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千钧一发之际,秦彦及时赶到,凌空一脚踢向南宫凯旋。

    南宫凯旋反应及时,慌忙的架起胳膊,硬生生的挡住秦彦一脚,不由自主的“蹭蹭蹭”后退几步。

    若是秦彦再回来慢一秒,可能韩山已经死在南宫凯旋的手里。转头看了韩山一眼,秦彦问道:“你没事吧?”

    韩山苦涩的摇了摇头,说道:“没事。”

    点点头,秦彦冷眼看向南宫凯旋,看到他手中散发着寒光的匕首,顿时想起当日在金陵拍卖会上曾经遇见过他。眉头微蹙,秦彦冷声问道:“你是谁?”

    “秦彦?哼哼,我们又见面了。”南宫凯旋冷笑一声,说道。

    愣了愣,秦彦诧异的说道:“你认识我?”

    “当然。”南宫凯旋说道,“不过,今天是我和韩山的私人恩怨,不关你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插手。”

    “韩老是我师父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想杀他,就先过了我这一关!”秦彦说道。

    “算了,这是我和他的事,就让我们自己解决吧。”韩山叹了口气,说道。

    “怎么解决?他分明是有心要你的命,这件事情我又怎么能坐视不理?”秦彦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南宫凯旋冷哼一声,说道:“你当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谁的事情你都要管?这是我和他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插手?”

    “无谓多言,放马过来吧。”秦彦冷冷的说道。

    南宫凯旋面色不停的变幻,愤怒不已。表情有些犹豫不决,似乎并不想跟秦彦动手。深深的吸了口气,南宫凯旋说道:“韩山,今天看在他的份上我暂且放过你,不过,这件事情不会就此罢休,我就不信他可以天天守在你身边。”

    接着,转头看向秦彦,南宫凯旋说道:“我不跟你动手不是因为我怕你,而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咱俩之间迟早也会做个了断。我也很想知道赫赫有名的天门门主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话音落去,南宫凯旋转身跃出庭院外,眨眼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秦彦不禁愣了愣,眉头微蹙,他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接着转头看向韩山,问道:“他是谁?为什么要杀你?”

    一直以来,秦彦也十分的好奇,老家伙墨离为人孤僻,性格乖张,很少对人像对韩山这么好。可是,却一直都很照顾他,跟他说话也都是十分客气。老家伙没有说过韩山的身份,秦彦也就没有问过。而且,他也从未见韩山动过手,在他一直以来的认知中,韩山就是一个孤苦无依的老者,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家而已。

    韩山苦涩的笑了笑,没有言语,缓缓朝屋内走去。

    秦彦也没有说话,跟着他走了进去。

    坐下后,韩山拿起水烟筒,塞上烟丝,咕咚咕咚的吸了一口,满是皱纹的脸上布满了愧疚的神色。默默的叹了口气,韩山说道:“他叫南宫凯旋,是南宫世家的后人。”

    “南宫凯旋?”秦彦不禁一愣,“遮天的首领?害死沈惊天的幕后黑手?”想不到辛苦找寻的人刚刚就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是就这样错过了。

    “南宫凯旋为什么要杀你?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秦彦好奇的问道。像韩山这样老老实实的人怎么会跟南宫凯旋结下梁子?

    “当年南宫世家的权势在江湖上一时无两,南宫世家的家主南宫无敌更是重情重义,广交天下豪杰。我,跟南宫无敌是拜把的兄弟,也曾经一起出生入死。后来,我厌倦江湖生涯,于是选择退出江湖,到青山镇住了下来。可是,没多久我就听到消息,南宫世家被人在一夜之间灭门,无一幸免。事后我也调查过,根本找不到凶手是谁,也没有想到南宫世家竟然还有人活了下来。本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想不到事隔这么久,南宫世家的后人找上门。”韩山叹了口气,双眼满是悲痛之情。看得出,他对南宫无敌的死耿耿于怀。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说道:“你这么说南宫世家被灭门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啊,南宫凯旋为什么要找你麻烦?”

    “也许他是觉得我没有替他南宫世家报仇吧。这件事情我也的确心中有愧,身为南宫无敌的结义兄弟,却不能为他报仇雪恨,的确不应该。又或者,他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已经完全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了。不管怎么样,始终都是我欠他们南宫世家的。”韩山说道。

    “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关你的事情,你也根本不需要付任何的责任。如果你真的拿南宫无敌当兄弟,就更应该阻止南宫凯旋所做的事。据我所知,南宫凯旋创立了一个叫遮天的组织,四处掠财,不择手段。为了复仇,他肯定得罪了不少人,将来也必然不会有好结果。我也不瞒你,他指使杀手杀了我朋友的父亲,我正在四处找他。如果刚才知道他是南宫凯旋的话,我肯定不会让他这么轻易就走。”秦彦说道。

    韩山愣了愣,说道:“小秦,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你是希望我放过他?”秦彦眉头微微一蹙,说道。

    “嗯!”点点头,韩山说道:“他也是个可怜人,如果不是南宫世家遭此巨变,也不会弄成这般模样。他千错万错也好,希望你能够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他一条性命。”

    无奈的叹了口气,秦彦说道:“他现在要杀你,你还要替他求情?”

    “生死对我来说早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怕他会牵连到你吴大婶一家。哎,看来我还是离他们远远的好,还是回我的山里去吧。”韩山叹了口气,眼神中有一丝不舍。

    “既然你知道,那你更不应该束手待毙。事情的责任根本不在你,你没有责任因为这件事情而死,这也只会增加南宫凯旋身上的杀孽。我可以答应你饶过他这一次,可是,如果你真的死在他手里,到时候我也不会留情。”秦彦说道。

    韩山微微一愣,没有言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