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炎家主过奖了,我只是拿事实说话而已。”水雯淡定自若,颇有大将之风。接着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将李杰押了出去。

    若然她能好好的利用自己的智慧,必有一番成就。有时候,人太过聪明反而不是一件好事,聪明反被聪明误,总会觉得除了自己之外,人人都比自己笨。

    “炎老儿,你不要想岔开话题。你说,该怎么解决?”水建业咄咄逼人,显然是一心要刁难炎平南。

    不屑的笑了笑,炎平南说道:“这样的证人我随随便便就可以找来几十个,这能说明什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水建业,我看你还是好好的留意身边的人吧,别等到被出卖了,还蒙在鼓里。”

    水建业愣了愣,眉头微微一蹙,似乎心有所悟。他虽然冲动狂妄,却并非无能之辈,岂会听不出炎平南话中的意思?只是,眼前面临这样的局面,他自然是要一直对外。

    “炎平南,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只问你,你到底要不要把炎嘉伟交给我处置?”水建业说道。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嘉伟是我孙子,我对他很了解,我知道绝对不会是他做的。你想怎么样我炎家接着就是,可是想诬陷嘉伟,我绝对不答应。”炎平南傲然的说道。

    “好,好,好!”

    水建业一连说了三个“好”字,面容扭曲愤怒,“你这是摆明了要袒护他了。炎平南,我今天来找你本是想和平的解决这件事,免得引起两家冲突。可是,你却如此偏袒自己的孙子,那也就怨不得我了。炎平南,咱们就走着瞧,到时候炎家有什么事情的话,可怨不得我。”

    “你这是威胁我吗?”炎平南不屑的笑了笑,说道,“水老儿,我炎家也并非善于之辈,如果你要开战的话,我炎家接着就是。”

    水建业愤愤的哼了一声,起身说道:“那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话音落去,水建业转身离去。

    就算他再如何的冲动,也不会选择在这里动手,那无疑是自寻死路。既然炎平南的态度已经摆了出来,那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一切就凭真本事了。

    看到水建业和水雯爷孙离去,炎平南的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看来这场争斗时无法避免了,咱们也要早做准备,小心防范。”

    “我会吩咐下去。”炎嘉伟说道,“爷爷,咱们是不是先下手为强?否则会很被动,对我们很不利。”

    “不行。水家的人不讲道义,咱们可不能落人话柄。如果咱们先动手,会让别人误认为是咱们心虚,想要掩盖真相。只有水家的人先动手,咱们才能站在道义的一方。还有,这件事情我要等问过秦门主之后再做决定。”炎平南处事想来大开大合,有王者风范。

    炎嘉伟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嘉伟,你的事情我向来都很少过问,因为我相信你会处理好。可是,交朋友也要弄清楚人家的脾性,别被人骗了尚且不知。就好像刚才那个什么李杰,竟然诬陷你,这样的人哪里能做朋友?”炎平南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想,他应该是被水家的人威胁吧。”炎嘉伟说道。

    “不管是不是被人威胁,这样不讲道义的朋友,是绝对不能做朋友的。”炎平南说道。

    “我知道了,爷爷,放心吧。”炎嘉伟说道。

    顿了顿,炎嘉伟又接着说道:“刚才看水建业的表情,似乎他并不知道水雯抓了李杰诬陷我。这么看起来的话,倒是有很大的可能水华真的是水雯杀的。爷爷,咱们要不要派人调查一下?”

    “也好。如果能证明水华是水雯所杀,那咱们就更理直气壮了。届时,如果水家的人还刁难我们,那也只是他们理亏。”炎平南点点头,说道,“不过,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如果真是水雯所为,她一定做的滴水不漏。”

    “我相信任何事情都有破绽,只要咱们留心去查,一定会有线索。”炎嘉伟说道。

    点了点头,炎平南说道:“好了,你赶紧去安排一下,我给秦门主打个电话,约个时间去拜会他一下。还有,帮我准备一份礼物。要贵重一些,却又不至于那么的庸俗。”

    “是!”炎嘉伟应了一声。

    离开炎家之后,水建业和水雯上了车。

    水建业紧蹙着眉头,看了水雯一眼,“炎平南刚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你是什么意思?”

    “炎家既然摆明了袒护炎平南,那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水雯说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炎平南刚才说让我注意身边的人,还有那个什么李杰的事情我一无所知。告诉我,华华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水建业问道。

    水雯一愣,慌忙的说道:“爷爷,怎么可能呢?他是我哥哥,我怎么会害他?至于李杰的事情,我是不想让爷爷操心,所以就擅自做主,逼他诬陷炎嘉伟。这件事情咱们没有任何的证据,根本无可奈何,只有这样做咱们才能站在有理的一方。再说,哥哥本就是炎嘉伟所杀,我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雯雯,我知道你对爷爷的决定心中很不满意,觉得我偏袒你大哥,亏待了你。可是,他是水家唯一的男丁,将来水家的一切都要靠他。爷爷也知道你的能力比你大哥高,但爷爷这么做不也是没有办法嘛。现在你大哥死了,水家将来就要靠你了。”水建业默默的叹了口气,难掩眼神中的伤痛。

    “爷爷,我一定会尽力的。”水雯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水建业说道:“这次跟炎家的争斗,咱们绝对不能输。否则的话,我水家以后就再也抬不起头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一定要处理的妥妥当当,不要让我失望。”

    “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倾尽所能,将炎家彻底的打垮,让炎平南亲自到你面前谢罪。”水雯坚定的说道,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

    水建业的话,让她的心底升起一抹担忧和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