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西北医科大学!

    国家重点211和985工程,下分药学、法医、护理、公共卫生以及生理学和病理生理学各个学系。中医,作为其单独的学系划分出来,那也有赖于程哲的努力和声明。

    在这个西医泛滥的年代,选择中医的学生少之又少。作为一个单独的系而言,的确显得有些过于的单薄,身为系主任的程哲也是急在心头却又无可奈何。传闻,学校领导正在研究打算取消中医这门科系,将之与其他的学系合并。虽然程哲一直在据理力争,然则,收效甚微。

    如果继续任由这样的状况发展下去,取缔中医学系那是势在必行的事情。因而,在看到秦彦的精湛医术之后,程哲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旦秦彦的医术在社会上引起轰动,势必会引起人们对中医的重视,到时候引领新一轮的中医热潮也不一定。届时,或许就可以让学校领导放弃取消中医学系的想法。

    在秦彦拒绝了他的建议之后,程哲只好退而求其次。

    “怎么样?秦先生,感觉我们学校如何?”程哲领着秦彦在学校随意的转了一圈,介绍道。

    “不错。不愧是国家重点大学。”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对秦彦来说,心中一直都有一个遗憾,那就是未曾真正的上过大学。虽然以他如今所掌握的知识,足以超越一般的大学生;但是,未曾在大学里生活学习过,终究是个遗憾。他如今的年纪,也正是上大学的时候。如今,也算是弥补一下遗憾吧。

    “我已经跟校领导谈好了,我这就领你过去吧。”程哲说道。

    “好。”秦彦应了一声,跟随程哲径直的赶往校长办公室。

    西北医科大学,属于副省部级大学,其校长的行政级别也属于正厅级,权力颇大。而作为系主任和高级教授的程哲,也相当于副厅级的行政级别。别小看这小小的大学,那也是藏龙卧虎之地,也同样充斥着各种复杂的体制斗争。

    无权无势,也无后台的程哲,加上他执拗的性格,在学校里也经常的受到排挤。虽然同时系主任,然则,程哲却处处被别人压在头上。除了复杂的派系斗争的原因之外,也是因为他这个系主任多少有些名不副实。毕竟,其他系的学生人满为患,而他的中医学系,却是惨淡。

    都说大学是纯洁的象牙塔,其实,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充满了各种的血腥争斗尔虞我诈,又何来真正的纯洁可言?

    “砰砰砰!”

    程哲敲响校长办公室的门!

    “进来!”一个浑厚苍劲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程哲推门进屋,“校长!”

    “嗯!”老者放下茶杯,瞥了程哲一眼,“程主任啊,坐坐!”

    “校长,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秦彦秦先生。”程哲介绍道。

    校长转头瞥了秦彦一眼,不禁一愣,“程主任,你不是在跟我说笑吧?他?”

    很显然,校长并不相信程哲对秦彦医术的吹捧。中医最讲究的就是经验,往往好的中医多半都是一些上了岁数的老家伙,像秦彦这么年轻的小子能有多高的医术?

    秦彦淡淡一笑,对校长的质疑并未有任何的不悦,风轻云淡。

    “是啊,秦先生的医术卓绝,我是亲眼目睹。我敢说,再咱们学校没有任何一个老师的医术有秦先生这般精湛。”程哲赞扬道。

    话语有些托大,却也并非不是事实。只是,他这般说似乎有点像是狠狠的扇了校长一个耳光似得。秦彦不禁暗暗的苦笑,这程哲还真是一点也不懂的溜须拍马啊。

    校长疑惑的重新打量了秦彦一眼,着实有些难以相信。可他素知程哲的脾性,高傲,从不肯认输。而如今,却对秦彦如此的推崇,甚至尊称“秦先生”,想必也是有一手绝活。

    “秦先生原来在哪所高校任职?”校长问道。

    “我本是卧龙岗上散淡的人,凭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秦彦以一首京剧的歌词极有逼格的回应了校长的话。

    校长不禁一愣,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咱们学校是国家重点的211和985工程大学,对于老师的资历要求也是相当的严格。程主任跟我说秦先生的医术卓绝,想请秦先生过来担任客座教授,教授学生中医。中医毕竟是咱华夏传承下来的文化,我是一直都很支持的,也希望有更多地学生能够了解中医学习中医,为咱们的文化传承做出一份贡献。无奈,当下很多所谓的中医名宿往往都是名不副实之辈,欺世盗名。而我们这又是学校,万一有什么事情的话,会传得沸沸扬扬,对学校的名声有很大的影响。所以……”

    “校长是想看看我是真材实料,还是欺世盗名,对吗?”秦彦如何会听不出校长话中的意思,淡淡一笑,“这也正常,我的年纪和相貌的确很难让人对我的医术产生信赖。既然校长想要考证一下,那也不是不可以。”

    “还请秦先生赐教。”校长说道。

    程哲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眼神怔怔的看着秦彦,期待他的表现。

    “校长最近是不是经常头疼?每次疼痛都仿佛像是有一块石头似得,随着自己脑袋的晃悠而不断的晃悠?有时候,还会无缘无故的晕倒?”秦彦淡淡一笑,问道。

    校长浑身一震,愕然的问道:“这你都能看得出来?”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真正的中医高手,单单通过望,便可知患者的病因。相信校长也去医院检查过,也吃过不少的药,做过不少的理疗,可是,收效甚微,对吗?”

    “是是是。医院根本检查不出任何的病因,只让我多休息,根本没有完全治愈的办法。”校长此时已经信了大半,心中对秦彦的医术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