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对了,南宫凯旋也到龙城了。”皇擎天忽然停下脚步,说道。

    “南宫凯旋?”秦彦愣了愣,他此刻不是应该到处追踪胡兆祥才对嘛,怎么会有空来招惹自己?

    “你可别想收复他,他不是独孤白辰。”皇擎天丢下一句话,飘然而去。

    对于皇擎天的提醒,秦彦很是感激。他也没有想过要收复南宫凯旋,毕竟南宫凯旋跟独孤白辰不同,南宫凯旋害死了沈惊天,秦彦焉能跟他化敌为友?只是,南宫凯旋此时到龙城所谓何事?难道胡兆祥也来了龙城?

    相比较南宫凯旋而言,秦彦倒是更加在意皇擎天,这个同门师兄的态度似乎有些个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后脑,搞不清楚他究竟想做些什么。然而,皇擎天所说的话,秦彦却不得不重视。

    古柏鸿,这个在长老会拥有着绝对声誉和地位的人,能说服他吗?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平复心情,走到车上。

    看到秦彦的脸色有些凝重,萧薇不禁好奇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焦头烂额,说不清。”秦彦随意的敷衍过去,没准备跟萧薇说太多。

    “那个人是谁?他的气势好强,刚才面对他的时候,我心底竟然忍不住升起一丝恐惧。”萧薇说道。

    “皇擎天,我师父的大弟子。”秦彦说道。

    萧薇不禁愣了一下,一阵愕然。秦彦的师兄?那不应该是天门门主的继承人吗?怎么最后却不是他,而是秦彦坐上门主之位?萧薇心里十分好奇,却也没有继续的追问下去。“现在去哪里?”萧薇问道。

    “回酒店吧。”秦彦也没什么心思继续游山玩水了。皇擎天所说的事情不得不让他重视起来,这是事关到天门安危的事情,容不得一丝的疏忽大意。

    萧薇点点头,没再多言,发动车子朝酒店驶去。

    “刚才那**是谁?”不远处,薛冰和白雪目睹了这一幕,白雪忍不住开口问道。

    “饕餮许海峰的手下,萧薇。”薛冰回答道。

    “哼,那混蛋,还说不想逛街,却偷偷的跟别人溜出来谈情说爱。”白雪嘟着嘴,愤怒的说道。

    微微笑了笑,薛冰说道:“别这么说。她也是天门的人,门主这么做也很正常。”

    “正常什么啊?她算那棵葱那棵蒜?哪里轮到她啊。就算排队,她也该排在我后面。”白雪说道。

    薛冰哑然失笑,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小丫头片子,你才多大啊,等你长大再说。记住啊,回去后装着什么也没看见,别想着纠缠他,问东问西的。我们做女人的很简单,只要我们的男人好,什么都行。”

    白雪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对薛冰的话语似懂非懂,只是看向离去的车子,眼神中仍旧有些愤愤然之色。

    回到酒店房间,秦彦连忙拨通段南的电话,让他查清楚长老会的老家伙是否已经抵达龙城,落脚在什么地方。言语严肃,段南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也没有过多的询问,连连的应承下来。

    刚刚坐下,“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秦彦起身打开房门!

    “老大!”叶峥嵘嘿嘿的笑了笑,窜了进来。

    “睡醒了?昨晚玩得很痛快吧?”秦彦白了他一眼,说道。

    “我这不是为了帮老大打关系嘛,勉为其难的应酬一下。你也知道,我不喜欢那些个场合的。”叶峥嵘一本正经的说道。

    “得了吧,我又没怪你。”秦彦哑然失笑,“不过,许海峰可是只老狐狸,跟他打交道你可得当心着点,小心他把你卖了你还替他数钱呢。”

    嘿嘿的笑了一下,叶峥嵘说道:“他是只老狐狸,那我就是只小狐狸了。他心里想些什么我清楚的很呢,无非是认为我是老大的亲信,想跟我套套近乎,拉拉关系,怕老大哪天一朝天子一朝臣,把他的职位给撤了。”

    “你明白就好。许海峰这人虽然狡猾了点,但是也没什么,至少对天门是衷心的,因为他清楚自己的位置。这样的人反而容易应付,也容易驾驭,只要给予他足够的好处就行。”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这次是我继任门主的第一次大会,非常重要,长老会的那帮老家伙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你是我最亲信的人,到时候我希望你能全力的支持我。”

    “这还用说吗?赴汤蹈火。那帮老家伙要是敢闹事,我第一个灭了他们。反正老子跟他们又不熟,管他们是什么长老。”叶峥嵘毫不犹豫的说道。

    “老家伙虽然一直不承认你是他徒弟,但是咱们怎么说也算是师兄弟,有事情的时候自然是互相帮忙。天门几大堂口的负责人基本上也都站在了我这边,只是,对长老会的情形我了解的太少,对他们的实力我也是一无所知。所以,咱们绝对不能轻视。据我所知,长老会的那帮老家伙也都到了龙城,而且,也都携带了很多嫡系的成员,这次的大会绝对不会那么简单。”秦彦说道。

    叶峥嵘愣了愣,眉头微蹙,说道:“你是说长老会的人会有不轨的举动?”

    “这是必然的。司徒昭然的事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没有长老会的人支持,司徒昭然绝对不敢这么做。况且,我有意撤销长老会,到时候他们也一定不愿意,势必会掀起很大的波澜,保不准他们就会有不轨的举动。所以,到时候你要小心一些。”秦彦说道。

    “我小心什么啊,他们还咬我不成?老大,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就别那么担心了,那帮老家伙到时候要是耍横,咱们直接结果了他们。”叶峥嵘说道。

    “哪有那么简单。总之到时候你可别乱来,一切看我的眼神行事。你是我的人,他们要攻击我,也必然会从你下手,你可得给我忍住,明白吗?”秦彦说道。

    重重的点了点头,叶峥嵘说道:“我了解,放心吧,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