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在燕京停留了几日,秦彦每天除了给母亲治病,巩固治疗效果之外,基本上就是专心修炼。无奈,无名真气他修了十几年才有当初的成就,如今一切从头开始,岂是朝夕之间的事情?

    夜!

    有着一丝凉风。

    如往日一般,秦彦双腿盘膝坐在床上,凝神静气,脑海一片清明。

    无名真气乃是道家真气,道家讲究无欲无求,因而,秦彦要进入一种清明的境界,放空一切。

    然而,却仿佛没有一点效果,秦彦根本无法捕捉无法感受到自己经脉内产生真气。秦彦不禁有些颓丧,无名真气有多么难练他非常清楚。当初十几年的努力也仅仅只是达到那样的境界,而天罡正气和浩然之气若非是古柏鸿和端木明皓强行灌输体内,恐怕想修到那样的境界也一样困难。

    如今,失去了这一切之后,秦彦才真正懂得它们的珍贵。想要从头再来,也非几句话的事情,其中所需要付出的艰辛恐怕较之以往更加的多。但是,他没有其他的选择,想要跟天谴有一拼之力,他必须要比以前更加强大。

    难道真的需要再花费十几年?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几年?就算自己花费十几年的时间达到以前的修为,恐怕对方的修为也会更甚从前吧?到时,自己又如何跟他们斗?

    秦彦的眉头紧蹙,心中不禁一阵烦躁。

    忽然,“砰”的一声,一个纸团从窗外飞了进来。秦彦伸手抓住,走到窗边,朝外看去。赫然只见一个身影眨眼间消失在黑暗中,不禁愣了愣。隐约间,似乎觉得那个身影很熟悉,自己依稀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

    打开纸团,赫然只见上面写着几句话。

    欲用其利,先挫其锋。武道禅宗,嫁衣神功。

    秦彦不禁一愣,顿时恍然。嫁衣神功的要义他是清楚的,当初他就曾将这门功夫传授给狼牙的首领狼王叶谦。嫁衣神功的要义,就是让人懂得取舍,其法门是练其神功后废而再修,让身体易筋洗髓,脱胎换骨。

    想起当初给沈落雁治病时的情景,一切豁然开朗。当时,秦彦就曾经因为过度的消耗无名真气,导致经脉内空空如也。结果,最后无名真气修炼速度变得更快。

    天下武功,本就相通!嫁衣神功的要义用以无名真气,却也适用。只是,那个给自己送这几句话的人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秦彦紧蹙着眉头,始终想不起来对方的身份。

    然而,眼下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当即,秦彦再次盘膝坐下,凝神静气。一通百通,那几句话宛如醍醐灌顶,瞬间让秦彦明白很多事情,也明白修炼的关键所在。

    没多久,秦彦渐渐的感觉到经脉内开始有一丝真气的波动,不禁欣喜不已。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也让秦彦找回了信心。

    感受了一下真气的性质,秦彦不由愣了一下。这,似乎并非是无名真气。无名真气跟随了秦彦十几年,秦彦对无名真气的性质也最为清楚。可眼下经脉的这股真气似乎有着无名真气的特性,却又并非是无名真气。仔细的感受一下,赫然发现这股真气不仅含有无名真气的特性,甚至也包含了浩然之气和天罡正气。

    难道三股真气已经被自己合而为一?

    记得跟皇擎天交手时,皇擎天就逼迫他消耗所有的真气,当他强行提炼真气时就曾发现三股真气变得格外的亲和,不再像以前那般各自盘踞。难道是因为那次无意间的举动,从而在某种程度上不小心将三股真气真正的糅合到了一起?

    秦彦试着挥出一拳。只是简单的一拳,却轻而易举的将桌子打得支离破碎。这股真气的强大让秦彦骇然。虽然并未恢复到以前的强大,但是,秦彦坚信不需要多久,他就可以追上以前的修为,甚至超越以前。

    毕竟,这股真气乃是三股真气合而为一,糅合了无名真气、天罡正气和浩然之气的精要。而且,秦彦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即使自己没有刻意去修炼,经脉内的真气也似乎再不断地增加,虽然速度很慢,但是,这无疑等于他无时无刻不在修炼。以往,十几年的修为可能他不需要花费多久就可以重新修炼回来。

    这个发现,让秦彦喜出望外。破而后立,自己算是真正的达到了。甚至,自己可以超越天门历代门主。

    想起刚刚离去的那个人,秦彦再次陷入沉思。对方很明显是知晓自己的情况,是有意的点醒自己。可是,会是谁呢?知晓自己情况的人不多,有这个能力点破自己的就更加少之又少。难道是老家伙?不过,看他的身影又不像是墨离。可是,除了他,秦彦也实在想不起是什么人。

    秦彦终究还是放弃这无谓的思考,既然对方有意点醒自己,日后也必然会再找自己。现在想这些也无济于事。

    沐浴之后,秦彦正准备休息,手机响了起来。

    是陌生的号码。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接通。

    “请问是秦彦秦先生吗?”对方问道。

    “我是,你是谁?”秦彦问道。

    “秦先生,你好,我是滨海公安局局长李明。”对方介绍道。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是关于沈沉鱼的事情。想必你也清楚,沈沉鱼被调派到西南边境负责卧底行动,可是,最近却跟我们失联,我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沉鱼也跟我说起过你,知道你很有办法,所以,我也想请你帮忙查探查探,看看有没有沉鱼的消息。”李明说道。

    “你是说沉鱼出事了?什么时候的事情?”秦彦问道。

    “已经有两天了,我们也一直在打听她的消息,可是,却一无所获。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所以,想秦先生能帮帮忙查探一下。”李明说道。

    愤愤的哼了一声,秦彦冷声说道:“如果沉鱼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话音落去,秦彦“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