房屋的历史。

    “回来了?”看到秦彦,韩山淡淡的说了一句。看不出他有任何的喜悦之情,情绪似乎没有任何的波动,让人感觉仿佛不欢迎秦彦似得。

    “嗯!”秦彦清楚他的脾性,并为有丝毫不悦。

    自从离开青山镇之后,秦彦就让韩山从山里搬了出来帮忙照看着这里。屋里需要有人气,否则,像这样古老的屋子只怕经不起风吹雨打。

    “一会可以吃饭了,你先坐会。”韩山淡淡的说了一句,继续忙活自己的事情。

    他不问秦彦为什么忽然回来,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他只需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其余的事情不需要知道。

    走进屋内,隐约看见厨房里有个人影在忙碌着,秦彦不由的愣了愣。韩山一直是个孤寡老人,怎么可能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人在?秦彦好奇的走到厨房门口,朝内看了一眼。

    “小秦回来了?我来帮忙给老韩做饭。”厨房内的妇女脸上露出一丝羞涩的神情。

    “您忙。”秦彦说了一声,回到客厅内。

    从妇女的表情,毫无疑问可以看出她跟韩山之间有着某种关系。秦彦倒也并未觉得有何不妥,这个妇女他认识,就是青山镇上的人,丈夫去世的早,一个人拉扯着三个孩子很不容易。而韩山也一直是孤家寡人一个,他们两个能够在一起互相照顾,互相依偎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什么时候的事情?”秦彦看了韩山一眼,问道。

    “有段时间了。她一个人也不容易,能帮我也就帮一点。我都这个年纪了,也不图别的,就希望有个人能够给我做做饭洗洗衣服,将来死了身边也能有个人,不至于弃尸荒野也没人知道。”韩山说道。

    “照顾她三个孩子也不容易吧?”秦彦问道。

    韩山的情况他也清楚,就是采些草药为生,每年的收入也不多。那个妇女没什么文化,也没有正儿八经的工作,平时也只是替人打打散工为生。他们要养活三个孩子,供他们读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更重要的是,韩山这个人实诚,总是说即使自己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因此,给孩子们吃的穿的也都不比别人差,因而压力更大。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吴大婶才会看上他,虽然比他小了将近有二十岁,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在一起抱团取暖。

    “还行。再怎么样也不会饿着他们。”韩山淡淡的说道。

    然而,秦彦却清楚的看到他的白头发更多,比以前显得更加苍老。

    到了这个年纪,追求的不再是爱情,就是简简单单的生活。平平淡淡,互相依靠。

    “老韩,来帮忙端菜,准备吃饭!”厨房内响起吴大婶的声音。

    “你坐会!”韩山说了一声,连忙的跑进厨房。看得出他脸上隐隐的藏着一丝笑意,一种淡淡的幸福洋溢在脸上。秦彦也很替他感到欣慰,虽然他的日子变得更苦更累,但是,却也不再孤孤单单。

    片刻后,饭菜端了上来。

    “也不知道你回来,没弄什么好菜,就随便做了一点,你将就着吃点。”吴大婶不停地搓着那双满是老茧的手,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没事,菜挺好,味道也不错。”秦彦微微笑着说道。

    “你也坐下吃吧,一会还要去上班。”韩山招呼她坐下。

    吴大婶依言坐下,显得有些拘谨,总感觉自己是外人似得。毕竟,这是秦彦的家,如今反倒她成了主人似得,有点个紧张。

    “上什么班?”秦彦问道。

    “隔壁村有人种植烟叶,我去帮忙分级,一天也能挣个百十来块。”吴大婶脸上隐藏不住的荡漾着幸福。一百块,对很多人来说或许没什么,甚至一夜的消费就可以换她几个月甚至一年的收入。但是,对于她这样朴实的人来说,却已经很满足了。

    “吴大婶的孩子还在读书吧?”秦彦问道。

    “嗯。大的在读大学,大三,杭州师范大学。二女儿读高三,明年就要参加高考。老三还读高一。”吴大婶说道,“都是只知道闷头读书的书呆子,哪里能跟您比啊,年纪轻轻就可以开诊所,挣大钱。”

    “我是没有机会读书。读书将来才能有出息啊。”秦彦呵呵的笑着说道。

    吴大婶张了张嘴,刚想说话,被韩山一个眼神瞪了回去。讪讪的笑了笑,吴大婶说道:“吃饭,吃饭!”

    从怀中掏出胡兆祥给自己的那张银行卡递到韩山的面前,说道:“这张卡里有点钱,你先拿着用。供三个孩子读书也不容易,你年纪也不小了,别太累着自己。”

    “不行,我们怎么能拿你的钱?”吴大婶慌忙的拒绝道。

    “有什么不能拿的,我和老韩认识这么久,他也算是我的亲人。”秦彦说道。

    韩山愣了愣,似乎有些没料到秦彦会说自己是他家人这番话,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一下,接过银行卡塞进怀里,也没说“谢谢。”反倒是吴大婶,连连的道谢,满脸的难为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