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你……,流氓!”端木婕妤慌乱的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胸口。

    较之沈沉鱼的尺寸而言,端木婕妤的就更加“伟大”,原本职业套装的衬衫就已经很难束缚住,如今掉了一口纽扣的情况之下,自然更加的汹涌澎湃,让人目不暇接。

    “这起码也有f吧?”秦彦直愣愣的看着,一副恨不得把自己眼睛也陷进去的模样。

    “你……,你胡说什么?”端木婕妤又羞又急。她出生在名门望族,生长的环境所接触的人也多是一些所谓的上流人士,这些人即使心里肮脏,表面上也是装着一个绅士,何曾见过秦彦这样地痞流氓似得作风?

    撇了撇嘴,秦彦不屑的说道:“放心,我对太大的没什么兴趣,容易下垂,影响美观。我还是比较喜欢一手可以掌握的。”一边说,秦彦一边象征性的用手抓了一下。

    “混蛋,你给我闭嘴。”端木婕妤愤愤的斥道。

    也不知为何,看到端木婕妤这么吃瘪的模样,秦彦的心里就觉得十分的开心。一直以来,秦彦做事都是很沉稳的人,小时候生长的环境虽然龙蛇混杂,也没少做过坑蒙拐骗的事情;但是,对女孩子倒也一直循规蹈矩。可能是因为端木婕妤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那种不可一世的姿态让他觉得不舒坦,因而故意的装出这么一副神态气气她。

    “放心,没人会轻薄你,像你这样的就算是洗干净躺在床上等我,我也没什么兴趣。”秦彦说道。

    “你……!”端木婕妤哑口无言。商场谈判她是高手,可是这种口舌之争,她哪里会是秦彦的对手?

    秦彦也不再继续的嬉闹,收敛起脸上纨绔的笑容,手指扭着那粒纽扣晃了晃,用力一捏。纽扣顿时随成两半,一个小小的黑色圆盘出现在手中。

    “这是什么?”端木婕妤愣了一下。

    “这是窃听器,一种很微型的窃听器。”秦彦说道。

    “窃听器?怎么会有窃听器?”端木婕妤诧异的问道。

    “这就要问你了。你的衣服上被人安装了窃听器,也只有你清楚会是谁,谁能接触到这些也只有你最清楚。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不要以为你爷爷的担心是无事生事。他们能在你的身上安装窃听器,很有可能你的办公室,你的家里都有。至于什么目的,我想你应该清楚。他们能够安装窃听器,就足以说明他们无孔不入,也绝对有可能会绑架你。所以,你最好能够配合我,你也不希望自己有事,不希望自己辛苦研制的专利被一些不法之徒用来做一些危害社会的事情吧?”秦彦语重心长的说道。

    端木婕妤紧蹙着眉头一语不发,显然是在深思熟虑。

    “开车吧,还愣着做什么?”秦彦白了她一眼。

    端木婕妤若有所思,似乎已经忘记自己春光乍泄的事情,驱车朝家中驶去。

    “你还是找个东西把衣服合上吧,就算你不介意,我也怕有人说咱俩有什么。”秦彦撇了撇嘴,说道。

    端木婕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个臭男人,哪壶不开提哪壶,慌忙的找了一个别针将衣服别了起来。

    秦彦吹着口哨,饶有兴致的看着窗外的风景,眉头却是微微的蹙着,心里不停的思考着窃听的事情。对方的目的显然是想从端木婕妤日常的工作谈话中,获取关于那项专利的资料,也可以随时监视端木婕妤的行踪。而且,这个人也必然会是跟端木婕妤比较亲近的人。

    端木婕妤的别墅距离市区相对较远,倒也算是山清水秀,装修的十分豪华。屋内的摆设很多都是艺术品,看得出端木婕妤是一个很懂得生活享受的人。因为她从小就很独立,又一直生活在国外,因而,即使回到华夏,也没有跟家人住在一起。

    她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过世,母亲一直陪伴在国外照顾她。两年前,她母亲也因为癌症逝世。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端木明皓对她也越发的宠爱和关心。

    “进来吧!”打开门,端木婕妤没好气的瞪了秦彦一眼。也许是木已成舟,无法改变,她也只能听从端木明皓的安排。

    “肚子好饿,什么时候开饭?”秦彦张头朝厨房看了一眼。厨房内,干干净净,显然并非像是经常使用的模样。

    “你看我像是会做饭的样子吗?你想吃饭的话自己叫外卖吧。我去健身房,你不准进来。还有,楼下有房间,你随便挑一间。楼上是我的私人空间,你不能上去,明白吗?”端木婕妤冷冷的说道。

    “你这样子……,健身时不觉得有负担吗?”秦彦在胸口处比划了一下,说道。

    “你下面挂着那两个玩意不觉得是负担吗?要不要割掉?”端木婕妤瞪了他一眼。

    秦彦一愣,瞠目结舌,顿时被揶的说不出话来。

    端木婕妤的生活很规律,除了上班之外,很少出门,多数都是留在家中看书听音乐,或者在健身房健身。她的别墅很大,地下室内专门设置了一个健身房,器材倒也很齐全。瑜伽,是她最大的爱好。

    在飞机上只是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秦彦此时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哪里还有工夫跟她废话,连忙的钻进厨房。好在,端木婕妤虽然不怎么下厨,冰箱里的食物倒是十分的齐全。她会定期去超市采购,虽然多半最后都扔掉了,但是,每次还是把冰箱塞得满满的。

    门铃声响起,秦彦打开门,叶峥嵘顿时窜了进来。

    “老大,你要的东西。”一边说,叶峥嵘一边将手里的箱子递了过去。

    “谢了!”秦彦打开箱子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大,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啊?”叶峥嵘诧异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