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以秦彦的修为,范溢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在秦彦连番的攻势之下,范溢被逼得步步后退,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砰砰砰”。

    接连几拳,狠狠的砸在范溢的胸口。秦彦紧跟而上,身形一转,到了范溢的身后,一手掐住他的咽喉。

    “说,赫连彦光在哪里?”秦彦冷声的问道。

    就算蝮蛇刀落入天谴的手中也没有关系,但是,秦彦不希望杜蕊出事。像她那样善良的女孩已经绝不仅有,不应该死。可是,以天谴做事的风格,秦彦很难想象赫连彦光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对待她。

    “我真的不知道,你杀了我也没有用。”范溢说道。

    秦彦眉头微蹙,冷冷的哼了一声,“既然如此,那我成全你。”

    话音落去,“咔嚓”一声,拧断了范溢的咽喉。

    的确,以范溢在天谴的资历和地位,也根本不可能会知道赫连彦光在哪里。赫连彦光处事谨慎小心,怎会明知自己已经知晓范溢的身份,还会透露他的位置给范溢知晓呢?

    看到范溢躺在地上的尸体,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只见杜蕊的手机定位在一个地方。

    这还是上次胡珂生日那天,秦彦悄悄的在杜蕊手机里安装了gps定位,就是为了防止有意外的事情发生。他不可能时时刻刻的都陪伴在杜蕊的身边,安装一个gps定位,那就可以很准确的掌握到她的位置。

    当即,秦彦没有任何的犹豫,飞奔而去。

    哪怕这是一个圈套,秦彦也没有任何的选择。

    就在秦彦尾随着范溢离开学校的时候,赫连彦光悄悄潜入了杜蕊的宿舍,封住她的穴道,将她悄悄的带出学校。

    秦彦刻意的利用范溢引自己将视线转移到伏沛的身上,毫无疑问,真正藏有蝮蛇刀的人就在他的身边。不是杜蕊,就是阮世天。

    赫连彦光也调查过他们的背景,也知晓了杜蕊真正的身份。所以,几乎可以肯定蝮蛇刀就藏在杜蕊那里。

    “醒了?”赫连彦光看了看醒来的杜蕊,淡淡的说道。

    杜蕊茫然的看了看四周,一片陌生。自己不是在宿舍吗?怎么无端端的出现在这里?看了一眼面前这个陌生的男子,杜蕊惊慌的问道:“你……,你是什么人?你想做什么?”

    赫连彦光淡淡一笑,说道:“你不用紧张,我没有恶意,只是有个问题想问你,希望你如实的回答。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我不会伤害你的。”

    “什……,什么问题?”杜蕊惊恐的问道。

    “蝮蛇刀在哪里?”赫连彦光问道。

    “什……,什么蝮蛇刀?”杜蕊茫然的问道。

    赫连彦光微微一愣,说道:“就是你父亲留给你的那件遗物,在什么地方?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我保证你没事。可是,如果你骗我的话,那有什么后果可就不知道了。”

    杜蕊迅速的在脑海过了一遍,知晓赫连彦光所说的蝮蛇刀应该就是秦彦也想要得到的那件东西。记得秦彦跟自己说过那件东西的重要性,也说过还有其他的人在觊觎那件东西,眼前这个人,恐怕就是其中一个吧?

    “我……,我不知道。”杜蕊撒了个谎。

    虽然杜蕊气愤秦彦欺骗了她,可是,蝮蛇刀那么重要,怎么落入坏人的手中呢?

    “杜小姐这么说的话可有点当我是白痴了哦。没关系,你不说,我相信会有人说的。”赫连彦光淡淡的笑了一声,掏出手机,对着杜蕊拍了一个视频,接着发了出去。

    “我想,你妈妈如果看到这个视频的话,一定会把东西交出来。我也不想伤害你,所以你最好乖乖的配合我。”赫连彦光说道。

    “那是我爸爸留给我的遗物,你们凭什么要抢走?”杜蕊愤愤的说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那件东西对你来说毫无用处,留在你的身边只会让你更危险。我很好奇,秦彦接近你那么久,明知蝮蛇刀在你的手里,为什么至今还没有得手。看来,他是对你动了真情啊。”赫连彦光淡淡的说道。

    杜蕊微微一愣,陷入一阵沉思。

    是啊,如果秦彦真是别有所图,如果真的只是为了那把蝮蛇刀,他完全可以像眼前的人一样逼迫自己交出来。

    可,想起自己错怪了秦彦,杜蕊的心里内疚万分。

    如果自己不是那么冲动,如果自己早早的把蝮蛇刀交给秦彦,岂不是什么事情都没了?

    “他还真的是一个多情种啊,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连这么重要的蝮蛇刀都可以放弃。”赫连彦光默默的叹了口气。

    片刻之后,手机响起。

    赫连彦光接通,听完对面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挂断。

    “我的人刚刚打来电话,他们已经从你妈妈那里拿到了蝮蛇刀。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赫连彦光感叹的说道。

    想起自己的父母,赫连彦光暗暗的叹了口气。

    “你……,你们把我妈妈怎么样了?如果我妈妈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杜蕊愤怒的说道。

    “你放心,你妈妈她没事,我的人没有伤害她。至于你嘛……”赫连彦光说着,顿了顿。

    “你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你还想要怎样?”杜蕊质问道。

    赫连彦光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淡淡的说道:“留着你,自然有你的用处。你说,秦彦是在乎你多一点呢,还是在乎魔刀多一些?”

    “你什么意思?”杜蕊微微一愣。

    “他可以骗过全天下的人,可是,他骗不了我。他以为让苏若雪假死,把事情推到猎鹰的身上就可以瞒天过海吗?那也未免太小瞧我了。我了解他,所以,我很清楚他的做事风格。”赫连彦光喃喃的说道。

    因为这些,杜蕊根本一无所知,他自然不会是对她说。

    杜蕊茫然的看着赫连彦光,面色露出一丝的惊恐,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些什么。

    “来了?”赫连彦光嘴角勾出一抹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