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没多久,一辆车驶进小区!

    车内走下一个年轻人。看到他的刹那,秦彦不由的愣了一下,眉头微微一蹙。

    年轻人走进屋内,看到秦彦时,也愣了愣。再低头看了看蹲在地上的梁波等人,心中估摸着也已经猜出一些。

    “老大!”年轻人讪讪的笑了笑。

    “白辰,这就是你办的事?”秦彦冷哼一声,目光冷冷的盯着独孤白辰,“你做生意没问题,可是,这手段未免低劣了些吧?你说吧,这件事情怎么办?”

    听到独孤白辰称呼秦彦老大,梁波顿时心中一凉,暗暗叫糟。

    秦峰等人也都愣住了,事情的发展超乎他们的预料。秦梓南一直认为秦彦是天衡集团的总裁,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竟然跟独孤白辰也有关系。貔貅专门负责天门的关系网,在华夏也有不少的生意,这也是一种身份的掩护。司徒昭然谋反被诛之后,独孤白辰就接掌了貔貅的职位,司徒昭然旗下的生意也都自然归属独孤白辰。

    “老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点也不清楚。他是我的人不错,他做了什么事情?”独孤白辰一脸懵逼。

    “秦朝集团最近投标一个工程,拆迁工作一直没有进展,就是因为他不停的从中阻挠,甚至还威胁如果不把拆迁的工作交给他做,就别想可以动工。这不,一大早带人到这里闹事,还耀武扬威的威胁我们。如果人人都像他这样的话,咱们的名声不是全毁了?”秦彦叱问道。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这是我外公秦峰,秦朝集团的董事长。原本我外公不想把事情闹大,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可是,这家伙太狂妄,如果今天不是我在这里的话,那还不拆了这里啊?”

    “对不起,秦老爷子。”独孤白辰歉意的笑了一下。接着说道:“老大,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话,我绝对不会答应的。”

    “我相信你,你的性格我清楚,我也知道不会是你的主意。事情既然已经出了,这件事情就不能这么轻易的解决,如果人人都跟这小子一样,日后咱们的名声岂不全都毁了?你刚刚接手这边的事情,也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我能理解。下面也有很多人都是司徒昭然的旧属,估计也是良莠不齐,也应该好好的清理一下。”秦彦对独孤白辰自然是十分相信,否则当初也不会让他接掌貔貅的职位。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回去后,我会按照门规处置他们。”独孤白辰的眼神迸射出阵阵的寒意,吓得梁波哆嗦着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

    “行吧。”秦彦点了点头,拉过独孤白辰,介绍道:“外公,这是我一兄弟,在燕京这边帮我处理一些事情。可能是有些个小误会,您看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老爷子,真对不起,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您放心,我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独孤白辰歉意的说道。

    “没事没事,不知者不罪嘛。”秦峰呵呵的笑道。

    “外公,白辰在燕京这边有不少的关系,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您可以找他。”秦彦说道。接着,又转头看了看秦梓南,说道:“梓南,你把白辰的联系方式留下,以后有事情就找他。”

    “哦,哦!”秦梓南愣了愣,也是一脸的懵逼。

    秦彦说的很婉转,但是,秦梓南却猜得出独孤白辰恐怕也非泛泛之辈。而且,那一声“老大”的称呼,更是让秦梓南心中好奇不已,一时间也弄不清楚秦彦究竟是什么身份。

    互留联系方式之后,独孤白辰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改天我再找你。”

    “不用。这段时间我想好好的静一静,如果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的话你联系薛冰,暂时所有的事务都交给她在负责。”秦彦说道。

    “我知道了,好,那你这段时间就好好放松放松吧。”独孤白辰跟秦彦道了声别,领着梁波等人离开。估摸着回去后,梁波肯定不会舒服,天门的门规向来森严。

    看着独孤白辰离开后,秦彦转头看了看秦峰,说道:“外公,相信以后不会再有人去找麻烦,拆迁的工作应该可以顺利完成。”

    “嗯嗯!”秦峰应了一声。接着说道:“秦彦,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啊?听梓南说你不是天衡集团的总裁吗?怎么这个人叫你老大?秦彦,咱可不能做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啊。”

    “放心吧,外公,他是我一朋友,我帮过他很多,所以,他每次见到我都称呼我老大。他做的也是正当生意,没做啥违法的事情。这不是手底下的人良莠不齐,难免会有一些个渣滓,您也别担心。”秦彦安慰道。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秦峰松了口气。

    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其他人也都纷纷告辞去了公司。

    秦峰也拉着秦彦大了花园。虽然他现在挂名秦朝集团的董事长之职,不过,基本上事情都交给了秦豪在打理,很少过问公司的事情,基本上是一种半退休的状态,每天就是养花弄草,倒也十分惬意。

    奋斗了大半辈子,老了也应该有一个比较安静享受的生活。秦朝集团一切都走上正轨,家里的子孙也都做得很好,他也不需要那么操心。

    “外公,我父亲是什么人?”秦彦问道。

    摆弄着面前一棵花草的秦峰微微一顿,愣了一下,说道:“他叫苏文,跟你妈妈是大学同学。你父亲家族在蓉城有不小的势力,你爷爷苏剑秋也是当今洪门的办事人。原本我是不太同意你父母的婚事,不想你妈妈嫁到一个有黑社会背景的家族。可是,耐不过你妈妈的苦苦哀求,我也只好答应。好在,你父亲对你妈妈一直都很好,渐渐的我也就放心了。你出生后,你父亲也跟我说过想到燕京发展,做点生意,跟家族的事情尽量的撇开。可是……,哎,没想到发生了那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