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凌云霄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秦彦也终于可以放下负担安安心心的睡一觉。这些日子以来,为了凌云霄的事情,秦彦可是没有好好睡过一个踏实的觉。但是他知道,事情还没有完结,胡兆祥、周邪的事情依旧需要解决。这是秦彦跟龙王之间的约定!

    当然,对于秦彦来说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司徒昭然的事情,是那个跟自己同门的大师兄!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时分!

    伸了个懒腰,秦彦起身洗漱,走到客厅,却见刑天端坐在沙发上。欧阳靖成因为银针刺穴的后遗症估计在床上疼的死去活来吧?只是,秦彦也没有办法,这就是得到力量所必需付出的代价。凡事都不可能不劳而获,想要得到一样东西,就必须付出另一样东西。

    “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醒我?”秦彦问道。

    “门主连日奔波,也是应该好好休息一下,我等等也无妨。”刑天面无表情,神情严肃。

    身为天门执法堂堂主,刑天给人的表现始终是那样冷酷,亦如他的名字一样,依偎至高的大神。也许,只有刑天是例外,天门历代白虎姓名都是刑天,不同于其他堂口负责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姓名。这也是在提醒他们,忘记自己,忘记情感,永远以门规为上。

    秦彦泡了两杯茶,递了一杯给他,随即在他身旁坐下。“这么急着找我,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吧?”秦彦问道。

    “门主让我调查司徒昭然的不法证据,我已经有线索了。”刑天说道。

    “这么快?说说!”秦彦打起精神。

    “昨夜凌云霄派人刺杀门主时,我就在外面,一直监视着屋内的一举一动。”刑天说道。

    秦彦不禁一愣,这小子,在门外也不知道进来帮忙?再说,自己让他调查的是司徒昭然,他在门外监视着自己做什么?

    “当时那个戴着鬼王面具的男子在被门主重伤之后迅速逃离,我便一直尾随其后。当他摘下面具的时候,我看的很清楚,就是司徒昭然。按照天门的门规,我本想当场将他缉拿正法,可是司徒昭然在接到一个电话之后就迅速的赶回这里。之后又陪同门主一起去了凌云霄的住所,考虑到事情的特殊性,我决定还是禀告门主,等门主裁决。”刑天接着说道。

    眉头紧蹙,秦彦冷声的说道:“你是说,是司徒昭然领人来杀我的,也是他打伤叶峥嵘的?”

    “以目前的情形来看,的确是这样。”刑天说道。

    “他为什么要杀我?他应该很清楚,即使他杀了我,也根本不可能脱离天门。我死了,墨老门主还在,天门还是会正常运转,他又能得到什么?”秦彦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他处于什么目的我不知道,但是可以确信的是他已经做出大逆不道之事,按照天门门规,应当立刻将他正法。”刑天冷峻的说道。

    “司徒昭然学会了大悲手,恐怕你也不是他的对手。”秦彦说道。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我必会尽力而为。更何况,执法堂那么多人一拥而上,就算司徒昭然功夫再好,也休想可以逃掉。门主,现在一切准备就绪,只等你一声令下。”刑天坚定的说道。

    沉吟片刻,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你暂时不要动他,继续暗中调查监视,就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不要告诉任何人。”

    刑天愣了愣,诧异的问道:“门主这是什么意思?现在已经证据确凿,还把他留在身边太危险,应该尽快的除掉他,稳定民心。否则,若是司徒昭然发觉,大举发难,必将引起一场不必要的争斗。”

    “我知道,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秦彦说道,“司徒昭然欲置我于死地,我想他的目的应该不是想脱离天门那么简单,也许,他是想取而代之,说不定天门中还有他的同党。如果就这样杀了他的话,再想找到其他同党就难了。既然要做,那就要做的彻底,将司徒昭然在门中所有的势力连根铲除,所有的同党一网打尽。你继续监视他,务必找到究竟还有什么人跟他勾结,如果没有人支持他的话,他绝对不会有这个胆量。”

    “门主是怀疑有人跟他沆瀣一气?”刑天愣了愣,问道。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司徒昭然在天门这么久,应该熟知天门的实力,他也应该很清楚自己所做的事情已经查实会有什么后果。如果没有人支持他的话,他绝对不敢这么做。他连我都敢杀,可见他已经亟不可待。如果我没估量错的话,他们肯定还会有其他的行动。”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默默叹了口气,说道:“我本以为司徒昭然只是跟凌云霄有些勾结,利用天门之利,谋取一些私人的利益罢了。这还可以理解,也算是情有可原。可是,没想到他竟然重伤叶峥嵘,更意图杀我,情况就完全不是那么简单了。而且,凌云霄的事情似乎进行的太过顺利,我总觉得好像有些地方不对。”

    “什么地方不对?”刑天诧异的问道。

    “我也说不上来,只是一种感觉而已。凌云霄纵横东北十几年,司徒昭然又对天门的事情了如指掌,他们两人若有勾结,抑或凌云霄根本就是司徒昭然的走狗,事情都绝对不会进行的如此顺利。这其中或许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也说不定。在没有弄清楚这些事情之前,司徒昭然绝对不能死。”秦彦紧蹙着眉头,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刑天说道:“我明白了,我会派人盯紧司徒昭然。门主,是不是还需要监视门中其他人?”

    “不用,盯紧司徒昭然就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之下,如果贸贸然的监视其他人,会让民心不稳,我不希望他们因为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对我产生不信任。”秦彦说道,“如果司徒昭然真的有同党的话,他们必然会联系的,只要盯紧他,就可以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