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蓉城!苏家!

    彭克平被杀的事情传到苏羽的耳中,他心里自然十分的担忧,再次失去秦彦的踪影,这让他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本以为这次可以轻松的摆平秦彦,神不知鬼不觉,从此之后,自己便可稳坐洪门门主之位。然而,情况的发展再次的超乎自己的预料。

    失去秦彦的踪影,他再想找他也有些困难。他也清楚,恐怕秦彦已然知晓自己害他的事情,如果让秦彦回到蓉城,那自己面临的将会是一场血腥的灾难。因而,这几日,苏羽都是愁容满面,心神不灵。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小余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这也让他更加的坚定。

    运筹帷幄,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怎么能在最后的时刻将这一切都抛弃?他不能,不能允许这一切都消逝而去,他必须要紧紧的掌握住。

    “怎么了?看你这几天心神不灵,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苏剑秋看了看他,问道。

    “没事,只是公司出了点事情,我能摆平。”苏羽挤出一丝笑容,讪讪的说道。

    苏剑秋的眉头微微一蹙,默默的叹了口气,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说道:“来,坐下吧。”

    苏羽愣了愣,说道:“爸,我有点累,想早点回房休息。”

    “耽误不了多长时间,我们父子俩也很久没有坐在一起好好的聊聊了。来吧,坐下陪我说说话。”苏剑秋的语气有些感慨。

    怔了怔,苏羽依言到苏剑秋的身旁坐下。其实,在苏羽的心里,他还是一直都很尊敬苏剑秋的。而且,心里也有一丝的畏惧。毕竟,从小到大,在苏羽的心目中,苏剑秋的形象都是那么的高大。

    “你到我们苏家多少年了?”苏剑秋一边沏茶,一边问道。

    “我六岁被爸爸您收养进入苏家,前前后后算起来有四十一二年了。”苏羽回答道。

    微微点了点头,苏剑秋说道:“虽然你不是我亲生儿子,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拿你当亲生骨肉看待。还记得你小的时候,比同龄人成熟很多,每次我在外面回来,你都会替我按摩。想想,一眨眼竟然过去这么多年,我们父子间似乎比以前变得更加生疏了。”

    苏羽愣了一下,说道:“爸,您别多想,没有的事。可能是公司的事情太多,我忽略了您。您放心,以后我一定多抽点时间陪陪您。”

    苏剑秋嘴角抽动,笑了笑,说道:“上次跟你说的事情,你怎么想?”

    “什么事?”苏羽诧异的问道。

    “自从你的媳妇死了之后,你就一直都没有再续弦,我说过很多次让你再找一个,可你就总是推推搡搡。有时候我甚至在想,是不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我收养你,或许你现在过的生活会更幸福。”苏剑秋说道。

    苏羽心中感觉奇怪,总觉得苏剑秋今天说的话似乎有些个莫名其妙,又好像是在暗示什么。心中禁不住暗暗的想,难道他已经知道自己谋害秦彦的事情?

    牵强的笑了笑,苏羽说道:“爸,您想的太多了,如果没有您,我又怎么会有今天?我现在过的很好,真的,很幸福。”

    “你跟那个小余的事情我知道,只是一直没问你。她已经给你生了孩子,不管怎样也该给人家一个名分。况且,那孩子也是咱苏家的骨血不是?怎么能让他漂泊在外面呢?”苏剑秋说道。

    “爸……”苏羽的声音有些哽咽。

    “孩子快五岁了吧?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见过,你不觉得这对我有点残忍吗?找个时间,把孩子带回来,把小余也带回来,以后咱一家人在一起,和和睦睦不是挺好吗?说句实在话,我还能活几年?我只想在人生最后的日子里能够看见咱一家人和和睦睦平平安安,那就心满意足了。”苏剑秋声音很柔,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发自肺腑,充满了感情。

    “爸,明天,明天我就把他们带回来。爸,对不起,是我……,是我……”

    “不用多说,我都明白,都明白。”苏剑秋打断了苏羽的话,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活到他这么一大把年纪,又在社会上摸爬滚打那么多年,见过形形*的人物,还有什么事情是他看不明白的?说句夸张点的话,很多人,他只要看上一眼就知道对方是脾性是好是坏。

    顿了顿,苏剑秋转而问道:“咱们父子间也没什么话不能说的。你告诉我,你对洪门办事人的位置是不是很在乎?”

    苏羽浑身一震,愣了一下,说道:“爸,您这是说哪里的话?”

    “苏羽,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是什么心性我很清楚。这些年让你处理公司的事情,却又一直都没给你一个名分,的确是有些个亏待你。说句实在话,我心里也一直都很纠结这件事情,本来也想着尽快给你一个名分。可你知道,秦彦回来了,他在外面漂泊浪荡了这么久,我这个做爷爷的亏欠的他太多太多。你也一样。我想补偿他,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洪门交给他,这样,即使有一天我走了,到了下面见到苏文,也能给他一个交代。”苏剑秋说道,“你是他大伯,也是咱苏家的人,如果你能够帮他,支持他,那我就更加可以放心了。”

    “爸,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去支持秦彦,好好的协助他打理公司的事情。”苏羽说道。

    “哎!”深深的叹了口气,苏剑秋说道:“苏羽,你给我说句老实话,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你真的想做洪门的办事人,我可以支持你。”

    苏羽愣了愣,说道:“爸,洪门本就应该是属于秦彦的,我怎么会这么想呢?”

    “事到如今,你还不肯跟我说句老实话吗?我问你,魏鸿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缅甸的事情又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从小看着你长大,你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瞒得住我。”苏剑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