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吃过早餐后,沈沉鱼就离开诊所去了警局。白雪倒是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从始至终都是嘟着嘴巴,满脸的委屈之色。沈沉鱼知晓天门的事情,自然清楚秦彦对白雪来说意味着什么,也没有跟这丫头计较的意思,反倒是有意无意的示好。

    沈沉鱼很清楚,自己对秦彦来说可能更多的是精神的伴侣,然而,白雪却是可以实实在在的辅助秦彦的人。如今面临天谴的威胁,多一些白雪这样的人留在秦彦身边帮助他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哼,偏心!”白雪嘟着嘴巴委屈的嘟囔了一句。

    秦彦哑然失笑,也不跟她争论。这丫头的心思她明白,如果跟她成天人之合却也可以加快对天罡正气的修炼,只是,秦彦始终不愿意破坏心中的那份美好。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执念吧。

    “走,咱们继续研究,争取尽快把丹药制作出来。”秦彦岔开话题,这也是他目前最为迫切需要做的事情。如果这些丹药可以研制出来,那无疑会在很大程度上提升天门的实力。届时,纵然面对天谴的进攻也足以有力抗衡。

    只是,秦彦从未炼制过丹药,更何况是如此逆天的丹药?恐怕尚需耗费一些时日,不断的实验才有可能成功。至于丹药所缺乏的药材,秦彦也电话通知了韩山,让他尽快给自己快递过来。那些早已绝种的药材,秦彦也让韩山试着培植。

    “秦彦,给我滚出来!”一声叱喝声在诊所外响起,声音激荡,身在密室中的秦彦和白雪皆是浑身一震,不禁眉头一蹙。听声而知对方实力不弱,夹杂着愤怒之声,只怕是来找麻烦的。

    秦彦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无缘无故的又得罪什么人了吗?吩咐白雪继续留在密室研究,秦彦独自走了出去。

    门口站立着一位年轻男子,约莫二十四五的模样,身上浑厚的气势却是让秦彦浑身一震。茫然的看了他一眼,秦彦淡淡的说道:“看病还是买药?”

    “买你的命。”年轻男子冷声说着,大步入内。

    苦涩的笑了一下,秦彦说道:“我们似乎无冤无仇吧?”

    如今秦彦的心思多是放在研制丹药和以后对抗天谴的事情上,并不想过多的结交仇人。虽然天门实力强大,并不惧怕这些个宵小之辈,却也是能免则免。

    自从龙城回来之后,秦彦隐隐中似乎也察觉到越来越多的高手入世,局面开始变得混沌。君不见,那韩国第一高手傅书都忍不住来了华夏吗?他的目的显然并非是冲着什么武术协会而来。对于傅书那样的高手,武术协会对他来说根本不足挂齿。

    “你阴谋使诈,赢我师父,却是很不光彩。我师父不与你计较,我却不容你玷污我师父清誉。今天我就杀了你,也好让我天下人都知道,非是我师父不如你,而是不屑与你争斗而已。”年轻男子说道。

    “师父?”秦彦愣了愣,眉头微蹙,“你是傅书的徒弟?”

    心中暗暗的苦笑,该来的还是来了,只是没想到不是傅书,而是他的徒弟。观此子傲气凌然,倒是不如其师父心胸广阔,不过这一身的修为却是不容小觑。可是,秦彦倒也不畏惧,在古柏鸿的灌输之下,秦彦拥有了天罡正气,实力几乎是成倍的增长。虽然尚且无法彻底的糅合天罡正气和无名真气,可是一般人他却也不放在眼里。

    “我叫崔元昊。记住了,也好让你知道死在谁的手里。”年轻男子态度傲慢不已。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华夏,也是有法制的地方,还容不得你乱来。”秦彦冷哼一声,对于此子的狂妄也心生愠怒。从一开始秦彦就表现得很低调,处处相让,无非是想化干戈为玉帛。他不是怕崔元昊,只是不想跟傅书结怨而已,可是崔元昊咄咄相逼,身为天门门主,秦彦又岂能一忍再忍?否则,岂非是落了天门的颜面,丢了华夏的脸?

    “法制?”崔元昊轻蔑的笑了一声,不屑的说道,“你也算是江湖中人,应该清楚这些所谓的世俗法制对我们根本没有什么约束力。怎么?莫非你是怕了?也罢,只要你现在乖乖的跪下给我磕头认错,我倒也不与你计较。”

    秦彦眉头一蹙,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光,冷声说道:“你根本没有资格跟我动手,我本也不屑与你过招,不过,既然你话说到这个份上,我是想避也避不了了。也好,就让我教训教训你,让你知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不过只是井底之蛙而已。”

    话音落去,秦彦大步上前,一拳轰然砸去。天罡正气刚猛霸道,俨然有摧枯拉朽之势,拳势之中隐隐夹杂着阵阵惊雷之声。

    崔元昊不禁大吃一惊,虽然他态度傲慢,此时却也知秦彦实力强劲,不敢小觑,当下运气迎了上去。

    刚刚接受天罡正气,又是以外力直接灌输体内,因而在运用上无疑有些生疏。这也是秦彦为什么不用无名真气而用天罡正气的原因,是想通过更多的锤炼,将古柏鸿灌输自己体内的天罡真气真正的化为己用。

    作为韩国第一高手的徒弟,崔元昊的资质也非寻常,实力自然也不弱。然而,韩国的武术根基毕竟太过浅薄,跟传承千年的天门来说无疑是水滴和大海的区别。更何况,天门的功法多是从古时的修仙法门演练而来,只是千百年的历史轮回长河中,丢失许多重要的东西,以至于不再是真正的修仙法门。然而,却也并非一般的功法可以比拟。

    一击,势如破竹,排山倒海般的天罡正气宛如巨浪般席卷而去。

    “砰”的一声,崔元昊如遭雷霆一击,顿时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胸口整个塌陷下去,连连的喷出几口鲜血。天罡正气的破坏力果然非同一般,较之无名真气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