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走的有些着急,林诗也没来得及跟秦彦说上几句。她心里对这个年轻人还是十分好奇,她倒是并不太关心秦彦的真实身份,作为一个母亲而言,她更在意的还是秦彦会不会对自己的女儿好,可别欺负她。

    “好累啊!”

    送秦彦回到房间,段婉儿扑倒在床上,显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快去洗澡吧!”段婉儿扭头看了秦彦一眼。

    秦彦也没说什么,有些事情心照不宣。

    段婉儿的热情似火,让人的确有些欲罢不能。当段婉儿沐浴之后,裹着浴巾出来,直接骑在秦彦的身上,匍匐下去,凑到秦彦的面前。“没有被沉鱼给掏空吧?”段婉儿促狭的笑着。

    白了她一眼,秦彦说道:“她可没你那么疯狂。”

    “是吗?那你喜欢她多点,喜欢我多点?”段婉儿问道。

    真要比起来的话,沈沉鱼在房间里的表情比段婉儿更加的激烈,相反,看上去豪放热情似火的段婉儿却显得更加的内敛。这样截然不同的感觉,的确让秦彦非常有成就感。

    “你让我怎么回答?在你面前当然会说喜欢你多点了。”秦彦坏坏的笑着。

    “算你识相。”段婉儿倒是没有因为秦彦这敷衍的话语而生气。

    “沉鱼没有生气了吧?说实话,自从那天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我们是最好的姐妹,结果却因为一个男人闹成现在这样。哎!”段婉儿叹了口气,很是眷恋曾经跟沈沉鱼在一起无话不谈的日子。

    “没有。沉鱼的性格你了解,她是与世无争的性格。况且,你们是最好的姐妹,她怎么会生你的气。”秦彦说道。

    “嗯,找机会我跟她聚聚,把话说开。如果她真的不能接受的话,我会选择退出。不过……,现在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段婉儿霸道的说道。

    顿了顿,段婉儿问道:“在书房跟我爷爷他们谈了些什么啊?关于你来燕京的事情吗?”

    “嗯!”秦彦点了点头,说道:“让你爸爸帮我送两个锦盒给水炎两家的人。这次来燕京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这个。”

    “水炎两家?”段婉儿愣了愣,说道,“他们都是武术世家,在燕京城的势力也不弱,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闹得不可开交。你找他们做什么啊?”

    “为了他们两家争斗的事情呗,希望可以说和他们。”秦彦说道。

    “说和?”段婉儿愣了一下,诧异的神情看着秦彦,“他们两家的事情干嘛要你说和?你的身份不简单哦。”

    秦彦讪讪的笑了笑,没有回答。

    段婉儿也没有追问下去,像她这么玲珑剔透的女孩子,很清楚的知道分寸。“明天我帮你把东西送过去。”

    “这么好?怎么忽然这么积极?”秦彦愣了愣,带着些许损意的问道。

    “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呗,我当然要尽心尽力了。”段婉儿嘻嘻的笑着,只是那闪烁的双眼却分明有着另外的意思。这也让秦彦有些好奇,不知道她怎么会这么积极。

    “那你来燕京的第二件事是什么?”段婉儿接着问道。

    “关于杨嫣的事情。”秦彦说道。

    始终是有过亲密关系的女人,对段婉儿,秦彦也不会像对待其他人那样,隐瞒很多。

    “杨嫣?”段婉儿愣了一下,说道,“你似乎很关心她哦。老实交代,你替她治病,相处了那么长时间,是不是已经把他也……”

    段婉儿一边说,一边比划着手势,不言而喻。

    “我们之间很纯洁的,没你想的那么龌龊。”秦彦嗔了她一眼,说道。

    “杨家最近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诺大的杨家,如今只剩下杨嫣一个。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在暗中使坏,害的杨家的人自相残杀,闹成今天这番局面。好在杨嫣是个聪慧的女人,在她的经营之下,相信杨家的企业很快就可以恢复以前的风光。就看她能不能斗得过公司里那些股东了,那可都是一些个老狐狸,狡猾的很。”段婉儿说道。

    “你能帮的就帮一把呗。你的手段那么厉害,那些人哪里会是你的对手。”秦彦说道。

    “她可是我情敌哦,你让我帮她?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不过算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能坐视不理嘛。放心,能帮忙的地方我一定帮忙。我也想学学她怎么把你的魂给勾走的。”段婉儿挖苦的说道。

    秦彦哑然失笑,无奈的白了她一眼。

    “我收到消息,有人要对她不利,所以我过来看看。你知道天谴吗?”秦彦问道。

    “知道。一个很神秘的江湖组织,听说里面的人个个身怀绝技。可是,具体的情况却不是很清楚,我们最近也正在调查他们。”段婉儿说道。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看着她,“你们也在调查天谴?这倒是让我更加好奇你那个新的部门到底是什么了。不过,我劝你最好别招惹天谴,他们实力强大,而且,做事不顾后果。万一招惹上他们,对你非常不利。”

    “我明白,现在也仅仅只是观察阶段而已。”段婉儿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没有继续的追问下去,岔开话题问道:“你是在燕京长大,你爸爸又是国安局的局长,想必你对燕京的事情也比较熟悉。我想知道燕京有没有姓秦的家族?比较大的家族。”

    “姓秦?姓秦的人家有很多,可是,你说的什么大的家族我就不知道了。燕京倒是有个秦氏集团,董事长就姓秦,在燕京颇有些财力势力。怎么忽然问这个?你在想他们会不会是你父母?”段婉儿问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我师父跟我说他是在燕京收养的我,而且,我家族应该有些势力。这么多年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既然到了燕京,我也想弄个明白。”

    “我帮你调查调查。”段婉儿说道。

    “嗯!”秦彦点点头,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