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纳兰成雄!

    那个倒卧在病床之上的植物人,曾经也是哧诧江湖的风云人物。而如今,却如同废物一般无声无息的躺着。然而,饶是如此,依旧深得无数人的敬重。

    纳兰家族的祖上曾跟随清太祖皇太极南征北战,浴血拼搏,协助大清王朝定鼎中原。之后,被封为西北王,统领一方。

    时至今日,纳兰家族的人仍旧以王自居,世代嫡传。

    听完阎芷语的讲述,秦彦眉头微蹙,看来这千年帝都也是藏龙卧虎之地。

    “那个年轻人呢?是谁?”秦彦问道。

    “他?他叫赵弑天,先祖乃是赫赫有名的镇北大将军。”阎芷语说道。

    “西北王,镇北将军,有意思。”秦彦嘴角微微的勾勒出一抹笑容。

    “你真的没办法治好纳兰老爷?”阎芷语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知道。”秦彦淡淡的耸了耸肩。

    阎芷语愣了愣,表情愕然。

    “他们不肯告诉我他因何受伤,我又如何对症下药?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之下,我自然不能给出任何的判断。”秦彦说道。

    “你不是看一眼就应该清楚他的情况吗?”阎芷语诧异的说道。

    “是看出一些门道,并非很清楚。我需要知道确实的情况,之后再判断是否要替他治病。”秦彦嘴角带着些许玩味的笑容。

    阎芷语诧异的看着他,不明所以。

    然而,这番话却让阎芷语坚信他是有办法治好纳兰成雄的,只是,不知何故而不愿意出手。

    “我会跟纳兰王爷说,你等我消息。”阎芷语深深的吸了口气。

    秦彦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沉默不语。

    驱车赶回市区的路上,秦彦闭目调息,不发一言。

    车内的气氛沉默而又尴尬。

    许久。阎芷语按耐不住好奇的问道:“你懂我巫门的修炼方法,真的是我父亲教你的?”

    “不然呢?”秦彦反问道。

    “为什么?”阎芷语诧异的看着他。

    她很清楚自己父亲阎郗玮的脾气,向来都不太瞧得上这些练气者,更别说会将巫门的功夫传授给一名练气者了。这其中的缘由,似乎有些耐人寻味。

    “也许阎老是看我英俊帅气,想让我做他的女婿吧。”秦彦带着些许调侃的笑意瞥了她一眼。

    阎芷语一怔,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不可能。”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你不用那么紧张,就算阎老有这个想法,我也不愿意呢。我有女朋友的。况且,我也不喜欢太好胜的女孩。”

    “我也不稀罕你。”阎芷语鄙夷的瞥了他一眼,心中有些愤愤然。

    “我知道你女朋友是谁,那个天擎集团的萧薇嘛。哼,也不知道你是什么眼光,喜欢她什么地方。”阎芷语言语有些酸酸的味道。倒并非是因为吃醋,而是她好强的性格让她无法忍受自己被一个男人如此的鄙视。

    秦彦愣了一下,“你知道的不少啊。”

    “想知道你的事情能有多难?”阎芷语得意的说道,“我还知道天擎集团想要拿下镐京的那块地皮,也知道你那个女朋友正在设计陷害东建集团的易皓,想要击败他。我告诉你,那个易皓可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你还是劝你的女朋友小心一些吧,别无辜的送了自己的性命。”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秦彦一怔。

    “我巫门在西北经营多年,江湖上的事情能有多少瞒得住我的眼睛?易皓或许不值一提,没多少能耐,可他背后的人物那就不是泛泛之辈了。你女朋友这么做,等于是在引火烧身。”阎芷语始终不愿意把话说的太明白,似乎有意在吊秦彦的胃口。

    “是吗?这样倒越来越有意思了。”秦彦微微一笑。

    阎芷语不由的愣了愣,愕然的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为什么他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竟然还可以做到如此的镇定。

    沉默片刻,阎芷语转而说道:“你还是考虑考虑是什么时候咱们好好的比试一番吧。”

    秦彦没有再问,阎芷语也就没有再说。她可不愿意让秦彦的阴谋得逞,主动的把那些事情全部一五一十的交代出来。

    “做人不要太执着。练武更是如此,太过执着反而会陷入一种孽障,适得其反。”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可以不答应,可是,我会有办法让你答应的。”阎芷语坚定的说道。

    秦彦微微一愣,“你可不要乱来,如果你敢伤害我身边的人,就算是冲阎老得面子我也不会轻饶了你。”

    言语冰冷中透出一丝寒气,秦彦不得不表明自己的态度,否则,这丫头疯起来指不定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原来你也会害怕。”阎芷语得意的笑了一声,成竹在胸。

    面对阎芷语的执着,秦彦只能无奈的叹气。想要说服这丫头恐怕是难于登天。然而,冲着阎郗玮的面子,秦彦实在不想阎芷语越陷越深。

    阎芷语直接驱车到秦彦的小区门口停下,看向秦彦的眼神里透着些许得意的神色。

    这丫头,分明就是在警告自己。

    巫门在西北运营多年,实力自然是不必说。阎芷语既然想动用巫门的力量调查自己,应该不是很难。知道自己的住处,以及跟萧薇之间的关系等等,必然也是轻而易举。

    “等纳兰王爷那边有情况我再通知你。”阎芷语淡淡的说道。

    “不用。因为我并不打算替他医治。”秦彦冷冷的说道。

    阎芷语愣了一下,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是因我自己刚才的话得罪了他?抑或是赵弑天的莽撞惹恼了他?可是,除他之外,阎芷语实在想不出还能有谁有那个能力治愈纳兰成雄。

    阎芷语没有再说话,告别了秦彦驱车离去。

    “又是在哪里勾搭的妹子?”萧薇盯着他,言语带着些许调侃。

    “哪有,那就是个祸害。”秦彦撇了撇嘴。

    “听说那个温泉度假酒店有夫妻房,专门提供给你们这样的偷情小男女一起共浴。”萧薇打趣的说道。

    “你是想试试?”秦彦巧妙的岔开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