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自从端木文皓的事情发生之后,秦彦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的对人毫无防备。虽然秦彦并没有跟范溢说过具体的情况,也没有透露过自己的身份,但是,既然做朋友,秦彦还是对他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

    可结果,让秦彦很失望。

    范溢没有当过兵,他所说的部队也根本就没有他这个人。包括他的家乡,他的出身来历等等,都是假的。

    这显然说明他刻意的接近自己是有着其他的目的,或者说,范溢根本就是知晓自己的身份。说不定,他就是天谴的人。

    秦彦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可是,却也由不得他不相信。

    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秦彦一路尾随范溢到了一个偏僻的公园。范溢显然是没有发觉,根本不知道秦彦在跟踪他,不过,下车后还是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了一会,这才朝公园内走去。他的举动,更加让秦彦肯定自己的猜测。

    映入秦彦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秦彦不由浑身一震,果然,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怎么样?查出线索了吗?”赫连彦光问道。

    “回禀使者,这些时日我一直紧盯着苏若雪,可是,却没有任何的线索。我想,魔刀是不是根本就不在她哪里?”范溢说道。

    “不在她那?不可能,首领的消息怎么会有误?”赫连彦光愣了愣,“你有没有查清楚?是不是有什么遗漏?”

    “她的宿舍包括她家,我都仔细的搜查过,都没有任何的发现。”范溢说道,“是不是她前男友根本就没有把血琥珀交给她?要不……,我们直接抓了她,然后严刑逼问。”

    “胡闹,她的身份你不清楚吗?她是岭南苏家的大小姐,如果我们直接对她动手的话就等于是在挑衅苏家,暂时首领的意思是不想招惹过多的敌人。我看不是血琥珀不在她的手里,而是你无能。苏若雪现在人呢?”赫连彦光叱道。

    范溢畏畏缩缩的笑了一下,说道:“这几天都没有见到她,我也问过学校的人,好像她已经辞职回去了。可是,我调查过,传闻她已经死了,被猎鹰的人所杀。”

    “猎鹰?他们是为了报仇?”赫连彦光微微一愣,“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血琥珀应该已经落入秦彦的手中。”

    秦彦不由暗暗一惊,看来苏若雪假死的事情能瞒得过所有人,也蛮不过赫连彦光。因为他太清楚自己的作风,既然他知道自己在鹏城,必然知晓这一切都是自己设下的局。

    “秦彦知不知道你的身份?”赫连彦光问道。

    “应该不知道。”范溢说道。

    “既然血琥珀已经到手,为什么他还不离开呢?”赫连彦光眉头微微一蹙,陷入一阵沉思。

    顿了顿,赫连彦光问道:“他跟什么人走的最近?”

    “一个叫杜蕊的女孩,还有一个叫阮世天,是江山集团的太子爷。他们都跟秦彦的关系很近。”范溢回答道。

    “杜蕊,阮世天。”赫连彦光微微点了点头,说道,“看来其他的魔刀或许就在他们之中某个人的身上,否则,他没有理由还留在这里。”

    “应该不会是杜蕊吧,那只是个普通人家的丫头,怎么可能会有魔刀呢?他们应该是情侣。我估计很大的可能魔刀很可能会在阮江手里,他是阮世天的父亲,秦彦接近阮世天也许就是为了从阮江手里夺走魔刀。阮江是江湖出身,可能性更大。”范溢分析道。

    “不管是谁也好,都不能轻易的下判断。这样,他们的底细我会查清楚,你回去继续盯紧他,有什么消息随时跟我联络。还有,想办法套出他将血琥珀藏在什么地方。你清楚首领的脾气,你已经犯了一次错,如果还不能魔刀的话,到时候可别怪我不留情面。”赫连彦光冷声的说道。

    “是是,我明白,我明白。”范溢连连的点头。

    “还有,你最好小心一点,秦彦很聪明,别让他发现你是天谴的人,知道吗?”赫连彦光嘱咐道。

    “使者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范溢重重的点头。

    “那就好。好了,你回去吧。”赫连彦光挥了挥手。

    “是!”范溢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因为担心被赫连彦光察觉,秦彦一直待在很远的距离偷偷的观察着,因而,根本听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不过,眼下可以确认的是范溢是天谴的人,赫连彦光也到了鹏城。目的,不言而喻,自然是为了魔刀。

    看到范溢离开之后,秦彦很想过去会一会赫连彦光,劝他回头是岸。可是,想法只是一闪而过,便很快的放弃。

    如果赫连彦光不听自己的劝阻呢?那岂不是等于告诉他自己知道他到了鹏城?如今,自己掌握着主动,是他们不知道自己知道他们到了鹏城,那么,自己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抢先一步拿到魔刀。

    只有这样,方可破坏天谴搜集魔刀的计划。

    只是,想起赫连彦光越走越远,越陷越深,秦彦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曾经,是那么要好的兄弟,可如今,却成了敌人。有一天,还会兵刃相见。

    赫连彦光的目光忽然往秦彦藏身的地方瞥了一眼,足足的盯了有一分钟。秦彦不由一震,难道他发现了?

    一分钟之后,赫连彦光收回自己的目光,转身离开。

    秦彦也没有多做停留,离开公园后驱车赶回学校。

    没有多久,范溢也回来了。

    “不是去见你朋友吗?怎么这么快?”秦彦假作什么也不知,问道。

    “他马上要赶飞机,所以,只是随便的见面聊了几句。等下次他来鹏城的时候再好好的招待他吧。”范溢随口的撒了个谎。

    顿了顿,范溢岔开话题问道:“跟你那个校花女朋友现在怎么样?有没有……?”

    “想什么呢?我说了,她不是我女朋友,我们只是普通朋友。”秦彦淡淡的说道。

    “信你才怪呢。”范溢撇了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