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吧?

    年轻人看着秦彦,心里暗暗的为他捏了把汗。

    “这世上除了天地父母,还从来没有人能让我下跪,就凭你?”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忽然间,头微微一偏,一把擒住陆涛的手腕。

    “砰!”

    陆涛本能的扣下扳机,子弹擦着秦彦的耳边飞射过去,打在墙上 。

    年轻人吓得闭上眼睛,不忍看下去。

    “本来只是想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也就算了,可是现在还是杀了你算了,免得以后还会有麻烦。”秦彦冰冷的声音响起,手上微微用力,顿时,陆涛惨叫连连,只觉得秦彦的手指宛如铁钳一般卡住他的手腕,无论他如何的用力也无法挣脱。

    听到陆涛的惨叫声,年轻人缓缓的睁开双眼,看到秦彦安然无恙,心里松了口气。

    “你不能杀他!”年轻人叫道。

    秦彦微微愣了愣,看了他一眼,“为什么?”

    “他是我的,只有我能杀他。”年轻人倔强的说道。

    “哦?”秦彦愣了一下,微微一笑,“好,那交给你。”

    话音落去,秦彦一拉一带,接着一脚踹在陆涛的胸口。顿时,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传来,陆涛一下栽倒在地,倒在了年轻人的面前。

    “动手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年轻人狠狠的看着陆涛,那一双眼中迸射出的愤怒仿佛像一团火焰似得要将他整个的燃烧起来。

    “啪!”年轻人拿起酒瓶狠狠的砸在桌上,接着,用力的捅进陆涛的胸口。

    “噗!”陆涛瞪大着双眼,紧紧的抓住年轻人的衣服,不可置信。

    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却没想到如今竟然死在这样一个小子的手里,死的如此的憋屈。他的那些手下,看到陆涛已逝,一个个也都面露惊恐之色,颤颤巍巍的缩在一旁,生怕步了陆涛的后尘。

    从没有一刻,他们感觉到死亡离自己这么近。这些年在道上混,意气风发,耀武扬威;可原来,死亡就在自己的身边,生命竟然是那么的脆弱。

    年轻人显然是第一次杀人,看到陆涛的死相,吓得将手中的酒瓶丢掉,浑身不住的颤抖着。

    看了看他,秦彦微微笑了笑,起身过去。手刚一触碰到他的肩膀,年轻人便吓的一声大叫,猛地弹开。

    “没事了,没事了。”秦彦柔声的安慰道。

    扶着年轻人站了起来,秦彦瞥了一眼陆涛的那些手下,冷声的说道:“今天我放过你们,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怎么跟警察说吧?如果我知道是你们透露的消息的话,到时候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落去,秦彦扶着年轻人走了出去。

    可能是还没有从刚才的情形中回过神,年轻人的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着,眼神也是说不出的滋味。

    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扶着他离开了会所,转了几条街道后,在一个公园里坐下。

    掏出香烟,秦彦递了一根给他。年轻人颤颤巍巍的伸手接过,“谢谢!”

    吸了一口,顿时连连的咳嗽起来,可是,却还是倔强的继续抽着。

    他的心情很乱,此时也只有抽烟才能平缓自己的情绪。

    “你叫什么名字?”秦彦问道。

    “阮世天。”年轻人回答道。

    “阮世天?”秦彦微微一愣,“你就是鹏城四少之一的阮世天?”

    “嗯。”年轻人点了点头。

    鹏城大学的鹏城四少,个个都是鹏城大学的风云人物,也都有很强的家世背景。而阮世天可能是鹏城四少之中最为特殊的一位,他跟其他三人不一样,从不仗势欺人,也完全是凭借着自己真实的成绩考进鹏城大学的。

    在鹏城大学内,阮世天的名声可能是鹏城四少内最好的一位,也没有依仗着自己的家世背景、身材相貌去祸祸人家姑娘,即使是对那些追求他的女生也都是很绅士的拒绝。

    然而,秦彦想不明白,以阮世天的家世,如果想要对付陆涛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何必要自己不顾危险的拿着一把刀就冲过去找陆涛拼命?

    “你跟陆涛有什么仇?为什么要杀他?”秦彦问道。

    “我有一个高中女同学,我们关系一直很好,可是,就在前两天,她在酒吧里被陆涛下了药,然后……,然后……”

    阮世天没有说下去,可秦彦也能猜出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因为受不了那个打击,所以选择跳楼自杀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因为陆涛,所以,我一定要杀了他。”阮世天愤愤的说道。

    “你有没有想过,你杀了人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你年纪很轻,走出这一步,很可能一辈子都回不了头。”秦彦说道。

    “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是觉得我一定要替她讨回一个公道。”阮世天说道。

    无奈的叹了口气,年轻人终究还是太年轻,不过,他的这份情义倒让秦彦十分的欣赏。

    顿了顿,秦彦接着说道:“以你的家世背景,如果真的想对付陆涛的话,根本不需要用这样的手段。你有没有想过像你刚才那样的举动,很可能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你想报仇,可如果你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的话,还怎么报仇?做人,首先要懂得保护好自己。”

    “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是……”

    “我明白,我也跟你差不多大的年纪。这件事情回去后你也不要再想,不要再跟任何人提起,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你还年轻,不值得为了那样的一个人渣毁了自己的前途,如果警察真的找上门,你就说是我做的,知道吗?”秦彦说道。

    阮世天怔怔的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敢相信,不明白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怎么能这么做?如果警察真的找上门,我会承认是我做的,跟你没有关系。”阮世天坚定的说道。

    秦彦微微愣了愣,赞赏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的确跟鹏城四少的其他三人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