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是李宁浩,是他让我找的人。”白狐说道。

    “李宁浩,果然是他。”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

    自己的猜测没有错,李然死了,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李宁浩。李正道已经年过七十,还能有多久可以活?他死后,庞大的财团必须要有一个继承人。没有了李然的阻碍,李正道唯一的选择只能是李宁浩。

    “除了*之外,你还找了哪个雇佣军或者杀手集团做事?”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秦彦必须要清楚的知道还有哪些人参与,如此才能更好的保证李然的安全。

    “没有了。我只找了*,不过,*的人已经死了,这两天我正准备再找其他的雇佣军呢。”白狐说道。

    “只找了*?”秦彦眉头微微一蹙,“那黑虎团是怎么回事?”

    “什么黑虎团?”白狐一脸茫然。

    “昨晚黑虎团的人袭击这里,难道不是你找了黑虎团的人来做事?”白天槐愣了愣,脸上迸射出一股寒意。

    “我不知道,黑虎团的人不是我找的。你应该也清楚黑虎团的做事风格,他们根本不需要我这个中间人帮他们接单。而且,如果真是我找了黑虎团,今天就算是你杀了我,我也不敢说。”白狐态度诚恳,不似说谎。

    秦彦和白天槐对视一眼,后者微微点了点头,显然是在同意白狐的说法。

    的确,黑虎团足以跟狼牙媲美,他们接单怎么会通过中间人?让中间人从中抽取高额的回扣呢?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白狐先生,谢谢你的配合。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白狐愣了愣,怔怔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他的话,不敢相信竟然真的这么容易就放自己离开。

    “我说过,我秦彦一言九鼎,既然答应你放你走就一定会放你走。而且,我保证不会透露是你泄露的消息,你可以放心。”秦彦淡淡的说道。

    “谢谢!”白狐愣了一下,起身站了起来。

    “这件事情跟秦先生没有关系,是我抓你来的,如果你不服气的话,可以找我们狼牙报仇,我随时恭候。”白天槐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说道。

    “不敢,不敢!”白狐讪讪的笑了笑,告辞离去。

    能保证小命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他哪里还敢报复?再说,他也没那个能力找狼牙报仇,那无疑是自寻死路。

    看到白狐离开之后,秦彦转头看了看白天槐,说道:“就这样放他走不会给你惹什么麻烦吧?”

    “没事,他是聪明人,知道深浅。”白天槐淡淡的说道。

    “那就好。”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说道,“黑虎团既然不是他请来的,那他们的目标会不会不是李然,而是冲着你们狼牙而来?”

    “应该是不可能。虽然我们跟黑虎团一直都不对路,可黑虎团的人没那么傻,不会做这种没有利益的事情。这么公然的跟我们狼牙宣战对他们没有好处,肯定不会做。如果他们的目标不是李然的话,那很有可能就会是秦先生你。”白天槐说道。

    “我?怎么可能?”秦彦愣了一下,“谁会想要我的命啊。”

    如果是天谴的人要杀自己,根本不会借助黑虎团之手。可除了天谴,秦彦也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人。

    “没关系,这件事情始终都是要弄清楚的。稍后我会联系黑虎团的人,找他们首领谈清楚这件事。无论他的目标是谁都好,黑虎团这次的行为已经等于是在跟我们狼牙宣战,叶谦让我来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情,务必要尽快的摆平这件事,以免更多的流血事件发生。我想,黑虎团也好,我们狼牙也好,都不希望这次的事情升级。”白天槐语气一直都很平淡,时刻都保持着冷静的态度。

    “好,到时我陪你一起去,我也很想知道他们的目标到底是不是我。”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不过,如今既然知道了是李宁浩要对付李然,秦彦觉得也应该尽快的解决这件事情,这样,也能更快的从李然的手中拿到村正妖刀。这,也是秦彦这次远赴L国的目的。

    回到屋内,没有看到李然,秦彦不禁有些奇怪。这丫头平时起床都挺早的,难道是因为那晚的伤势?

    走到卧室门口,秦彦敲了敲门,半晌也没有回应。

    “在吗?我进来了啊。”秦彦说了一声,推门而入。

    卧室内,空无一人,根本不见李然的身影。秦彦不禁一愣,四处扫了一眼,发现李然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心里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这丫头,该不会偷偷摸摸的跑了吧?难道是因为听到自己跟白狐的对话,所以想要一个人解决这件事?

    秦彦慌忙的跑了出去,“你们见到李然了吗?”

    “怎么回事?”白天槐愣了一下,问道。

    “李然不见了,有没有谁看到她?”秦彦问道。

    “你们有谁看到她出去吗?”白天槐问道。

    “我问一下。”朱梓骁拿出对讲机,问了一遍。

    随后摇了摇头,“都没看见她离开。”

    “你们就这么点能耐?这么大一个活人离开这里,你们竟然都没有发现,我看你们的戒备心也太低了吧?这要是敌人的话,岂不是随随便便的就进来了?”白天槐怒斥道。

    朱梓骁讪讪的笑了笑,“对不起!”

    “也别怪他们,那丫头的确有些能耐,而且,昨晚很多弟兄都受了伤,人手不够,被她偷偷摸摸的跑了也不奇怪。”秦彦替朱梓骁等人辩解。

    “不管是什么原因都好,这就是他们的疏忽。现在我没空追究你们的责任,马上给我派人出去找,以后我再慢慢跟你们算账。”白天槐怒斥道。

    朱梓骁哪里敢怠慢?在狼牙里,白天槐可是拥有着绝对的权威,立刻吩咐手下的人出去找。

    “对不起,秦先生,是我们疏忽大意,我一定把人给你找到。”白天槐歉意的说道。

    “你去处理跟黑虎团的事情,我跟他们一起出去找就好。”秦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