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彦醒来时已是中午。睁眼看了看,显然,这是女孩子的闺房。而自己,浑身*。不禁愣了一下,仔细回忆片刻,昨晚的事情隐隐约约中似乎有些印象。想到石绾竟然不惜牺牲自己的贞操为自己解毒,秦彦的心里满是愧疚,这让他想起了白雪。

    当时,也是一样,为了解除自己的蛊毒,白雪不惜利用这样的方法将蛊毒转移到她身上。若非皇擎天及时的找到解药,很有可能,白雪已经死了。如今,石绾也是这般,这让秦彦心里很不是滋味,满满的感动。

    穿好衣服走出卧室,只见石绾和何杰正坐在餐桌前吃饭。

    看到秦彦,何杰连忙的起身,“门主!”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走到石绾对面坐下。犹豫片刻,秦彦说道:“昨晚……,谢谢你。”

    “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必须要对我负责。以后你就是我男人,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你也不能负我;否则,我就毒死你。”石绾霸道的说道。

    何杰愣了愣,慌忙的垂下头,假装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言不发。

    面对石绾这么霸道的表白,秦彦有些不知所措,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天门规矩,门主是不可以结婚的。况且,我现在也已经有女朋友了。我……,我……,我很感激你能牺牲自己替我解毒,可是……,可是……”

    支支吾吾半晌,秦彦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说。

    “不行,我可以不要求你娶我,但是,你除了我之外不能有其他女人。我可以不理会你以前有多少女人,从今天开始,你只能有我一个女人,只能属于我一个。你要是敢跟其他女人勾勾搭搭,我就把她们全都毒死。”石绾眼神狠狠的盯着他,表情严肃,不似在说假话。

    秦彦倒吸一口冷气,这丫头只怕真是说得出做得到,而且,以她用毒的手段,只怕段婉儿她们根本无力抵挡。偏偏,她对自己又有救命之恩,秦彦总不能杀了她以绝后患吧?尴尬的笑了笑,秦彦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看出秦彦的为难,何杰连忙的岔开话题,问道:“昨天那个是什么人?”

    “是我师兄章乐良。他无恶不作,用活人做实验,研制毒药,被师父发现逐出了师门。因为我师父尚在人间的关系,他也不敢露面。直到前些日子,我师父去世,将药王神典传给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了消息,所以跑来抢夺。药王神典是我们药王门至高无上的宝贝,里面记载了各种毒药的炼制方法,以及解毒之法。如果药王神典落入我师兄的手中,后果不堪设想。”石绾说道,“他昨晚中了我的蜂尾针,就算他能解此毒,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估计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来找麻烦的。”

    顿了顿,石绾问道:“你们昨天不是有事要问我吗?什么事?”

    “我想知道药王门有多少人?”秦彦问道。

    愣了愣,石绾问道:“为什么这么问?药王门现在除了我之外,就只有我师兄章乐良。”

    “这么少?”秦彦愣了一下,诧异的说道,“药王门这么多年历史,怎么就只有你们两个?”

    “药王门收徒一直十分严格,巅峰时期也不过区区百人而已。到我师父那一代,也就只有大概四五十个。之后,我师叔因为不满师祖将门主之位传给我师父而不传给他这个亲生儿子,愤而杀死师祖,逃出药王门。之后药王门就一蹶不振,门中多数弟子都跟随师叔离去。加上我师兄做出那样的恶劣行径,师父就没再收徒,担心又收到那样的不孝子弟,害人害己。”石绾缓缓的解释道。

    “难道不是?”秦彦愣了愣,接着说道:“在龙城的时候,曾经有人给我下过蛊毒,自称是药王门的人。然后在蓉城,又有人下毒,手法很高明。除了药王门的人之外,我实在想不到还会有其他什么人。本想找你打听一下,调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人所为。如今看来,你对这件事情也不清楚。”

    “照你这么说,很有可能是我师叔所为。他离开药王门这么多年,说不定早已自立门户,门下弟子恐也不少。我师叔的功力高深,下毒手法更是高深莫测,如果碰到他,你一定要小心,否则必死无疑。”石绾说道。

    顿了顿,石绾又接着说道:“好在我师叔似乎并不知我师父已经死了,否则的话,一定会过来抢夺药王神典,到时候恐怕我也阻拦不了。我师父临死前曾跟我说,想要清理门户,重振药王门的声誉,必须要依靠天门。现在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有责任帮我对付我师叔和师兄,帮我重振药王门的声誉。”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药王门本就是天门旗下的分支,虽然之后长久没有来往,但是,身为天门门主,我也有责任帮药王门清理门户。况且,他们仗着用毒高深,害人不浅,这样的人如果不除,必是祸害。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帮你。”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想对付我师叔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你跟他交手,有死无生,除非你的修为大致化境,可以达到金刚不坏之身,抵御一切毒物。药王神典中的用毒解毒之法虽然很厉害,可是,我也仅仅只是学了皮毛而已,遇上我师叔,恐怕我也不是他的对手。”石绾说道。

    “金刚不坏之身?”秦彦愣了愣,脑海中赫然想起赫连彦光。他精通金刚不坏神功,或许,可以抵挡也不一定。只是,这种事情也不能尝试。况且,现在赫连彦光在什么地方秦彦也不知道,怎么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这件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我相信善恶终有报。”秦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