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虽然苏若雪长期住在学校的职工宿舍,不过,也在鹏城有自己的房子。平时很少去住,最多也就是周末的时候去呆一会,因为有请临时工定时打扫,所以,屋内倒是很干净整洁。

    房子是别墅,欧式建筑风格,装修也是十分的奢华。本来,身为岭南苏家的大小姐,这些也都算不了什么。

    “你们等一下,我去拿!”苏若雪说了一声,举步上楼。

    “老大,岭南苏家是什么?很牛?”看到苏若雪离开,段弘毅小声的问道。

    “当然,他们在这边拥有着很强大的势力,在政商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至于具体的,到时候你问她就知道了,我也不好说太多。”秦彦淡淡的说道。

    “嘶……”段弘毅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根本就不曾想到苏若雪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家世。

    “怎么?害怕了?”秦彦打趣的笑了笑,说道,“该不会是想打退堂鼓了吧?”

    “我只是没想到她的家世这么猛,以为她就只是个老师而已。”段弘毅讪讪的笑了笑,想起她的家世那么猛,心里有些微微的发怵。要是她父母知道自己以前是什么德行,能答应他们在一起?

    “我觉得这丫头很好,你不用担心什么。你以前那个德行她都愿意接受你,你还有什么可怕的?”秦彦劝道。

    “那倒是。”段弘毅点了点头,接着问道:“婉儿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没有。我也奇怪呢,按理说你妈妈应该跟她说了才是,她也应该会打电话问我啊。可是,这两天一点消息也没有。这样也好,她问起来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这件事情太过复杂麻烦,我不想把她也牵扯进来。”秦彦说道。

    说话间,苏若雪从楼上走了下来,手里捧着一个长形的木盒。木盒看上去有些年代,上面雕刻的花纹很精致,应该是大师的手臂。就单单是这个木盒,如果拿出去的话,估摸着也能卖不少钱吧。

    “雷旭的东西就在这,我也没有打开过,也不知道是什么。”苏若雪将木盒递了过去。

    秦彦小心翼翼的接过,将木盒放在茶几上,然后打开。只觉一道森冷的杀气迎面而来,让人不寒而栗。

    段弘毅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目光紧紧的注射着木盒内的东西,“果然是件宝贝啊。”

    “血琥珀,不错,就是它了。”秦彦兴奋的说道。

    “血琥珀?这就是传说中的十大魔刀之一?”苏若雪问道。

    “嗯。”秦彦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血琥珀是世界十大魔刀之首,由一名被称为‘黑火焰’的美艳毒妇道格拉希男爵夫人花重金所铸,刀的造型很像一把中世纪时期的贵族手枪,目的是为了杀死她不忠的丈夫。血琥珀带有魔性,面对不忠的男人,只要将这把刀放在他的枕下,男人就会在睡梦中死去,且毫无痕迹。果然,刀铸成不久,男爵就神秘暴毙了。一千多年来,血琥珀在欧洲贵族圈里数易其主,据说它饱尝了不忠男人的鲜血,但谁也没有真正见过它的样子。”

    “嘶……”段弘毅倒吸一口冷气,暗暗地想,这么猛?目光不由的转向苏若雪,恰好后者的目光也看了过来,仿佛再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外面沾花惹草。段弘毅连忙的讪讪的笑着,扭过头去。

    “刀我留下带走,盒子你留着吧,这也算是雷旭的遗物。”秦彦一边说一边将血琥珀塞进怀里。

    “你把这把刀带在身边不也很危险吗?”苏若雪问道。

    “放心吧,我会找一个隐秘的地方妥善的藏起来。就算天谴的人找上我,也休想能够得到这把刀。只要他们得不到血琥珀,就一定不会杀我。哪怕他们不顾一切的置我于死地,没有了血琥珀,他们的阴谋也会破碎。”秦彦说道。

    “总之,你小心就好。”苏若雪微微点了点头。

    “好了,我也该走了。你也尽早回岭南去吧,这对你的安全有利。”秦彦起身站了起来就欲离开。

    忽然,秦彦眉头一蹙,“有人!”

    苏若雪和段弘毅一愣,慌忙的朝窗口看去。外面漆黑一片,根本什么也看不清楚。正在疑惑间,隐约看见几个黑影在晃动。

    “你们别动,我出去看看,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出来。还有,如果情况不对,你们找机会走。”说完,秦彦一个纵身跃了出去。人在空中的时候,按下了电灯的开关,熄灭了屋内的灯,以免给外面的人制造很清楚的目标。

    秦彦匍匐在草坪上,宛如一只随时暴动的黑豹,悄无声息,却充满了攻击力。目光环视着四周一眼,确认对方的人数,都是一些身着迷彩手持枪械的外籍人。

    “猎鹰?”秦彦眉头微微蹙了蹙。

    不是天谴的人,那就容易对付的多了。

    只是,像猎鹰这样的雇佣军团,在这样有备而来的行动之下,肯定安排有狙击手。

    对方的目标应该是苏若雪吧?

    目光四处眺望了一眼,昏暗的夜色下,根本找不到狙击手的位置。

    猎鹰的人慢慢的靠近别墅的门口,小心翼翼。屋内的灯忽然熄灭,显然也让他们感觉到了危险,而且,前两次的行动都是铩羽而归,也让他们不得不更加的小心。

    就在他们要破门而入的时候,秦彦忽然间窜了出去,宛如一只发现猎物的花豹,骤然间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尚未等他们来得及反应,手中的血琥珀“唰唰唰”的划破了三人的咽喉,紧跟着一脚狠狠的踹在另一个人的胸口。

    强大的力道,直接将对方整个人踹的飞了出去,胸口完全的凹陷进去,连一声叫声都来不及,便倒地毙命。

    就在这时!

    “砰”的一声,一颗子弹飞速的射来。

    秦彦矮身避过,子弹打在了墙壁之上。

    狙击手,果然有狙击手。

    秦彦顺着子弹的方向看了过去,嘴角勾起一抹森冷的笑容,借助着夜色的掩护飞速的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