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彦所研习的乃是古武术,甚至可以说是华夏自古流传下的修仙之术。虽然在历史的长河中,已经慢慢的消失不见,只余下无名真气。但是,相较于一般的搏击高手,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勾了勾手指,说道:“来吧!”

    对面的男子对秦彦近乎傲慢和鄙夷的态度愤怒不已,眉头微微一蹙,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秦先生,得罪了!”

    话音落去,男子一声叱喝,朝秦彦冲了过去。

    好的军事素养以及强大的搏击能力是他们能够在无数次的大战中得以生存的根本,因而,他们谁都不敢疏忽怠慢,平常没有任务时,也都很自觉的训练。目的无他,只是为了在将来的战斗中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而他,更是号称龙腾第一搏击高手。虽然可能有些夸张,但是,足见他在龙腾的实力绝对是顶尖。

    “砰”的一声。

    众人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只听得男子一声惨叫,整个人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肋骨断裂。既然是要立威,秦彦出手自然稍微的狠辣一些,不过,却也有留手。否则,这一脚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所有人目瞪口呆,冯良更是惊诧不已。在龙腾的小弟之中,他算是最拔尖的高手,可是竟然在秦彦的手里过不了一招,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甚至,他们根本就没有看清楚秦彦是如何出手的。足见秦彦的身手多么厉害。

    “好哎!”周洁兴奋的鼓掌叫道。

    众人纷纷转头,看到是她,只好将到嘴边的脏话硬生生的吞了下去。他们哪里敢得罪周洁?那可是龙腾的公主,周邪的掌上明珠。

    秦彦淡淡的笑了笑,走上前,“怎么样?没事吧?”

    看到秦彦嘴角的笑意,分明像是在嘲笑自己,男子脸色难堪不已,却又无能为力。讪讪的笑了笑,男子说道:“我没事。”

    没有理会秦彦伸出的手,男子支撑着爬了起来。

    “赶紧送去医务室。”冯良连忙的说道。

    接着走到秦彦面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没想到秦先生的身手如此了得,难怪凌云霄也不是你的对手了。”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功夫再好也不是万能的,再厉害的功夫也敌不过子弹,不是吗?我相信周先生可以将龙腾发展到这样的规模,可以屹立不倒的原因并非是他的功夫又多强,而是靠智慧。”

    “秦先生所言极是。今日能有幸目睹秦先生的身手,实乃有幸啊。”冯良奉承的说道。

    “没什么,只是平时比别人多辛苦训练罢了。”秦彦淡淡的说道。

    “想不到你的身手这么厉害,这是不是就是功夫啊?”周洁兴奋的窜上前,拉着秦彦的手,问道。

    看到周洁对待秦彦的亲密态度,冯良的眉头微微蹙了蹙,眼中闪过一丝寒意。虽然只是一刹那的事情,却也没有逃过秦彦的双眼。

    “是啊,正宗的华夏功夫。”秦彦说道。

    “以前看新闻,都说华夏功夫都是花架子,原来并不是这样。”周洁说道。

    “华夏的功夫更讲究的是个人的修为,的确不太注重实战,多是以修身养性陶冶情操为主。但是,那些外国人又岂能真正了解华夏功夫的厉害之处?”秦彦自豪的说道。

    “你能不能教我啊?”周洁问道。

    “教你?”秦彦愣了一下,说道,“学习华夏功夫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况且,我也在这边待不了几天,也教不了你什么。依我看,女孩子还是不要舞刀弄枪的好,我喜欢温柔一点的女孩。”

    这话半真半假,多少有些推脱之意。

    “好吧。”周洁委屈的撇了撇嘴巴。不过,看她的样子多半也只是心血来潮而已,没真的想学什么功夫。

    要知道,秦彦可是从几岁开始就学习功夫,并且每日被老家伙泡在药缸里,受的那可算是非人的待遇。如若不然,他又岂能有如今这样的修为?

    “我好久没去过镇上了,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周洁祈求的眼神看着秦彦,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这丫头的俏皮就在于她可以装的惟妙惟肖,让人即使明知道她是假装的却也依旧无法拒绝。

    “我无所谓,就是不知道冯先生的意思怎样。”秦彦巧妙的把矛头转向冯良。

    周洁眼神转向冯良,冷声的说道:“怎么?我让秦先生陪我出去转转也不行吗?”

    “既然是大小姐的意思,怎么会不行。”冯良尴尬的笑了笑,不敢拒绝。

    “算你识相。走吧!”周洁拉起秦彦的手,就欲离去。

    “大小姐,我让人送你们吧。”冯良说道。

    “不用,我自己开车。”周洁拒绝道。

    “大小姐,按照龙腾的规矩,必须要给秦先生蒙上眼睛。所以,还是让人送你们去吧。”冯良坚持道。

    眉头微微一蹙,周洁愤怒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连我也不相信?”

    讪讪的的笑了笑,冯良说道:“不好意思,大小姐,这是老大定下的规矩。不是不相信大小姐,而是我不敢破坏老大的规矩。”

    “我爸那边我会跟他说。”周洁愤愤的瞪了他一眼。

    “没关系,还是让人送我们过去吧。我毕竟是客人,客随主便,不能破坏了你们龙腾的规矩。不就是蒙上眼睛嘛,没事。”秦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只要离开这里,秦彦相信一定能跟段南联系上,到时候就会方便许多。正好趁着周邪不在的这两天,段南也可以稍微的布置一下,以防万一。

    “对不起,要委屈你一下了。”周洁歉意的说道。

    “傻丫头,没关系的。”秦彦微微笑了笑。

    周洁狠狠的瞪了冯良一眼,显然对他极为的不满。冯良只好装作没有看见,连忙招手叫来一名手下,让他送秦彦和周洁出山。

    “这两天司徒在这边就麻烦你多多照顾了。”秦彦说道。

    “放心吧。”冯良笑了笑,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