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赵、伏、阮、祁,可谓是鹏城有名的四大家族,在生意上也有很多的往来,不过,也少不了很多的明争暗斗。

    四大家族之中,以赵家为首。赵家的势力绝对的凌驾于其他三家之上,是以,一旦四家发生什么大的冲突,基本上只要赵淮山出面调解,大家都多少会卖三分颜面。

    不过,高处不胜寒。赵淮山也很清楚,他们都想要取而代之,所以,也一直都在均衡三家的力量,以达到互相牵制的作用。而这三家之中,以伏沛的野心最大。伏沛暗地里做的那些勾当,赵淮山十分的清楚,这些年也搜集了伏沛不少的罪证。因而,赵淮山倒是一点也不惧怕伏沛,如果伏沛敢耍花样,只要他将伏沛的那些罪证交出去,那伏家便会倒台。

    至于祁家,赵淮山也不是太过在意。祁家的生意近年来处处亏损,负债累累,只不过是表面风光而已。

    让赵淮山最为惧怕的,反倒是温文尔雅的阮江。阮江虽然不会任何的功夫,可是,手下的高手如云。而且,为人仗义,很多人都是心甘情愿的替他卖命。

    在听赵志龙说到秦彦时,赵淮山也起了拉拢之意。这样的人才,如果投靠阮江,他日必成自己的敌人。所以,毫不犹豫的出面,约伏沛见面,试图调解他跟秦彦之间的矛盾。

    同一时间接到赵淮山和阮江的邀约,伏沛也十分的诧异。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们应该是别有所图吧?伏沛犹豫再三之后,将赵淮山和阮江同时约到了茶楼。

    四家的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伏沛这么做,也是为了让赵淮山和阮江互相牵制。

    表面上还是寒暄着,说说笑笑,谈论着生意上的事情。赵淮山和阮江似乎也都很有默契似得,谁也没有提及这次约伏沛的目的,让伏沛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后脑,搞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耍些什么花样。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

    随即,阮世天推门走了进来,紧跟在他身后的不是秦彦是谁?

    “爸,赵伯伯,伏伯伯。”阮世天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

    “嗯。”阮江微微点了点头,“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去外面吧。”

    “是。”阮世天应了一声,退出门外。这样的场合,的确没有他留下的份。

    “秦兄弟,来,坐!”阮江客气的起身拉开椅子,让秦彦在自己的身旁坐下。“我给大家介绍,这位秦彦秦兄弟是犬子的师父。”

    “秦彦?”伏沛一愣,脸上顿时堆起一阵怒火。这个就是打伤自己儿子的仇人?伏沛的眼神不停的从他身上扫过,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一样。只是,他怎么会在这里?伏沛眉头微蹙,心中大概了然。

    “原来是秦兄弟,犬子可是不止一次的在我耳边提起你的大名。幸会幸会!”赵淮山呵呵的笑着,起身和秦彦握手。他毫不犹豫的跟着阮江一起称呼秦彦为秦兄弟,显然是想拉近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位是山河集团的董事长赵淮山赵先生。”阮江介绍道。

    “赵总!”秦彦微微点头。

    “哼!”伏沛冷冷的哼了一声,眼神里迸射出阵阵杀意。

    “这位是伏羲集团的董事长伏沛伏先生。”阮江看了看伏沛接着说道。

    其实他不说,秦彦也知道。伏文东跟伏沛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很像。而且,那眼中那么浓厚的杀意,秦彦岂会不知?从他进门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谁是谁了。

    “伏总……”

    “阮江,你什么也不用说,我知道你约我来的意思。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不可能。这小子打伤文东,害得他至今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是死是活尚且不知。我伏沛如果不杀了他的话,那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阮江刚一开口,便被伏沛毫不犹豫的打断。

    阮江微微一愣,微微一笑,说道:“伏总,得饶人处且饶人。更何况,这件事情本就是文东不对,秦兄弟虽然出手有些过重,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之下,任凭谁也无法控制。试问,如果是伏总的女人被别人占便宜,你能忍住?”

    “别跟我说这些,总之,他打伤我儿子,就一定要血债血偿。阮江,你凭什么袒护他?难道你想坏了我们两家的关系?”伏沛质问道。

    “刚刚我已经说过,秦兄弟是犬子的师父,伏总也是我多年的朋友,我也不希望你们两个因为这件事情而大动干戈,弄得两败俱伤。所以,我出来做个和事佬,希望伏总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阮江的语气不卑不亢。

    “大事化小?哼,如果你的儿子被人打成那样,你又当如何?”伏沛愤愤的说道,“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好谈的,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眉头微微一蹙,阮江说道:“文东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们也很难过,可是,事情已经发生,就算你杀了秦兄弟又能如何?况且,我也去医院问过,文东的伤势虽然重,却也没有性命之忧,休息一段时间便可复原。如果这件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这样,伏总,我在这里代秦兄弟给你赔个不是,文东治疗所需要的所有费用由我承担。”

    阮江边说边起身作揖赔罪。

    然而,伏沛却并不领这个情。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你以为这件事情是用钱可以解决的?行,那我拿出一千万出来,让你不要插手这件事情,行不行?”

    “你……,你这分明就是强词夺理。”阮江一愣,也不由得怒了起来。

    “你想护他是吧?也行,你儿子不是在外面嘛,让他进来,我也让他跟我儿子一样躺在医院里,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你行吗?”伏沛咄咄逼人,势不相让。

    秦彦淡定的坐着,默默的抽着烟,仿佛没有听见他们的谈话似得,对这件事情似乎一点也不关心。

    一旁的赵淮山也是一样,一句话也没有说,根本不像是来帮忙调解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