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翌日!

    告别了秦家的人,秦彦赶往机场,飞往蓉城。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一首歌,唱响了蓉城,也让蓉城响遍全国。

    临走之前,秦峰电话联系了苏剑秋,将秦彦的事情告诉了他,也顺便将秦彦的照片发了过去。听闻自己的孙子尚在人间,苏剑秋很明显有些激动,声音都微微的颤抖。他只有苏文一个独子,二十多年被杀之后,他一直都活在伤痛之中。没想到,事隔多年,自己的孙子竟然还活着,怎能让他不激动呢?

    秦敏虽然不舍得秦彦离开,但是,却也不能阻止他回去认祖归宗。更何况,作为一个母亲,又岂能束缚自己儿子的脚步,让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陪伴自己?临走时,秦敏泪眼朦胧,依依不舍。

    秦彦虽然也有些于心不忍,但是,考虑到沈沉鱼的安危,他不得不选择离开。临行之前,秦彦也让李明将这次沈沉鱼卧底的组织资料发给了自己。按照国际刑警提供的资料,这个叫着暗影的组织是一个跨境的贩毒集团,专门从泰缅编辑走私毒品。因为他们的行动十分神秘,因而,一直都未掌握到他们确切的贩毒证据。

    而当地的缉毒警察,基本上他们也都认识,根本无法完成卧底的任务。是以,川省缉毒总队从李明手中将沈沉鱼借调过去参与卧底行动。一方面,因为沈沉鱼从事刑警以来成绩优异,立过不少功劳;一方面,沈沉鱼头脑冷静、身手了得,又是陌生的面孔。

    谁知,沈沉鱼按照设计的方案成功的接近对方之后就彻底的失去了联系,这也让他们紧张不已。

    到达机场,过了安检,在候机室,秦彦拨通薛冰的电话,让她将蓉城那边的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告诉了自己。要调查沈沉鱼的下落,少不了他们的帮忙。薛冰知道出了事情,也没问许多,将电话发给了秦彦。

    当然,秦彦选择亲赴蓉城的另一个原因,也是想见见自己的爷爷。而且,他也是洪门的办事人。以洪门在当地的势力,相信调查沈沉鱼的下落会更加的事半功倍。

    飞机顺利的抵达蓉城。

    当秦彦走出机场,何杰已经在等候。

    看到秦彦,何杰快步迎了上去,接过秦彦的行李,“门主,酒店已经安排好了,我们这就过去吧。”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说道:“辛苦你了。”

    “应该的。冰姐在电话里跟我交代过了,门主能亲自驾临蓉城,是我的荣幸。”何杰的年纪比薛冰大,却依旧称呼她为冰姐。这是一种尊称,薛冰下属所有的负责人几乎都这么称呼她。

    酒店,也是蓉城比较有名的香格里拉大酒店,位于市中心,交通方便。

    挥了挥手,示意何杰坐下后,秦彦说道:“这次我来蓉城的目的呢,是想让你帮我打听一个人的下落。暗影,听说过吗?”

    “知道一些,不多。他们是一个跨境的贩毒组织,至今为止,谁也不清楚他们真正的首领是什么人。他们一直盘踞在华夏的西南,以蓉城为中心,覆盖周边的其他省市。他们行事诡异,蓉城缉毒队和其他省市的缉毒队都曾经实施过抓捕行动,可是,一直都没有完全的把他们打垮。”何杰简单的介绍一遍,并没有询问秦彦问及这些的目的。

    “这是我女朋友,她叫沈沉鱼,是滨海刑警大队的人,被借调过来进行卧底任务,潜伏进暗影,收集他们的犯罪证据以及成员资料。不过,前些日子忽然失去联系,所以,我希望你帮忙打听一下她的下落,把她找出来。”秦彦一边说,一边将沈沉鱼的照片给他看了看。

    何杰愣了愣,说道:“门主,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有什么话说吧。”秦彦说道。

    “那些贩毒分子都是亡命之徒,他们被抓到的话基本就是枪毙,所以,他们做事小心,处事狠辣。我想,沈小姐很有可能凶多吉少。”何杰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我也知道。但是,不管怎样,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她给我找到。我只有一个要求,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没问题。门主,稍后你把沈小姐的照片给我,我吩咐下面的人调查。”何杰说道。

    “还有,尽可能多的搜集一些关于暗影的资料。本来这件事情不干我们天门的事,可是,他们动了我的女人,那我就不能允许他们继续为祸百姓。”秦彦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芒,森冷刺骨。周遭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一旁的何杰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

    “好,我会派人调查。”何杰爽快的应道。

    加入天门这么长时间,他也没有见过门主的模样,如今能亲眼目睹门主尊容,不免有些紧张忐忑。天门,多少人终其一生也没有见过门主。而且,眼前这个门主似乎很好相处,并没有多少架子,这也让何杰稍稍的安心一些。

    “苏剑秋你知道吗?”秦彦转而问道。

    “在蓉城谁不知道他?他的大名可是响当当的。”何杰说道,“苏剑秋是洪门的办事人,权柄滔天,就连蓉城的市委书记看到他,也要敬让三分。不过,苏剑秋为人倒是很讲江湖义气,洪门也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倒是经常做一些善事。因此,苏剑秋在当地很受欢迎,人们也都很尊敬他。”

    顿了顿,何杰又接着说道:“不过,自从二十多年前,他儿子苏文在回燕京的时候被人所杀,刚刚满月的孙子也不见了,儿媳妇疯了住在娘家,苏剑秋基本不再过问洪门的事情。每日里就是泡泡茶楼,养花弄草,修身养性。因为顾忌到苏剑秋的身份,也没什么人敢贸然的得罪他,只是当年的事情一直没有查出是谁所为,这也是苏剑秋心中无法抹除的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