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到万龙涛的表情,万锦总觉得他似乎有意在隐瞒什么。他从未见过自己父亲那么紧张的神情,可是,刚刚问起那个孩子的时候,似乎万龙涛显得特别的紧张。难道那个孩子不是正常夭折,而是万龙涛又或者是他爷爷狠心杀死的?

    不管怎样也好,既然万龙涛不愿意说,他也不好继续的追问。这本就是万剑门一件丢人的事情,而且,当初也必然是隐瞒了霸刀门。如果让霸刀门知晓的话,还不知道会掀起什么风浪。

    而且,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个傅书。身为万剑门的一份子,自己无论如何也要给傅书一个颜色看看,也好替自己的姑姑报仇雪恨。若非是傅书,他姑姑又怎么会死?事情又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

    “爸,你放心,如果再让我遇到他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万锦冷声说道。

    “你可别乱来。奕剑术在我万剑门也是一门高深的剑法,而傅书的天资很高,将奕剑术练就的出神入化。若非如此,当年也不可能在我万剑门的追杀之下依然能够逃回韩国。以你现在的功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千万不要乱来。傅书交给我处理就好,正好可以试试我万剑归宗最后一式。”万龙涛说道。

    “知道了,爸。”万锦应了一声。

    顿了顿,万锦又接着说道:“爸,我先去水家一趟,跟水雯把事情谈好。”

    “嗯,赶紧去吧,小心点。”万龙涛挥了挥手。

    万锦道了声别,起身离去。

    看到万锦的身影离开,万龙涛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仿佛有很重的心事。事隔这么多年,没想到傅书竟然还敢回公司,这分明就是对万剑门的挑衅。不过,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好久不见!”

    一个声音响起,将万龙涛从沉思中惊醒。

    万龙涛抬头看了过去,不禁一愣,“傅书?”

    “听万锦说你闭关参研万剑归宗最后一式,看来是已经练成了,恭喜。”傅书微微笑了笑,说道。

    “傅书,你竟然还敢来华夏?你别以为过了这么多年,我会把以前的事情忘掉。”万龙涛冷声的问道。

    “当年的事情孰是孰非,你应该很清楚。我跟柔柔是真心相爱,我有什么错?可是,你父亲却逼着我跟柔柔分手,派人追杀我,最后害的柔柔自杀。难道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想起往事,傅书的眼神中不禁闪过一丝哀伤。

    “哼,柔柔当时已经跟霸刀门门主之子定亲,怎么能跟你在一起?而且,你竟然偷学我万剑门的功夫,这是江湖大忌。我妹妹的死,你罪责难逃。”万龙涛愤愤的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傅书说道:“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事隔这么多年,我也不想再追究什么责任。的确,当年我很恨你们万剑门,恨你们无情的拆散我和柔柔。可是,始终你们都是柔柔的亲人,你们所做的一切我也都能理解。这次我来华夏,不是为了追究这些事情。”

    “那你的目的是什么?想要奕剑术最后几招?”万龙涛冷声说道,“当年柔柔传你的奕剑术并不完整,想必你是想拿剩下的几招,完善奕剑术吧?”

    “这的确是我这次来华夏的目的之一。”傅书如实的说道。

    “做梦!”万龙涛一口回绝道,“奕剑术是我万剑门的绝学,岂能轻易的传授给你?傅书,你简直是痴心妄想。我倒是很佩服你的勇气,竟然敢来华夏,难道就不怕我万剑门的人杀了你?”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心里也一直都觉得很愧疚。我想,柔柔也希望我可以跟万剑门化干戈为玉帛。况且,我这么多年没回来过,也想回来拜祭拜祭她。”傅书说道。

    顿了顿,傅书接着问道:“龙涛,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的回答我。”

    “什么问题?”万龙涛愣了愣,问道。

    “我听说跟我分开前就已经怀孕,她死前把孩子生了下来。我想知道,万锦是不是我儿子?”傅书问道。

    万龙涛一愣,连忙的说道:“不是,万锦是我的儿子,怎么会是你儿子?”

    傅书淡淡一笑,说道:“看你的表情那就是我说的没错了,万锦是我的儿子,对吗?我查过,你结婚多年都没有孩子,医院的检查资料显示你老婆卵巢有问题根本就不能生。按照时间推算,万锦的年纪也刚好差不多。所以,我肯定他就是我儿子,对不对?”

    “不是。”万龙涛深吸口气,稳住情绪,说道,“不错,我老婆是不能生。可是,你觉得以我的身份在外面能没女人吗?万锦是我跟其他女人生的,只不过不想让他难过,所以就说是我老婆生的,一直隐瞒着他。他不是你的儿子,你别胡思乱想。柔柔当年的确生下个孩子,可是,孩子生下来没多久就夭折了。”

    微微笑了笑,傅书说道:“你不用骗我,父子之间的那种血浓于水的情感瞒不了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我儿子。你放心,我这次过来不是为了把他带回去。如果让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被自己的爷爷害死,自己的父亲这么多年没有管过他,他一定会承受不住。虽然我很想他能够跟我一起生活,可是,让他在万剑门是最好的选择。”

    万龙涛愣了愣,没有说话。

    “我这次来就是希望我们之间的恩怨可以就此一笔勾销,也谢谢你一直帮我照顾儿子。至于奕剑术后面的几招,如果你不愿意拿出来我也没办法。柔柔已经死了,我们这样斗下去只会让他更加的伤心。你说呢?”傅书说道。

    “你舍得放弃奕剑术最后几招?难道你不想真正的练成奕剑术吗?”万龙涛冷声问道。

    “想。可是,我更不想柔柔在泉下有知会伤心。如果她知道我们之间斗下去的话,一定会很难过。”傅书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去,傅书缓缓起身,“好了,就这样吧,我走了。过几天我就会离开回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