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老表?你老表是谁?”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他叫罗松。”泥头车司机说道。

    “罗松?”秦彦愣了一下,诧异的目光看向马长兴。

    “他是当地的一个小混混,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马长兴说道。

    眉头微蹙,秦彦诧异的说道:“一个小混混也敢动高峰?他是活的不耐烦了吗?看来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接着,冷冷的瞪了马长兴一眼,秦彦斥道:“马所,这就是你们的办事能力?如果不是我,事情是不是就这样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算了?”

    马长兴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这件事情是我的失误,是我们工作失职,接受你的批评。”

    “批评?一句批评事情就了了?如果这件事情捅上去的话,你觉得你这个所长的位置还能保的住吗?我甚至怀疑你根本就跟这件事情有关,你是被别人买通,故意想蒙混过关吧?”秦彦厉声斥道。

    “这……,这怎么可能呢?我怎么会是故意的呢?”马长兴讪讪的笑道。

    “不是故意那就最好,如果让我知道你勾结什么人置高峰的枉死于不顾的话,别怪我不客气。”秦彦冷哼一声,说道,“这件事情我会解决,你不要再插手。”

    “这……”马长兴有些为难的看着他。

    “怎么?有问题?”秦彦冷笑一声。

    “没有,没有!”马长兴尴尬的笑着。

    如今把柄被秦彦掌握在手中,他又能如何?若是他不听秦彦的话,一旦秦彦将这件事情捅上去,他难逃玩忽职守的罪名,这所长的位置只怕是保不住了。虽然这小小的青山镇派出所所长并没有多少的薪水,可是,怎么说也算是公务员,福利好。更重要的是,在青山镇这一亩三分地上,也算是实权人物。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不再言语,举步朝外走去。马长兴紧跟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小秦啊,你准备怎么解决这件事情啊?可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大,否则我也不好交差啊。”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不知者不罪,你说呢?”秦彦说道。

    愣了愣,马长兴连连的点头,说道:“是,是,不知道的好,不知道的好,我们没有见过,从来就没有见过。”

    秦彦笑了笑,这马长兴也算是个官痞,很懂得为官之道。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虽不能为老百姓谋福利,倒也并非大奸大恶。看到秦彦脸上的笑容,马长兴只觉得一股森冷的寒意从心底升起。他清楚秦彦的脾气,这件事情只怕不闹个天翻地覆是不可能罢休了。当初自己不过只是稍微的得罪了他,就被整的那么惨,如今他最好的兄弟被人害死,事情焉能善了?

    看到秦彦离开派出所,马长兴连忙的交代下去,让他们对今天的事情严格保密,如果谁泄露半句的话就脱了他的制服。这小小的青山镇派出所,谁不以马长兴马首是瞻?对他的话自然是言听计从,不敢有丝毫的反对。

    青山镇不大,想找一个人非常容易,更何况像罗松那样游手好闲的人?想找他,并不需费什么力气。秦彦知道,罗松也仅仅只是一颗棋子而已,在青山镇这一亩三分地上,哪个小混混敢动高峰?除非他是活腻味了。很明显,罗松的背后也有人指使。

    离开所里后,秦彦径直朝诊所走去。

    远远的,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忙碌着,一个小摊子,卖些炸豆干鸡柳之类的食物。小摊前围着几个学生,吃的津津有味。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正欲走过去时,却忽见几个纹身小子朝小摊走去。看模样,显然都是一些不务正业的小混混。

    “谁让你在这里摆摊的?保护费交了吗?”其中为首的一名黄毛瞥了猴子一眼,叫嚣道。

    “什……,什么保护费?”猴子紧张的问道。

    “在这里摆摊敢不交保护费?知不知道我们老大是谁?赶紧拿钱,否则我砸了你的摊子。”黄毛嚣张的吼道。

    “你……,你们别乱来,不然我报警了。”猴子颤颤巍巍的说道。

    “你敢报警试试?除非以后别让老子看见你,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三千,三千块保护费,快点。”黄毛狂妄的叫嚣着,狮子大开口,分明就是故意找茬。如今是什么年代?谁还敢公然在街上收保护费?除非他是真的找死。

    “老板,炸一串豆干、一串海带!”秦彦漫不经心的走过去,说道。

    看到秦彦,猴子愣了一下,喜出望外,刚准备开口,却被秦彦的眼神制止。有秦彦在,猴子心中顿时松了口气。在青山镇,秦彦就是最大的流氓,就连曾经哧诧风云的洪天照也不敢得罪他,更何况这几个小流氓?

    黄毛转头瞥了秦彦一眼,说道:“赶紧滚蛋,不卖东西。”

    “赶紧炸啊,愣着干嘛。”秦彦没理会黄毛,冲着猴子翻了个白眼。

    “卧槽,跟你说话你没听到?”话音落去,黄毛伸手就去推他。

    秦彦微微闪身避开,脚下绊了一下,顿时,黄毛一个趔趄栽了出去。

    “草,敢还手?兄弟们,动他!”黄毛一声令下,三个小子朝秦彦冲了过去,挥拳就打。这些瘦骨嶙峋的小子哪有什么能耐?平常多半也就是仗着人多势众耀武扬威而已,专门欺负一些老实人。在秦彦的手里,他们哪里有丝毫的还手之力?不消片刻时间,全部倒在了地上,手臂骨骼断裂,惨叫连连。

    “嘶……。”黄毛倒吸一口冷气,心有余悸。刚才他根本没看清楚秦彦怎么动手,就只见自己的兄弟全部倒在地上,而且,秦彦出手狠辣的程度让他心里发毛。打个架而已,哪里动不动就断手断脚啊?这简直就是要人命嘛。

    “小子,有种你别走。”黄毛叫嚣着,却不敢上前,畏畏缩缩的招呼着手下就像离去。

    “站住!”秦彦冷声说道,“我让你们走了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