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劳斯来斯?

    这分明显示着来者的地位!

    而那位中年男子身上迸射出的上位者的气息浓厚,毫无疑问的显示着他尊贵的身份。

    范溢连忙的起身走了出去,礼貌的行礼,“请问找哪位?”

    中年男子瞥了瞥范溢,冷冷的说道:“听说你们这有个保安叫秦彦,是吧?他在哪里?”

    “秦彦?”范溢不由的愣了一下。

    对方找秦彦做什么?开着劳斯莱斯的人,难道跟秦彦有什么关系?可是,看他的表情,似乎来者不善。范溢一时间不由的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万一真是来者不善,岂不是害了秦彦?

    在保安室,听到他们对话的秦彦起身走了出来,目光淡淡的从中年男子身上扫过,“我就是秦彦。”

    中年男子的眉头微微一蹙,眼神冷冷的打量了秦彦一番,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就一个小小的保安,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听到这句话,范溢眉头一蹙,脸上也浮起一抹不悦之色。这句话,分明也把自己骂了。

    秦彦的表情却十分的淡然,“你是胡彪吧?堂堂的鼎盛集团董事长竟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的确有些让人大失所望。”

    “胡彪?”范溢不由一震,这可是江湖上传闻响当当的人物啊。

    胡彪二十岁的时候便独自闯荡鹏城,短短的三年之间便迅速的崛起,成为鹏城赫赫有名的黑道枭雄。之后,他便洗白,成立鼎盛集团,很快的成为鹏城有名的企业家,成功商人。而他,在江湖上的影响力却没有丝毫的减退。

    陆涛之流,在胡彪的面前简直不堪一提。

    “胡彪,胡彪,他不是胡珂的父亲吗?”范溢大惊失色。

    看来,真是来者不善。

    胡彪微微一愣,“你认识我?那就更好办了。你应该知道我是胡珂她老子。”

    “知道。看来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啊。”秦彦淡淡的说道。

    胡彪眉头紧蹙,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跟他说这样的话,更何况还是一个小小的保安?这简直就是一种羞辱。胡彪的眉毛微微一挑,身旁的那名保镖会意,踏步上前,一拳狠狠的朝秦彦砸了过去。动作快如闪电,出手间,隐隐夹杂着霍霍风声,很显然是一个练家子,而且,身手了得。

    秦彦冷哼一声,一拳迎了上去。

    “砰”!

    保镖身子一个踉跄,摇摇晃晃的后退两步,大惊失色。

    能做胡彪的贴身保镖,他的功夫自然不弱,江湖上也难得敌手。可现在,刚一交手就落败,这不得不让他感觉到秦彦的强大。

    没有任何的犹豫,秦彦再次的栖身而上,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二人你来我往,眨眼间交手过百招。

    倒并非秦彦不能快速的将他拿下,而是他不愿意在范溢的面前太过表露自己的实力。眼看着也差不多了,秦彦大喝一声,招式陡变,一拳狠狠的砸在保镖的胸口。顿时,保镖一声惨叫,“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重重的摔倒在地。

    胡彪的眉头深锁,惊愕的看了秦彦一眼,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他并没有因为秦彦的强大而感觉倒恐惧,毕竟也算是位枭雄,这点气魄还是有的。

    “好啊,想不到你小子倒是有点能耐。不过……,你知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胡彪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知道,胡彪的大名在江湖上声名赫赫,白手起家,短短的三年便成为鹏城道上有名的枭雄,势力庞大。可那又如何?”

    “你既然知道那你也应该清楚,如果我想要你的命,会有无数的人替我解决你,你打的过一个,能打的过两个三个?你躲得了一次,能躲得了两次三次?”胡彪轻蔑的笑了一声。

    若非是因为这小子想要攀龙附凤,勾搭自己的女儿,胡彪倒是觉得这小子是个可用之才。有着很好的身手,面对自己的时候竟然也没有一丝的畏惧,也有足够的魄力和胆识。

    “你有那么多人又如何?现在我就站在你面前,如果我要你的命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有再多的人也抵挡不住。你说呢?”秦彦微微一笑,显得自信而从容。

    胡彪不由的浑身一震,神情震惊。的确,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己哪怕拥有千军万马也无济于事。微微的顿了顿,胡彪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我不信你敢动我,如果我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也好,你的家人也好,你的朋友也好,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你不用拿这个来威胁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就是个小小的保安而已,可你胡大老板可不同,身份珍贵,命多宝贵啊?用我的命换你的命,我并不觉得吃亏。更何况,我不觉得我杀了你你的人能奈我何。”秦彦嘴角微微上扬,始终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人畜无害的笑容。

    这份淡定,这份从容,这份冷静,让胡彪暗暗的吃惊不已。他,简直太像年轻时的自己。这小子,一旦遇到合适的机会,将来必然会一飞冲天。胡彪的心里倒是忍不住升起一股惜才之心。

    忽然,一股浓烈的杀气扑面而来,宛如纵横交错的刀网,让人无处可躲。

    秦彦不由的大吃一惊,连忙的转头看去。只见,劳斯莱斯的后座车门打开,一名老者缓缓的走了出来,浑身上下仿佛被一层浓浓的杀气包裹着。矮小、瘦削,可当他出现的那一瞬间,仿佛胡彪也黯然失色。

    高手,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胡彪的身边竟然有这样的高手,这老者的功夫很显然比刚才那个保镖要强上太多,单单就是这份气势,那也是那名保镖所无法媲美的。

    “甄老!”

    胡彪微微的弯腰行礼,可见老者的地位尊贵。

    “嗯。”老者微微点头,目光缓缓的从秦彦身上扫过。一双小小的眼睛中迸射出的却是宛如刀子一般的杀气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