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不过,盯紧司徒昭然也一定要隐秘,千万不能让他发觉。等到合适的时机,咱们再动手。”

    “放心吧,门主,我知道该怎么做。”刑天点点头,说道。

    “对了,你对长老会的那些人了解多少?”秦彦转而问道。

    刑天愣了愣,说道:“门主是说那些老家伙?”

    “听你的口气好像对他们也不是太满意哦。”秦彦笑了笑,说道。

    “也不能说是不满意,只是觉得他们的存在对天门没有任何的帮助,甚至会起到一定的反作用力。起初,天门设立长老会的目的是为了能够有人钳制门主的势力,不至于让天门变成一言堂。可是,随着这些年天门的迅速发展,长老会的存在已经渐渐的成为天门进步的阻碍。这些人为了个人的某些利益又或者权势不停的明争暗斗,使得天门内部动荡不安。三十年前,长老会的人就曾经试图罢免墨老门主,甚至在天门内掀起过一场血腥的争斗。若非当时墨老门主力挽狂澜,也许天门如今已然毁灭。事后,为了稳定民心,墨老门主也只是对长老会的人进行略微的薄惩,事情也算是平息下去。”刑天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明白老家伙为什么提到长老会的时候语气会那么的愤怒,对那些老帮菜没什么好感了。“三十年,已经过去这么久,那些老家伙可能也忘记了当年的事情。你说,司徒昭然的事情会不会也跟他们有关?”秦彦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如果是按照门主的推断,司徒昭然真的还有同党的话,很有可能长老会里有支持他的人。但是这一切都只是推断而已,根本没有任何的证据。门主,如果依我之见的话,应该撤销长老会。时代在进步,天门也许有与时俱进,如果依旧跟以往一般的话,只会被社会慢慢淘汰。”刑天说道。

    “老爷子给我打过电话,提到长老会的时候语气也很明显的十分不满,他虽然没有说,但我知道他也默许我撤销长老会。不过,这始终不是一件小事,一不小心,牵一发而动全身,可能会引来更大的骚乱。即使要撤销长老会那也必须要有合适的理由,绝对不能贸贸然的行动。你帮我盯紧一些,如果长老会真的有人跟司徒昭然勾结的话,那我们就有合适的理由撤销长老会,到时候他们也没办法反对。”秦彦说道。

    刑天沉默片刻,说道:“门主这么相信我?难道你不怕我也跟司徒昭然一样吗?”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虽然我对你了解并不深,可我清楚,天门内,任何人都可能会背叛,唯独你不会。”

    刑天一愣,诧异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肯定?”

    “执法堂是天门非常独立的存在,我相信你从小接受的教育也不会让你背叛天门。更重要的是,也许是一种心灵上的默契吧,我相信你不会背叛。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就是一种信任。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背叛天门,那也只能怪我有眼无珠。”秦彦淡淡的说道。

    刑天怔怔的看了秦彦一眼,说道:“我会恪守自己的准则,坚守自己的信念。执法堂负责监控的不仅仅是其他堂主,也包括门主在内,如若有一天我发觉门主也作出有损天门之事,我也会按照门规处理。”

    “好,我相信不会有这一天。”秦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

    也许,刑天不善逢迎拍马;也许,刑天的话语听上去有些冷酷无情。然而,就是他的这份坦诚和坚韧,让秦彦更加的信任他。这样的人,至少不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而做出有损天门之事。

    “我也同样不希望看到这一天。”刑天说道。

    顿了顿,刑天缓缓起身,说道:“事情我会盯紧的,一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门主,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好,一切小心。”秦彦嘱咐道。

    将刑天送走,秦彦的眉头蹙的越发深。如果真如刑天所说一般,长老会已经成为了阻碍天门进步的绊脚石,那就必须要除掉。刚刚接手天门没多久,如果就这样大动干戈,是否不太妥当?这也算是老家伙留下来的一些后遗症吧?

    默默的叹了口气,秦彦回到沙发上坐下,点燃一根香烟,脑海中不断的盘算着天门的事情。虽着对天门的了解越深,秦彦越发的感觉到天门的水太深太深,想要真正的完全掌控天门,似乎还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啊。

    听到背后传来的声响,秦彦转过头。欧阳靖成神情萎靡,想是银针刺穴的后遗症尚未褪去的缘故。

    “怎么了?你杀了凌云霄,替欧阳家报了仇你应该开心才是啊,为什么还是皱着眉头。”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我也知道我应该开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开心不起来。过去十几年,我的脑海里只有报仇两个字,无时无刻不记挂着报仇。可是,真的杀了凌云霄之后,我却忽然好像失去了目标似得。而且,我心中也没有任何的开心,这种江湖上的争斗似乎永远也不会停息。”欧阳靖成说道。

    微微怔了怔,秦彦说道:“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管怎样,事情已经过去,你也不要再多想。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沉吟片刻,欧阳靖成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这些年我为了报仇失去了太多,也放弃了太多,我不想自己的人生将来会有遗憾。以后的日子里我想将我失去的慢慢的找回来,去过一些简单平淡的生活。”

    “好,简单是福,平淡是真。”秦彦说道。

    “谢谢你,只是,我欠你的可能一辈子也还不了了。如果有来世,我做牛做马还你这份恩情。”欧阳靖成歉意的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如果是兄弟,就不必说这些见外的话。看到你可以健康开心的活着,那才是我最开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