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接近也不行,拒绝也不行,如此奇怪的理论倒是让秦彦感到十分的无语。

    轻蔑的笑了一声,秦彦说道:“胡总,我敬你是位长辈,称呼你一声胡总。你不要以为全天下的人都想要攀附你的权势金钱,在我看来,那些都只是镜花水月的东西而已,于人生而言并不是十分的重要。如果你真有本事,希望你把更多地时间和精力花费在你女儿的身上,而非是来找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人逞你的威风,你也逞不了威风。就这样,恕不奉陪!”

    话音落去,秦彦转身进了保安室。

    真要是说起来,秦彦的辈分在江湖上是很高的。他是墨离的亲传弟子,而墨离在江湖上的辈分很高,就像当初,阎郗玮称呼他一声老弟,那也一点也不为过,更何况是胡彪?

    面对秦彦如此的漠视,胡彪感觉仿佛被人在脸上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似得,气愤不已。可是,碍于胡珂在旁边,他也不好发怒。他清楚自己女儿的脾气,倔强,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偏袒他。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你以前没有管过我,整天心里只有你的那些兄弟,我和妈妈在你的眼里都不过是附属品而已。现在你来管我?你凭什么管我?我告诉你,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胡珂说完,转身跑了进去,梨花带雨。

    “珂珂!”胡彪叫着,然而,胡珂却是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丝毫也不搭理他。

    “哎……!”胡彪默默的叹了口气,“这丫头,简直越来越不像话,越来越不成体统,都是我给惯坏了。”

    转头看了看甄艺,胡彪说道:“甄老,走吧!”

    说完,举步朝车子的方向走去。

    瞥了一眼矗立一旁的保镖,冷冷的哼了一声,“没用的东西!”

    保镖哪里敢言语,垂着头,一声不吭,脸色尴尬而又愧疚!身为胡彪的保镖,却被一个小小的保安打的落花流水,若非甄艺出手挽回颜面的话,胡彪这次可算是丢脸丢到家里,势必会成为江湖上的一个笑话。

    进了车内,胡彪挥了挥手,示意司机开车。然而转头看向甄艺,问道:“甄老,你怎么看?”

    “这小子的功夫不简单,依我看,你应该还没有尽全力。”甄艺紧蹙着眉头,说道。

    胡彪不由一怔,惊愕的说道:“你是说这小子刚才面对你的进攻还没有尽全力?”

    “应该是。这小子绝对不简单,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屈就在一个小小的鹏城大学做一名保安呢?而且,刚才我跟他交手的时候,就感觉他的功夫很奇怪,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像是江湖上一位辈分极高的名宿。”甄艺说道。

    “是谁?”胡彪问道。

    “天门的门主,墨离。”甄艺说道。

    顿了顿,甄艺又接着说道:“不过,应该不可能。天门的规矩,门主的功夫只传给下一任的接班人,绝对不会外传。若他跟墨离有关系的话,按他的年纪应该已经继承天门的门主之位,又怎么会在这里做一名保安呢?我想,应该只是巧合,他的功夫只是类似于墨离的无名真气罢了。”

    “墨离?天门门主?”胡彪微微愣了愣,问道,“甄老得功夫跟墨离相比如何?”

    “我?哼,完全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在他的面前,我就像是一个随时可以被捏死的蚂蚁,而他,则是一头大象。”甄艺简单的打了一个比方,这也更加的凸显出墨离的厉害。

    胡彪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实力能够如此的碾压甄艺,那对方的修为该达到什么程度?

    “这么说,这小子的身份应该也不简单啊。”胡彪紧蹙着眉头,说道。

    “可能是没落家族的家传武学吧。如今的社会,不同以往,不是有功夫就能成功的。不过,这小子的确是个可用之才,若是能够拉过来的话,将来必然能成为你手下一名悍将。只是,此子太傲,恐怕尚且需要花费时间,没有那么容易收服他。”甄艺说道。

    “刚才看到他的功夫,我也的确想过收为己用。只不过,他跟珂珂之间……?我总觉得这小子心机城府很深,只怕不是那么容易可以降服的人,一个不慎,甚至有可能会养虎为患。”胡彪在江湖上打拼多年,也算是一代枭雄,自信自己的眼光不会错。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那你打算怎么办?”甄艺问道。

    “先就这样吧,看看再说。如果他能归顺我那自然最好,即使他不能为我所用,也绝对不能为敌所用。如果他投靠敌方的话,那我只有除掉他。”胡彪的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说道,“希望他跟珂珂之间真的没有什么,珂珂可不能嫁给这种人。”

    “我倒是觉得这小子比赵家那个孩子要好。”甄艺说道。

    “这我也清楚。只是,咱们如果能跟赵家联姻的话,咱们的集团也会越做越大,将来也会少很多的麻烦。”胡彪默默的叹了口气,这江湖上的很多事情,也不是他能够左右的。站的越高,反而越是要小心谨慎,生怕自己摔了下来,那也将会摔的粉身碎骨。

    顿了顿,胡彪又接着说道:“听说祁家那小子正在追求珂珂是不是?祁家现在生意上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估计也是想通过联姻借助我们的势力来帮他们吧?哼,真是异想天开。若不是看在祁紫山的面子,我非狠狠的教训那小子一顿不可。”

    “年轻人的事情还是任由他们年轻人自己去吧,你越是这样管,珂珂也就越恨你。这么多年了,你们之间的关系始终都不能缓和,这就是个问题啊。”甄艺默默的叹了口气。

    “哎,我也想,可每次我想跟她好好说话,都被她给怼了回去。你也知道,她一直把她妈妈的死怪罪在我的身上,我能有什么办法?说句实在话,当初也的确是我对不起她们母女。”胡彪的脸上浮起一丝愧疚之色。

    枭雄之辈,也有其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