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吃过饭,秦彦便拿着叶峥嵘送来的仪器一点一点的检查着别墅的每一个角落。既然对方能够在端木婕妤的衣服上安装窃听器,很难保证不会在她家里也安有窃听器,甚至是摄像头,以便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端木婕妤则回到楼上洗澡。按照她以往的习惯,都是在练完瑜伽之后就会沐浴,而刚才实在是没有忍耐住美食的诱惑。

    楼下检查完之后,搜出了两个窃听器,而且,在客厅里也搜出了一个摄像头。位置装的十分隐蔽,如果不是有这些仪器,实在很难被发现。

    接着,秦彦又拿着仪器上楼。检查完书房和客房之后,又径直进了端木婕妤的卧室。

    这里平常只有端木婕妤一个人住,除了每天会有钟点工过来打扫卫生之外,很少有其他人在。因而,端木婕妤也习惯了洗澡的时候不关门。卧室的门没有关,洗手间又是玻璃门,模模糊糊的可以看见她的身影。

    “谁?谁?”听到声响,端木婕妤慌张的问道。这才猛然间想起秦彦在自己家,顿时慌乱的吼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出去!”一边说,一边从浴室里探出头来。湿漉漉的头发滴着水,洁白的皮肤泛起微微红晕,因为紧贴着玻璃门的关系,甚至可以看到被压的变形的汹涌。

    “没人看你,洗你的澡。”秦彦按住她的头,将她推回浴室内。

    “你……,你混蛋,赶紧滚出去。”端木婕妤愤怒的吼道,这牲口,摆明就是存心不良。

    “你家被安装了窃听器和摄像头,我必须要详细的检查,你不想自己的隐私被别人知道的话,最好给我乖乖的闭嘴。”秦彦冷冷的说道。他可没功夫跟端木婕妤七个三八个四的胡搅蛮缠,多少女人送上门他都拒之门外,又怎么会对端木婕妤有非份之想?

    “我在客厅里和你的书房搜到了三个窃听器和两个摄像头,什么时候安装的也不知道,可能你有很多的秘密和隐私已经暴露。这卧室里和浴室我也要详细的检查,所以,你赶紧洗完穿好衣服出来。”秦彦说道。

    “你这分明就是假公济私,心怀不轨,为什么不等我洗完澡再进来?”端木婕妤愤怒的吼道。

    “我怎么知道你在洗澡?姑娘家洗澡不关门,我还怀疑你企图勾引我呢。不过,我是正人君子,对你没什么兴趣。所以,你也别白费心机。”秦彦挖苦道。

    “秦彦,我不会放过你的,混蛋!”端木婕妤歇斯底里的吼道,忽然间,从浴室内飞出一物砸向秦彦。

    秦彦眼明手快,一把抓住飞来的不明物体。

    端木婕妤这才猛然间想起慌乱之下竟然将自己的胸罩扔了出去,顿时更是又羞又急。

    “还说你不是想勾引我?我可告诉你啊,我不是随便的男人,你最好趁早死了那份心。”搜查完卧室,秦彦主动退了出去。

    想必浴室内没有什么,对方的目的是为了窃取资料,而非是变态的偷窥狂,应该不至于在浴室内安装摄像头之类。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只好等一会再过来详细的检查。

    回到房间,秦彦打开电脑,端木明皓让助理整理好的资料全部发了过来,很详细。不仅仅是华夏集团的高层人员,甚至是端木家族的人也在其中。

    这些资料并不能说明太多的问题,不过,秦彦还是详详细细记载脑海中。

    按照端木明皓所提供的资料,在公司里跟端木婕妤敌对的人有两个。一个是端木婕妤的二叔,也就是华夏集团的副董事长端木玮。另外一个则是华夏集团另一个股东尤平,是跟端木明皓一起打天下的创立华夏集团的元老。不过,他们两个跟端木婕妤之间的矛盾可能是因为端木婕妤在处理公司事务上的强势不通人情世故而引起的纠纷,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而且,他们也很难能够接触到端木婕妤衣服那么私密的东西。

    所以,目前来说最大的可能就是端木婕妤的助理唐欣,她经常帮端木婕妤拿衣服去洗衣店,也会偶尔来端木婕妤的别墅。另外一个,就只有负责打扫别墅卫生的钟点工。不过,这一切都只是嫌疑,没有具体的证据。

    “砰”的一声,卧室的门被一脚踹开,端木婕妤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口。

    “秦彦,我再次警告你,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能上楼。”端木婕妤斥道。

    “你以为我想啊?要不你给你爷爷打电话让我走呗,我求之不得呢。”秦彦揶揄道。

    “你……!哼!”端木婕妤知道说服不了自己的爷爷。

    “等等,我还有话问你。”看到端木婕妤准备离开,秦彦说道。

    “说!”端木婕妤没好气的说道。

    “怎么?你就准备站在门口跟我说话?还真怕你进来我会把你怎么样啊?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那么胆小的人啊。”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秦彦倒是摸清楚这丫头的脾气,受激。激将法对她也是最管用的招式。

    果然,听完秦彦的话,端木婕妤走进屋内坐下。“说吧!”端木婕妤冷冷的说道。

    “其实,你长得也不错,何必总是那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女孩子这样不讨男人喜欢的,应该小鸟依人一点。”秦彦说道。

    “我什么样管你什么事?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没空搭理你那么多。”端木婕妤怒视着他。

    无奈的摇了摇头,秦彦问道:“我想知道唐欣是个什么样的人。”

    “唐欣?”端木婕妤愣了一下,说道,“你怀疑窃听器和摄像头是她安装的?”

    “她是最有机会接近你的人,也是最有机会安装窃听器和摄像头的人,所以,我不排除这个可能性。”秦彦说道。

    “不会的,唐欣很忠心,做事也一直很负责,我不相信她会这么做。况且,这么做对她有什么好处?总之,我绝对不相信她会是这种人。”端木婕妤坚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