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午时!

    在冯良的带领下,秦彦走进餐厅!

    虽然龙腾基地的环境比较简陋,可是餐厅的装潢却十分的高雅,看得出周邪此人并非只是个土匪头子那么简单,倒是也想着跻身上流社会。

    长形桌子,两边坐满了龙腾的高层人物,司徒昭然坐在右手边第二个位置。中间位置端坐一位中年男子,眉宇间煞气浓厚,一看便知是久经杀场,双手沾满鲜血的猛人。在座的并非都是华人,也有不少白人参杂其中,向来这些年龙腾在E国的发展不错,也吸收了不少当地退伍的一些军人。

    当秦彦进屋,周邪起身站了起来,其余的人也都跟着纷纷起立。

    “我来介绍。秦先生,这位就是我们龙腾的首领周邪周先生。老大,这位就是秦彦秦先生!”冯良简单的介绍道。

    “久仰大名!”秦彦微微一笑,伸出手。

    “天罚在华夏的声明显赫,秦先生的大名更是如雷贯耳啊。这两天忙着处理一些事情,怠慢了秦先生,还望秦先生多多见谅。”周邪和秦彦握了握手,微微的笑着说道。然而,他即使面带笑容,却依旧难以掩饰他眉宇间那股浓烈的煞气。

    “周先生太客气了。”秦彦寒暄着笑了笑。

    “秦先生,请坐!”周邪坐下,挥了挥手,示意其余的人也一起坐下。

    “听冯良说秦先生找周某,不知所为何事?我这人比较直接,秦先生不会介意吧?”周邪开门见山,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笑容有些瘆人,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感觉,总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嗯……。”

    秦彦正欲说话,周洁从外面冲了进来。撇了撇嘴巴,愤愤的说道:“哼,爸爸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吃饭也不叫我。”

    周邪愣了愣,眉头微微一蹙,说道:“我和秦先生有些正事要谈,你先出去。”

    “我不走,有什么事情我不能知道的?我是你女儿,也是龙腾的人,难道不能听吗?”周洁撒娇的说道。而她的目光,却是偷偷的瞥向秦彦,俏皮的眨了眨眼,不禁让秦彦一愣。这丫头的用心显然并不在于知道他们究竟谈些什么,而是担心她父亲会对秦彦不利,因而才想留下。万一有事的时候,也可以帮着说话。

    “乖,赶紧出去,我们谈的是大事,你一个女孩子家的,掺和这些做什么。听话。”周邪爱怜的说道。

    虎毒不食子,看得出周邪对这个女儿十分的疼爱。

    “哼,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周洁嘟着嘴,愤愤的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讪讪的笑了笑,周邪看了秦彦一眼,说道:“真不好意思,这丫头从小就被我给宠坏了,没大没小的,让秦先生见笑了。”

    “周小姐青春可爱,倒也是真性情。”秦彦附和着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周邪说道:“在座的都是我龙腾的高层,都是跟随我一起打天下的兄弟,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秦先生的意思冯良也给我转达过,只是具体的还不是很清楚,希望秦先生详细的说一说。”

    “其实也没什么,我知道龙腾在边境的势力,而且跟E国的黑手党关系也十分的密切。因此,我想咱们以后可以好好的合作,由周先生帮忙联系E国黑手党家族的人,然后把货运到华夏。咱们强强联合,一起赚大钱。”秦彦说道。

    大家都是明白人,彼此都很清楚对方的身份,因而,秦彦并不需要明说究竟是哪些方面的合作。其实说是洽谈合作的事宜,也不过只是联络联络感情而已,江湖人做事方式有时候反而较为简单。

    “这些事情可以暂且放在一边,我倒是有另外的一件事想请教一下秦先生。”周邪嘴角浮起一抹冷笑,说道。

    秦彦愣了愣,暗暗地想道,这才是入正题了吧?微微一笑,秦彦说道:“周先生请说。”

    “好。”周邪点点头,说道,“秦先生应该清楚我跟凌云霄之间是什么关系吧?”

    “知道一点,不多。”秦彦淡淡的说道。

    “凌云霄是我烧黄纸拜把子的兄弟,这些年我们一直也都合作的十分愉快。实不相瞒,当年凌云霄救过我的命,我欠他一条命。可是,秦先生却杀了他。江湖人讲的就是一个义字,如果我就这样算了,不免被江湖上的人说三道四。秦先生以为呢?”周邪冷冷的笑了一声,脸色变化之快如同翻书一样。

    “那周先生想怎么做?”秦彦淡淡的笑着,面色淡定自若。

    现场的气氛也瞬间变得紧张起来,在座的人都面色凝重,目光紧紧的盯着他们,似乎只要周邪一声令下,马上机会变成一场炼狱。

    “我想,秦先生起码也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吧?”周邪倒是十分的冷静,并未冲动的立刻动手。

    “合理的解释?”秦彦耸了耸肩,说道,“江湖的事情本就是这样,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又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可言?凌云霄伤我兄弟在先,欲置我于死地在后,纵然我无意于他为敌,然则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周先生认为我该当如何?在华夏,我秦彦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这样我都不反击的话,岂非让人笑话?他技不如人,输给我也只能怪他运气不好。如果死的不是他,而是我,他又能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呢?”

    “胜者为王败者寇,秦先生说的是轻松。可是,凌云霄是我的拜把兄弟,无论他做的事情是对也好,错也好,如今他死了,我也应该为他讨回一个公道。否则,岂非让人说我周某人乃是忘情负义的小人?”周邪声音冷了下来,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

    “那周先生想怎样?杀了我替凌云霄报仇?我劝周先生还是三思。这本是我跟凌云霄之间的私人恩怨而已,跟龙腾没有半点关系。”秦彦淡淡的说道。

    眉头微微一蹙,周邪说道:“如果我不三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