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心中无事,睡得自然香甜!

    得到古柏鸿的支持,等于是解决了心头之患,秦彦整个人轻松许多,睡得也格外熟。

    隐隐约约之中,似乎感觉到有人压在自己身上,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赫然只见白雪穿着一身透明的睡衣爬在自己身上,手指轻轻的抚弄着自己的嘴唇。“啊”的一声大叫,秦彦一个翻身,将白雪摔在床下。

    “你……,你干什么?”秦彦着实吓了一跳,睡意全无!

    白雪挣扎着爬了起来,龇牙咧嘴,嗔了秦彦一眼,愤愤的说道:“我有那么吓人吗?哼!”

    无奈的苦笑一声,秦彦说道:“好端端的不睡觉,跑到我房间做什么?”

    “你有没有感觉我变大了啊?”白雪一边说一边爬上床,在秦彦身旁躺下。秦彦连忙的往旁边挪了挪,试图避开,却被白雪紧紧的抱住,不让他动弹丝毫。

    “什么大了啊?”秦彦一头雾水。

    这丫头古灵精怪,虽然处处做事不着调,但是,秦彦却始终对她生不出丝毫的气。秦彦是孤儿,从小就跟随着老家伙生活,在他的内心中也极度的渴望着能有一个自己的家。而小丫头的一些行为,总让他感觉到十分的亲切,俨然就是自己的小妹妹,因而对她也十分的疼爱。

    可是,他却忘了,他们根本没什么血缘关系。小丫头也终究会长大,小馒头也会变成水蜜桃。

    “你感觉不到吗?”白雪有意的在秦彦手臂上蹭了蹭。

    秦彦恍然,无奈的白了她一眼,说道:“你脑子里整天想什么呢?赶紧滚下去,不然我可不客气了啊。”

    “我没让你客气啊?来吧,疯狂一点。”白雪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说道。

    “我看你是讨打!”话音落去,秦彦一把拽过白雪,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几个巴掌。小丫头一边扭动着,一边叫嚣着,却完全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反而嘻嘻闹闹的不停往秦彦身上蹭,无端端的反而使得场面变得更加暧昧。

    秦彦也意识气氛有些个不对,连忙的甩开她,挪到一旁,点燃一根香烟。“别再靠过来啊,不然我可真生气了。”

    秦彦板着脸的模样倒是震住了她,没有再继续的靠过去。噘着嘴,一副委屈的模样,白雪说道:“哼,你能跟萧薇那个骚娘们上床,为什么不能跟我?就算是排队,那也轮不上她啊。”

    愣了愣,秦彦苦笑一声,说道:“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跟萧薇上床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哼!我跟薛姐姐约你逛街你不去,却陪那个骚娘们游山玩水的好不自在,以为我不知道啊?那骚娘们可是许海峰那王八蛋用的美人计,想讨好巴结你,你也上当?论资排辈,她也应该在我后面啊。”白雪愤愤然的说道。

    “你脑袋就不能想点正经的事情?我跟她是在盛京办事的时候认识的,是许海峰派她来协助我的,能有什么事啊?别胡思乱想,我跟她清清白白的。玷污我的名声没关系,别一口一个骚娘们的,让人家听见多不好。你可是麒麟,得注意自己的身份。”秦彦哭笑不得。

    “好吧,姑且相信你了。”白雪撇了撇嘴,说道,“不过,人家也不小了,你什么时候把人家给收了啊?你跟薛冰姐姐都有关系了,不能厚此薄彼啊。”

    “得,我算你狠。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走了啊!”秦彦决定放弃对这丫头的治疗,跟她说下去也无济于事,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此时,“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秦彦如释重负,连忙的起身穿好衣服。打开门,龙王站在门口,微微笑了笑,说道:“没打扰你休息吧?”

    “你说呢?”秦彦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

    龙王呵呵的笑了笑,也未在意秦彦的态度。“收到消息,胡兆祥已经到了龙城,想必是来找你的,所以,想跟你谈一谈对付他的事情。”

    “就这事?”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知道的,胡兆祥一直是我们心头之患,一日不除,我心难安啊。所以,这才迫不及待的过来找你嘛。”龙王说道。

    “再过两天就是我们天门大会的日子,这段时间我很忙,没功夫理会这些个事情。况且,胡兆祥也还没有找我。”秦彦说道。

    “我知道,所以我先来找你谈一谈,制定好计划。咱们是要将胡兆祥和他的同党一网打尽,总得有个详细的计划才行啊。”龙王说道。

    撇了撇嘴,秦彦说道:“我感觉自己好像上了贼船,看来当初真不该答应你那个条件。”

    呵呵的笑了笑,龙王说道:“咱这不也是为国为民嘛,你就多费费心。”

    “谁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白雪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凑到秦彦的身边,娇声的说道:“老公,再陪我睡会嘛,有什么事情待会再说就是了,你不在旁边我睡不着。”

    龙王不禁愣了一下,表情一阵愕然,心想,怪不得这小子不爽了,敢情自己真的是坏了他的好梦啊。不过,怎么看着丫头好像还未成年啊。干咳两声,龙王慌忙的扭过头去,表情尴尬不已。

    看到龙王的表情,也知他已经误会,秦彦尴尬不已。这丫头,还真是鬼灵精怪,这不是摆明了陷害自己嘛。这种情况之下,自己那是百口莫辩啊。无奈的白了她一眼,秦彦说道:“赶紧滚回自己房间去,我有正事要谈。”

    “好吧!”白雪委屈的撇了撇嘴。

    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起身朝门口走去。打开门,白雪转头看了秦彦一眼,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乐得屁颠屁颠的离去。

    秦彦一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无奈模样,讪讪的笑了笑,说道:“这丫头喜欢胡闹,喜欢胡闹,呵呵!”

    “人不风流枉少年,理解,理解!”龙王呵呵的干笑着附和,更是让秦彦跳进黄河洗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