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是副董事长的意思,说是多检验一下,以确保没有任何的问题。”男子回答道。

    眉头微微蹙了一下,端木婕妤接着问道:“做过那么多次的临床试验都没有任何的问题,为什么他会忽然出现这样的症状?你也参与过新药的研制,你应该清楚,即使我们的药物对患者没有效果,也绝对不会加重患者的病情。”

    明明已经通过了临床试验,又忽然继续做实验,而且还出现问题,这不得不让端木婕妤感觉到这是端木玮的阴谋,就是为了阻止新药的上市。端木婕妤很清楚,一旦新药上市,必然会掀起医学界的巨大风波,而给华夏集团带来的巨大利润也将会是巨大的。届时,端木婕妤很有可能会因此在股东和员工的心里树立起一个很好的形象,而且,很有可能端木明皓就会将华夏集团未来接班人的位置交给自己。

    端木婕妤从来没有想过要坐上华夏集团接班人的位置,她只是想给华夏集团创造利润,也给病患带来希望。可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即使她无心争夺华夏集团的接班人之位,但是,却也无法保证端木玮不会这么想。

    “我也很奇怪,按照道理来说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男子说道。

    “有没有查出是什么原因?”端木婕妤问道。

    “应该是中毒。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斑蝥素。”秦彦松开患者的手,说道。

    端木婕妤不由的愣了一下,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似乎也没想到秦彦也懂医术,竟然只是替患者把脉就可以知道这么多。

    “没错,我们替患者抽血检验过,的确是中了过量的斑蝥素所致。”男子赞赏的看着秦彦,一脸的崇拜之色。

    他学的是西医,如果不通过器材检查的话,根本不知道患者的情况。而秦彦只是替患者把了把脉就已经知道,这让他对中医有了重新的认识。也许,中医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无济于事。

    “怎么会中斑蝥素的毒?”端木婕妤眉头微蹙,说道,“我们的新药里的确有成分是斑蝥,但是,量非常的少,其中所蕴含的斑蝥素绝对不可能会导致患者出现这样的症状。你给患者服用的药呢?在哪里?”

    “这里。”男子拿出一瓶新药递了过去,说道,“我事后也检查过,这些新药的成分跟研制的一模一样,里面所蕴含的斑蝥成分和量也都跟我们配方相同。”

    端木婕妤愣了愣,眉头不由紧蹙在一起。

    “这么说就只有一种可能了。”秦彦说道,“是有人刻意在患者的体内注射了一定量的斑蝥素,好让别人误以为是服用了你们的药而导致患者出现中毒的迹象。只要找到这个人,那就什么事情都明白了。”

    端木婕妤微微点了点头,看向秦彦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丝赞赏。这小子似乎不仅仅只是会些拳脚那么简单,而且医术精湛,对事情的分析也头头是道。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做自己的保镖?看来有必要问一问自己爷爷关于秦彦的身份。

    “因为这是临床试验,接触患者的人很多,要一个一个查的话会很有难度。”男子说道。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不用那么麻烦,只需用知道是谁最后一个接触患者就行。患者所中的斑蝥素的量会瞬间让他陷入昏迷状态,也就是说,最后一个接触他的人也是最有可能下毒的人。”

    “是谁发现患者昏迷的?”端木婕妤问道。

    “小李。是他发现患者昏迷并且通知我的。”男子回答道。

    “应该就是他了。”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说道,“只要找他出来一问,那就什么事情都明白了。”

    “你去带他到我办公室。”端木婕妤丢下一句话,径直朝外走去。

    因为端木婕妤毕业于哈佛大学医学院,不但获取了医学博士学位,也是工商管理硕士,实验室这边的事情一直都是由她负责。在这边,她也深得那些医生的尊重。医学本就是达者为先,不是以年龄去判断一个的专业。自然,在这边也有她专门的办公室,只是去了华夏集团总部之后,便很少过来。

    片刻之后,“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男子领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端木婕妤微微点头,挥了挥手,说道:“你先出去吧。”

    男子道了声别,转身离开。

    “总裁,您找我?”小李颤颤巍巍的说道,眼神中很明显的有丝恐惧。

    “你应该知道我找你是什么事情吧?说,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端木婕妤冷声问道。

    小李愣了一下,茫然的说道:“我……,我不明白总裁是什么意思。”

    “你不明白?好,那我就说的明白一点。”端木婕妤冷声说道,“实验室的那名患者因为服食新药而导致昏迷,根据调查,是因为他的体内被注射了过量的斑蝥素所致。”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小李紧张的说道。

    “你是最后一个接触患者的人,也是你下的毒,对不对?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华夏医科大学毕业,现在在这边也担任很好的职位,薪酬也很不错,我相信这并不是你的本意。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我可以既往不咎,你也可以继续留在华夏集团。不然的话,我只有把你交给警方处置。给患者注射过量斑蝥素等同于谋杀,你清楚会有什么后果。就算不判你死刑,等你从监狱出来也老了,前程尽毁,值得吗?”端木婕妤的话恩威并施,顿时吓得小李“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我也不想的,总裁,你饶了我吧,千万不能报警,不然的话,我一辈子都毁了。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小李哭丧着脸哀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