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冯立,作为赵淮山最忠实的手下,也是山河集团的重要负责人。可以说,在山河集团冯立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这也是赵淮山对他的信任,他在山河集团也算是一言九鼎。只要有他一句话,多数的人都会支持。

    赵淮山为人虽然奸诈,可他却善于用人,善于察人,冯立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要说他唯一的失误,那就是看错了自己的儿子赵志龙,最后死在了自己亲生儿子的手中。

    冯立所住的别墅,距离秦彦的别墅不远,开车也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而已。

    “秦彦?”冯立微微一愣,诧异的看了看眼前的男人。

    作为赵淮山的心腹,冯立自然从赵淮山那里知道了秦彦的事情,也清楚赵淮山当初对秦彦的推测。他很好奇,秦彦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难道是想趁着赵淮山死了痛打落水狗?以天门的实力,山河集团恐怕真的很难应付。

    “冯总不请我坐吗?”秦彦微微一笑。

    “哦哦。秦先生,请!”冯立连忙的招呼。

    伸手不打笑脸人,在还不清楚秦彦来意之前,冯立不敢轻易得罪。

    吩咐下人倒上茶水,冯立说道:“秦先生深夜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

    微微笑了笑,秦彦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想过来跟冯总谈一谈合作的事情。”

    “合作?”冯立愣了愣,诧异的看着他。

    “想必赵总的事情冯总也应该知道了吧?”秦彦说道。

    冯立浑身一震,难道……,难道杀死赵总的人是他?眉头紧蹙,冯立淡淡的说道:“赵总有什么事情?还望秦先生明言。”

    “冯总又何必假作不知呢?听闻赵总今晚遇袭身亡,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件事?”秦彦说道。

    冯立眼神里迸射出阵阵寒意,一股杀意弥漫开来。果然是他,是他勾结了赵志龙杀了赵淮山,如今还想要来说服自己,那一定是赵志龙的主意,是想让自己支持赵志龙坐上山河集团董事长的位置。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消息还没有散播出去,外人不可能知道。

    秦彦察觉到冯立身上的杀意,愣了一下,连忙的说道:“冯总千万不要误会,赵总的事情可不是我做的,我跟赵总无怨无仇,犯不着要杀他。这么说吧,我呢,在警局有朋友,他第一时间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也跟我说了在赵总临死前拨出去的电话是给冯总你的,相信赵总应该是想告诉你一些什么。”

    “是,赵总临死前是给我打了电话。我为什么要信你?我怎么知道赵总不是你杀的呢?”冯立冷声的说道。

    “你是赵总最信任的人,相信你也应该清楚赵总一直都想要拉拢我。虽然我没有答应他,可是,我跟他也没有什么过节,为什么要杀他?”秦彦说道,“我相信冯总应该很清楚的知道杀死赵总的人是谁吧?赵总临死前给你那个电话应该也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对吗?”

    仔细琢磨了秦彦的话语,冯立微微点了点头。的确,以秦彦的身份如果要杀赵淮山的确没有必要这么拐弯抹角。而且,他也实在是没有杀赵淮山的理由。

    深深的吸了口气,冯立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不错,赵总打我电话就是这个意思。”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杀死赵总的人应该是赵志龙,对吗?”秦彦说道。

    冯立一怔,愕然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我说了,我在警局有朋友。而且,我的情报网遍布全球,想要知道这些事情轻而易举。”秦彦淡淡的说道,“地缺的首领黑猫派人到鹏城找赵总洽谈合作的事情,相信冯总也应该清楚,可是,却被赵总严词拒绝。而赵志龙却一心想要跟他们合作,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赵总。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之下,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继任山河集团董事长,从而跟地缺合作。可他不知道,赵总在发觉这个情况之后第一时间拨通了你的电话,你知道了这一切。不过,赵志龙有地缺的人帮忙,他们能杀死赵总和池宁、池远,他们就有能力掌控山河集团。”

    “你为什么要帮我?”冯立紧蹙着眉头,问道。

    “很简单,我跟华夏的高层,包括国安局、警方都一直有合作。警方想要引地缺的首领黑猫入境,将他抓捕。所以,我不能让赵志龙和地缺的人称心如意。如果让赵志龙坐上了山河集团的董事长,那么,想要引黑猫入境就困难了。”秦彦说道。

    冯立仍旧紧蹙着眉头,紧紧的盯着秦彦,试图从他的表情和眼神中看出他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秦彦又如何会看不出他的心思?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知道冯总不是很相信我,可我说的都是事实。如果我想对付你们山河集团,又何必用这么拐弯抹角的方法?这对我来说太麻烦。况且,赵总临死前的那个电话,你应该能听出事情的大概,也知道事情的缘由,不是吗?”

    “我相信你。”沉吟许久,冯立终于点了点头。

    “可你要怎么帮我?”冯立接着问道。

    “很简单,应该就这两天赵志龙肯定就会召开董事会议,商讨推选山河集团董事长的事情。他一直都很受赵总的器重,在山河集团的董事心目中有很高的地位,再加上有地缺的帮忙,相信支持他的人会有很多。就算冯总提出反对,只怕赵志龙也会指使地缺的人在暗中使手脚对付你。我的办法很简单,杀了赵志龙,由你继任山河集团董事长的位置,那么,就可以杜绝山河集团跟地缺的合作,咱们也算是各取所需。你想报仇,我想对付地缺。以冯总在山河集团的地位,取代赵志龙应该不是难事吧?”秦彦说道。

    “不行不行,我不能。”冯立连连的摆手,说道,“赵总对我情深义重,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坐这个位置。山河集团是赵家的,也应该由赵家的人来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