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有人说,人和人之间的吸引,是一种气味上的吸引!

    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只能是自己去感受。你喜欢一个人的高大,喜欢一个人的自信,抑或是喜欢一个人的特立独行,说到底,终究还是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翌日!

    薛冰请来专业的医护团队,专门的包机携带叶峥嵘飞回滨海。临行时,叶峥嵘的表情依旧有些不太甘愿,心里的那股憋屈让他很难受。但是他清楚自己留下不但帮不了秦彦的忙,最后的结果还是会添乱。

    “什么都不要想,咱们是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会帮你讨回公道。”秦彦拍了拍叶峥嵘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嗯!”叶峥嵘微微点了点头。

    “路上照顾好他,到地方之后给我回个话。”转头看了薛冰一眼,秦彦嘱咐道。

    “放心吧。”薛冰应了一声。

    “告诉白雪那丫头,好好照料峥嵘。她的医术仅次于我,我相信她能照顾好。”秦彦说道,“路上小心,我就不送你们去机场了。”

    薛冰和叶峥嵘跟秦彦道了声别,上车,直奔机场而去。

    送走叶峥嵘,秦彦的心里也终于可以踏实下来。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之下,他也就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番。接下来需要的就是等待,等待凌云霄上钩,等待刑天找到司徒昭然背叛的证据,那么,他就可以出手,名正言顺的出手。

    师出有名,才能无往而不胜。

    手机响起!秦彦看了一眼,不禁一愣,老家伙的电话,这可有些出乎意料。

    接通,秦彦撇了撇嘴,说道:“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死在那些洋妞的肚皮上了呢。”

    “狗嘴吐不出象牙,你就那么巴不得我死啊。”墨离啐道。

    “当然,你拍拍屁股走人,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给我,我还能给你好脸色?”秦彦愤愤的说道,“说吧,有什么事?”

    “没事,就是想关心关心你最近怎么样嘛。”墨离嘿嘿的笑着说道,有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

    “切,信你才怪,没事去你会给我打电话?赶紧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老子这边忙着呢,没那么多闲工夫搭理你。”秦彦没好气的说道。

    跟随老家伙这么多年,似师徒、似父子,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用言语无法形容。这样的对话模式也是他们长久以来相处的一个模式,谁也不会觉得难堪,谁也不会觉得不爽。

    深深的吸了口气,墨离说道:“听说最近门中出了不少的事情是吗?”

    “什么事啊?”秦彦假装糊涂。

    “先是玄武杨昊重伤退下,由叶峥嵘接任。之后天罚内乱,金陵的负责人差点闹出不可收拾的局面,接着又是叶峥嵘出事。这些你会不知道?”墨离说道。

    “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啊,老家伙,你不会是在我身边也安插了我卧底监视我吧?”秦彦说道。

    “哪那么多废话,我只问你,是不是有这些事情?”墨离语气严肃,不再像刚才那般的不着调。

    “的确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不过,不会有什么影响。怎么?你是觉得我不适合做这个门主吧?我谢谢你了,赶紧把我的位置撤了,让别人代替吧,这他妈的哪里是人干的活啊。”秦彦抱怨道。

    墨离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说道:“别那么多抱怨,这就是你的宿命。既然我让你做这个门主,那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只要你没有做有违门规,损害天门的事情我是绝对支持你的。你这段时间的表现我也都看在眼里,我相信你。”

    顿了顿,墨离接着说道:“不过,有些事情我还是想跟你说。这段时间天门接二连三的发生事情,长老会的那帮老帮子心里十分不爽,已经抱怨到我这里来了,有时间你也应该过去看看,让那帮老家伙闭嘴。不用给我面子,那帮老家伙如果不着调你就替我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娘的,欺负到我徒弟的身上了,简直就是嚣张跋扈。”

    秦彦愣了愣,咧嘴一笑,说道:“说实话,老家伙,你这句话说的我最开心了。”

    “你就不能尊重我一点?我养了你那么多年,对你呵护备至,叫我一声师父也不亏吧?别整天一口一个老家伙,一口一个老混蛋的,多难听。”墨离吐槽道。

    “我这是变相的尊重嘛。”秦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别扯这些个没用的。告诉我,这些事情跟他有没有关系?”墨离问道。

    “不知道,暂时似乎还没有任何的线索指向跟他有关系。现在暂时可以确认的是司徒昭然有事,我已经让刑天在搜集证据,一旦证据确实的话,就会行动。”秦彦说道。

    “好,一旦有确实的证据,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姑息。这是事关整个天门的事情,绝对不能手软。这方面我很相信刑天,他绝对可以做到公正无私,不偏不坦。”墨离说道,“你也不能放松警惕,一定要调查好这些事情是不是跟那个小混蛋有关。”

    “我会的。”秦彦说道。

    无奈的叹了口气,墨离接着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怎么会收了这样一个劣徒。这是我犯下的错,以后就要靠你弥补了。你现在是天门的门主,以后天门的事情都由你做主,我也不再插手。如果有一天遇到他,千万不要有任何的手软,知道吗?”

    “我见过他了。”秦彦说道。

    “什么时候?在哪里?”墨离紧张的问道。

    “滨海,就在不久前。”秦彦说道。

    眉头微蹙,墨离说道:“他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当时他的态度也很奇怪,我也说不清楚。我总觉得我们好像有些误会他了,他也许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秦彦说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可千万别被他给迷惑了。有机会的话,不要留情,杀了他。”墨离声音严厉。

    “哦!”秦彦淡淡的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