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墓地!

    买好冥币冥纸水果之类的东西,万锦驱车赶来!

    对于这位姑姑,万锦没有多少的印象。在他年少的记忆中,这位姑姑一直都被锁在家里的卧室,不让出门。偶尔透过窗户看到他,也甚少见到她脸上有笑容,总是一副忧伤沉沉的模样,仿佛心里有太多太多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一直负责给她送饭的人,忽然发现她倒卧在床上,手腕鲜血汩汩,染红了整条床单。

    她死了,割腕自杀!

    万锦一直想不通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也不止一次的问过他父亲和爷爷关于她的死。然而,每次他们都是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他。似乎,对于万剑门的人来说,她就是一个耻辱,一个不愿意被万剑门提起的耻辱。

    久而久之,万锦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情。不过,每年,万龙涛都会让他来给姑姑拜祭,却从未见万龙涛亲自来过。

    远远的,万锦看见一个男人站在万柔的墓旁,细心的整理着墓地上的杂草。万锦不由愣了一下,这么多年来,他是唯一一个每年都来给万柔上坟的人,别说是外人,就连万家的其他人也从来没有来过。

    “你是谁?”万锦上下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男子。

    男子缓缓转身,目光从万锦身上扫过,表情微微一震。似乎,在万锦的身上看到一些万柔的影子。“你是万剑门的人?”男子问道,“柔柔是你什么人?”

    “她是我姑姑。你又是谁?”万锦问道。

    “姑姑?你是万龙涛的儿子?”男子愣了一下,说道,“我叫傅书。”

    男子有些书卷气,一身西装显得很正式,倒有些不像是来上坟的人。眼神中闪烁着一抹忧伤,让万锦似乎想起当年万柔眼神中的那种神情。他禁不住暗暗的想,这个男人或许跟姑姑之间有什么故事吧?

    “傅书?你是我姑姑的朋友?”万锦愣了愣,问道。

    “嗯!”傅书点了点头。

    “这么多年我从来没见过外人来拜祭过,你还是头一个,看来你跟我姑姑应该是旧识。”万锦说道。

    “我是韩国人,最近才到华夏来。二十多年了,物是人非。”傅书悠悠的说着,神情满是悲伤之色。

    顿了顿,傅书问道:“你爷爷的身体还好吗?”

    “我爷爷在七年前就已经去世了。”万锦一边拜祭一边回答道。

    “去世了?”傅书愣了一下,默默的叹了口气,“我还准备拜访拜访他呢,没想到他竟然已经过世。”

    事隔这么多年,傅书心里的仇恨也逐渐的放下,不再像以前那般对万剑门有那么浓烈的恨意。当年,他是多么痛恨万剑门的人无情的拆散他和万柔,害的万柔割腕自杀。可事隔二十多年,很多事情也应该放下,他知道万柔也不希望他跟万剑门闹得不可开交。

    这也是他这次来华夏的目的之一,除了拜祭万柔,也是想化解跟万剑门的恩怨。人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事情是放不开的呢?

    “你爸爸还好吗?”傅书问道。

    “身体还行,没什么问题。不过,你来的真不凑巧,他刚刚闭关参研万剑归宗最后一式,估计短时间内很难出关。”万锦说道。

    “万剑归宗最后一式?”傅书愣了愣,眼神中绽放出一种神采。

    “据我所知,这百多年来,万剑门没有人练成过万剑归宗最后一式。不知道这个纪录会不会是你爸爸身上被打破,如果是的话,你爸爸倒是会成为万剑门百年来最厉害的一位门主。”傅书说道。

    “你似乎对我们万剑门的事情知道不少,你跟我姑姑的关系也一定不仅仅是朋友那么简单吧?”万锦好奇的问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傅书说道:“你回去问问你爸就知道了。”

    万锦愣了愣,没有继续的追问。

    “你是万龙涛的儿子,也是万剑门将来的继承人,不知道你的功夫如何?”傅书微微一笑,似乎有想试一试万锦功夫的意思。

    “跟我爸爸自然是不能比,不过,自认为还勉强过得去吧。”万锦自信的说道。

    “是吗?让我见识见识吧。”傅书微微笑着说道。

    “既然前辈有心指教一二,我自然虚心拜领。”万锦骨子里有着万家遗传的傲气,连天门的人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别人?

    拜祭完万柔,二人下了山。

    万锦拱了拱手,摆出起手式,“前辈,得罪了!”

    话音落去,万锦大步上前,一拳狠狠的向傅书砸了过去。

    万剑门以剑术闻名,拳脚的功夫自然差了许多。不过,练至高峰,万剑门的人可以以手代剑,发挥出剑术精要。

    看到万锦袭来的一拳,傅书淡淡一笑,剑指微微一挥,一股强大的剑气弥漫开来,顿时将万锦的手臂荡了开去。

    万锦微微一震,“这……,这是奕剑术?你……,你是我们万剑门的人?”

    “这是你姑姑教我的。”傅书仿佛又回忆起曾经跟万柔在一起的甜蜜时光,想到她如今香消玉殒,眼神中顿时又浮起一抹忧伤。

    “我姑姑教你的?”万锦愣了愣,似乎明白很多的事情。

    万剑门的功夫向来不准外传,万柔却将万剑门仅次于万剑归宗的奕剑术传给傅书,这已然是触犯了万剑门的门规。想必这傅书跟万柔当年有一段情吧?否则,万柔又怎么会这么做?再联想起姑姑被幽禁在万家,万锦似乎豁然开朗。

    “按照万剑门的规矩,凡是偷学我万剑门功夫的人,一律处死。看样子,当年是你害死我姑姑的。”万锦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

    “是啊,是我害死了她。如果不是我,她也许可以生活的更加开心幸福。”傅书默默的叹了口气。

    “那我今天就替我姑姑讨回一个公道。”话音落去,万锦再次的攻了上去,却是杀招,显是有心要取傅书的性命。

    “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算了吧。”傅书没有还击,避让开,狂奔而去。

    “我会去拜访你父亲的。”话音落去时,傅书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