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鹏城!

    第一人民医院!

    加护病房内,伏文东戴着氧气罩,躺在病床上,依旧昏迷着。

    昨晚秦彦出手可是一点也不轻,如果不是阮世天拦着的话,昨晚伏文东就已经横尸在宾馆内了。

    看着自己儿子浑身插满管子的模样,伏沛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他就这么一个独子,将来整个伏羲集团还要交给他,如今,却被人打成这样,能不能复原还是个未知数。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鹏城,他伏沛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黑白两道谁不卖他三分薄面?竟然有人敢把他的儿子打成这样,那等于是在打他的脸。

    转头看了看一旁的赵志龙,伏沛冷声的问道:“志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做的?”

    赵志龙讪讪的笑了笑,说道:“伏叔叔,这件事情一言难尽,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医生说了,文东复原的可能性很大,你也先不要恼,有什么事情慢慢再说。”

    “说?还说什么说?我儿子被人打成这样,我还能不恼?还有什么可说的?告诉我,是谁做的?”伏沛说道。

    “其实,事情是这样。昨晚是珂珂的生日……”

    “胡家那小姑娘?”伏沛问道。

    “是的。我们都去参加了珂珂的生日宴会,当时文东就在一个女生的酒里下了药,然后把她带到酒店……”

    “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我只想知道是谁把我儿子打成这样。”伏沛眉头微蹙,打断了赵志龙的话。

    知子莫若父!伏文东是个什么样的人,伏沛又岂会不清楚?只是,这些事情对他而言根本无关紧要。谁没年少轻狂的时候?再说,在他看来,那些女人能被自己的儿子玩,那也是她们的荣幸。

    年轻的时候,伏沛也是位情场老手,就算是现在,伏沛也一样有不少的情人。

    “是我们学校的保安,叫秦彦。当时,他看到……”

    “保安?”伏沛再一次打断了赵志龙的话语,冷冷的哼了一声,“一个小小的保安也有这样的能耐?”

    伏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可是从小就拜过名师学艺,又拿过全国大学生自由搏击大赛的冠军,一般人可不是他的对手。

    伏沛是个很强势的人,从他三番五次的打断赵志龙的话就可以看得出来。

    “他的功夫很厉害,当时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阻止的话,恐怕文东现在已经……。伏叔叔,这件事情文东也有错,我觉得……”

    “文东是有他的问题,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该把他打成这样吧?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好了,没你的事情了,你走吧,这件事情我会处理。”伏沛冷声的说道。

    赵志龙讪讪的笑了笑,告了声辞,转身离去。

    面对伏沛的强势,赵志龙心里也是十分的不屑,十分的厌恶。只不过,也不好当面的说什么,毕竟,伏沛跟他的父亲也算是老相识。

    看到赵志龙离去之后,伏沛出了病房,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给我查一个人,鹏城大学的保安,秦彦。”说完,伏沛挂断了电话。

    眼神中迸射出阵阵的寒意,伏沛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简直狂妄至极,连我伏沛的儿子也敢动,如果不做了你,那我伏沛还有什么脸面?”

    随即,伏沛回到病房内,看着床上躺着的昏迷的伏文东,冷声的说道:“文东,你放心,爸一定给你报这个仇,一定会让伤害你的人比你还要痛苦一万倍,让他知道伤害你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只可惜,伏文东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无法表示,仿佛是一个死人。

    他若是知道自己昨晚的举动会给自己带来如此严重的伤害,恐怕他根本不会选择那么做吧?这也怨不得他,因为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把秦彦当成什么了不起的对手,认为他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而已。而他呢?可是堂堂伏羲集团的太子爷,谁敢动他?

    出了医院,伏沛坐上车,看了看司机一眼,问道:“我交代的事情你让人去查了没有?”

    “已经让人再查了,伏总。”司机回答道。

    微微点了点头,伏沛说道:“先回公司吧。”

    “是!”司机应了一声,连忙的发动车子,朝伏羲集团驶去。

    从秦彦决意阻止杜蕊跟伏文东在一起,他就知道伏文东不会跟他罢休,也深知,如果自己伤害伏文东,伏沛不会轻饶了自己。

    然而,这些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无足轻重。

    他,堂堂天门的门主,岂会惧怕一个小小的伏羲集团?岂会惧怕伏沛?

    只要他一声令下,便可以随时让伏羲集团破产,便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伏沛。

    因此,昨晚他也根本没有把阮世天和赵志龙的话放在心上,根本没有想过要靠他们来帮助自己解决伏家的问题。

    求人,不如求己!

    若没有那金刚钻,也不会揽那瓷器活。

    “师父!”

    阮世天急冲冲的来到门口,走到坐在门口抽烟的秦彦身边。

    “有事?”秦彦转头瞥了他一眼。

    “师父,你忘了?我昨天不是跟你说我爸想约你见面吗?就今晚,饭店我都已经定好了,你有时间吗?”阮世天问道。

    “今晚?”秦彦愣了一下。

    “怎么?您有事?”阮世天问道。

    “约好了学校的其他保安晚上一起吃饭。”秦彦说道。

    “这样啊?那好吧,我一会给我爸打个电话,把饭局推迟。”阮世天说道。

    犹豫片刻,秦彦说道:“算了,一会我先去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先过去,等我和你爸吃过再去也不迟。”

    “好。”阮世天兴奋的说道,“正好,也跟我爸说说伏文东的事,让他帮忙在伏沛的面前说几句,看看能不能帮忙调解一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得伏沛心有不甘,背地里使什么手段。”

    “嗯。”秦彦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一点也不着急这件事。

    “那放学后我找你一起。”阮世天跟秦彦道了声别,快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