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不知道范溢身份的时候,秦彦真心觉得他是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热心、正义。可没想到,这一切也都是伪装。人心难测,真的一点也不假。若非秦彦多留一个心眼,恐怕就要被范溢给骗了。

    如今,看到范溢这副模样,秦彦就觉得恶心,可也不得不跟他继续的虚与委蛇。

    秦彦心里,也在暗暗的琢磨着,应该如何的去转移他们的视线。如果他们不知道魔刀在杜蕊的身上,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转移他们的视线,让他们将目标盯到别人的身上。

    “晚上我有点事情要出去,如果有人找我的话,就告诉她我不在,等我回来再去找她。”秦彦坐下,说道。

    “什么事情啊?看你眉头紧锁,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范溢问道。

    “的确是有点麻烦。”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抽出一根香烟点燃,狠狠的吸了几口。

    “到底什么事情啊?说说呗,看看我能不能帮什么忙。”范溢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

    “哎!”秦彦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伏沛你知道吧?”

    “知道。伏羲集团的董事长,伏文东的父亲嘛。”范溢说道。

    “前些日子我打伤了伏文东,伏沛要找我算账,约了今晚解决。”秦彦说道,“你在鹏城这么久,应该清楚伏沛的身份。他是黑道出身,手底下肯定有不少的高手,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应付。如果应付不了,恐怕这条小命就保不住了。”

    “怎么会这样?你无端端的去招惹伏沛做什么啊?你不知道伏文东是伏沛的儿子吗?你打伤伏文东,伏沛能饶得了你?”范溢愣了愣,问道。

    “范溢,我拿你当我的朋友我才跟你说的。很多事情我不能透露的太多,这也是为了你好,我只能告诉你伏沛手里有我想要的东西。我本想从伏文东下手,逼伏沛就范,怎么知道把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地步。”秦彦苦着脸说道。

    “什么东西?”范溢有点激动的问道。

    “这个不能告诉你。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不想你也被牵扯进来。”秦彦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范溢连连的点头,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秦彦想要得到的东西,那能是什么?只有魔刀。难道其他的魔刀在伏沛那里?想想,这也并不是不可能,伏沛也算是江湖人,魔刀在他手里倒也正常。

    “我晚上陪你一起去吧,如果真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也可以帮你。”顿了顿,范溢说道。

    “不用了。如果真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过去也只是白白送死。放心吧,我自己想办法解决。”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范溢也不是真的想陪秦彦一起过去。只不过,秦彦话语里的意思分明就是透露魔刀就在伏沛的手里,他想去看一看是否属实。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尽快的将消息传达给赫连彦光,让他去调查。

    看到范溢的表情,秦彦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一闪而逝。

    午饭时,杜蕊没有像往日一样送来爱心午餐。

    秦彦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的感觉,知道杜蕊还在生气,却也无可奈何。赫连彦光不是那么容易欺骗的人,骗得了他一时,骗不了他一世。迟早,赫连彦光还是会知道魔刀真正的下落是在杜蕊的手里,如果自己不能在这之前拿到魔刀,不但杜蕊会有危险,甚至,魔刀也可能会落入天谴的手中。

    吃过晚饭,秦彦回宿舍换好衣服。

    天色已经暗去,段婉儿也准时到了学校的门口。

    上了车,直奔决斗的地点而去。

    决斗的地点,在郊区的一座废弃的厂房,下午的时候阮江便已经将地点发到秦彦的微信。那里荒无人烟,最适合决斗不过。

    当秦彦赶到的时候,人已经到齐。

    赵淮山、阮江、伏沛,还有牧容、阮世天。在伏沛的身旁站着一位老者,应该就是危文德。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手下,包括邓安在内。而赵淮山的身边却一个人也没有带,倒是颇有几分的霸气。

    然而,秦彦却分明的感觉到在黑暗中有几道强烈的杀气,如果不是伏沛安排的人,应该就是赵淮山的手下无疑。

    也是,这样的场合,谁也不知道最后会不会有人忽然的耍花样,万一伤到自己就不好了。赵淮山怎么可能不做一点防备呢?

    “师父!”看到秦彦,阮世天慌忙的迎了上来。

    “你怎么也过来了?”秦彦愣了一下。

    “我不放心,所以,还是决定过来看看。”阮世天尴尬的笑了一下,生怕秦彦责备他。

    “算了,来都来了,一会如果有事的话小心一点。”秦彦嘱咐道。

    “嗯。”阮世天重重点了点头,转头看了一眼秦彦身旁的段婉儿,诧异的问道:“师父,她是……?”

    “师父?你收的徒弟?”段婉儿看了看秦彦,问道。

    “嗯。”秦彦微微点头。

    “我是你师娘。”段婉儿大方的说道。

    “师娘?”阮世天愣了愣,秦彦不是跟杜蕊在一起吗?怎么忽然又冒出一个师娘?看秦彦没有反驳的意思,阮世天慌忙的叫道:“师娘!”

    “乖。”段婉儿促狭的笑了一下,弄得阮世天尴尬不已。

    走到众人的面前,秦彦冲赵淮山微微的点头示意,随即看向阮江,说道:“麻烦你了,阮总。”

    “自家人,就不用那么客气了。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牧容牧老,也是我的恩人。”阮江介绍道。

    秦彦看了他一眼,显然明白阮江的用意,估计是怕自己出现什么意外,所以请了一位高手过来吧?“牧老!”秦彦态度谦恭。

    牧容上下的打量了秦彦一眼,“你就是秦彦?很不错的年轻人。一会你小心一些,那老家伙阴毒的很。”

    “谢谢牧老提醒。”秦彦说道。

    “站在伏沛身旁的,就是危文德,是伏沛手下最厉害的高手。你千万要小心。”阮江再次的嘱咐。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