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你在饮料里下了毒?”赫连彦光紧蹙着眉头。

    “赶紧把心法默写出来。”赫连春树冷声说道,整个人换了一副面孔,不再是那样慈祥和蔼。

    苦涩的笑了一下,赫连彦光说道:“这就是你找我回来的目的?说什么让我回来继承家主之位,根本就是假的,你是为了金刚不坏神功?”

    “当然,不然你以为呢?你根本不是赫连家族的人,如何有资格继承家主之位?你乖乖的替我把心法写出来,你还能少受些罪。否则的话,我要你生不如死。”赫连春树冷声说道。

    “你根本不用给我下毒,我已经在默写了,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做?”赫连彦光痛心的问道。

    “在这个世界上,除我之外,我不希望还有任何人懂得金刚不坏神功。除非,等到我老到不能动的时候,我自然会找个传人,然后将金刚不坏神功传给他。可是,不是现在。你不仅懂得金刚不坏神功,而且还学会了最后一式,我如何能饶你?只要你乖乖的将心法默写出来,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赫连春树说道。

    惨然一笑,赫连彦光说道:“就为了一个金刚不坏神功,难道亲情你也可以不要?难道在你眼中金刚不坏神功比亲情还要重要?”

    “当然。拥有金刚不坏神功,我就可以稳坐家主之位,就可以拥有无上的权利和财富。亲情?哼,算什么?”赫连春树不屑的笑了笑,说道。

    “既然是这样,你也休想可以拿到金刚不坏神功。现在整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再懂得金刚不坏神功,你永远也休想学会最后一式紫炎炼体。你的金刚不坏神功也永远无法达到最高的境界。”赫连彦光冷声说道。

    冷哼一声,赫连春树说道:“我给你下的毒不会要你的命,我有的是时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乖乖的写出来。生不如死的滋味,你还没有试过吧?到时候我会让你求着我杀了你。如果我是你,就乖乖的把心法写出来,然后找一个痛快的死法,何必遭受那么多的折磨呢?”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话音落去,赫连彦光猛然一震,一跃而起,飞身朝门口奔去。

    “砰!”

    赫连彦光本想撞破书房的门逃走,可是,以他金刚不坏神功的强大力量却也没有撼动房门分毫。

    赫连春树冷笑一声,说道:“这道门是用钛合金打造,你休想可以撞破它。而且,刚才我已经遥控关上,没有遥控器你也别想打开。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乖乖的把心法写出来不就行了。”

    “写也是死,不写也是死,你觉得我会怎么选?”赫连彦光冷声说道。

    “死也有很多种。不写,那你会生不如死。”赫连春树冷冷的笑着。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赫连彦光大喝一声,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如今,他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唯有舍命一搏。出拳快如闪电,强大的真气汹涌而去。

    “砰!”

    赫连春树一拳迎上。

    两个同时精通金刚不坏神功的人对战,全是硬碰硬的招式。虽然赫连彦光学会了最后一式紫炎炼体,然而,毕竟他修炼金刚不坏神功的时日不及赫连春树,修为上不免差了许多。而且,他又中了毒,根本无法发挥出自己全部的实力。

    两厢比较之下,赫连彦光不免落在下风。

    忽然,赫连春树一拳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胸口。

    赫连彦光只觉体内一阵血气胸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不禁惨然一笑,心中更是悔恨不已。本以为回到赫连家族,可以寻找那份难得的亲情。可是,没想到却是这般结果。他又怎么能想到这个看上去那么和蔼可亲的爷爷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砰!”

    又是一个手刀狠狠的砸在他的脖颈之处,赫连彦光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赫连春树看着他,冷冷的笑了一声,心里却也有些暗暗的后悔不该那么早就给他下毒,不然的话,金刚不坏神功的心法已经到手。不过,也没关系,只是要多费些时间而已。他相信赫连彦光扛不了多久,迟早会乖乖的把心法默写出来。

    只要学会最后一式,在赫连家族内,他将会是无敌的存在,任何人也休想可以撼动他的地位。等到老时,再找一个听话孝顺的人将功夫传给他,也能落个善终。

    走到书架前,赫连春树移开一本康熙字典,按下按钮。霎时,轰隆隆的声音响起,书架移开一旁,露出一个密室。整个赫连家族没有人知道这间密室的存在,这也是他的秘密,每一代家主一个传一个。里面,摆放有赫连家族很多珍贵的宝贝,包括当年清朝皇帝册封赫连家族先祖的圣旨。

    最贵重的,是摆放在一个刀架上的传家之宝,屠城黑金。

    这是当年康熙皇帝赐给赫连家族先祖的圣物,意义非凡。赫连家族的历代家主都不曾用过它,只是当着圣物一样的供奉在此。此刀传说中的强大力量,也没有人真正的见过,更不曾有人知道这把刀之中到底隐藏有什么样的秘密。

    将赫连彦光拖进密室,将他束缚在一把特制的椅子上,双手双脚都牢牢的栓住。随即,他走出密室,按下按钮,一切恢复如初,丝毫看不出任何的迹象。

    打开书房的门,赫连春树走了出去。

    走到外面的花园,赫连瑶远远走来,看到赫连春树一个人站在那,不由愣了愣。迎了上去,诧异的问道:“爷爷,彦光呢?”

    她本想过来问问他,是不是留赫连彦光在这吃饭,如果是的话,她也好吩咐厨房做菜。可是,却只看到赫连春树一人,心中诧异万分。

    “他走了。我跟他谈完他就离开了,你没看到吗?”赫连春树一脸茫然的问道。

    “哦,那他应该是回去了,我一会过去看看吧,正好给他把午饭送过去。”赫连要丝毫没有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