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朝阳初升!

    寂静的城市恢复了白日的喧嚣与吵闹。

    看了一夜资料的萧薇早早的起床去了公司。虽是周末,可是,天擎集团刚刚起步,作为总裁的她不得不多费心。

    昨夜,秦彦也将阎芷语的话透露给萧薇,嘱咐她多加小心。虽然阎芷语争强好胜,但是,秦彦相信她并非是无的放矢。她既然能说那番话,那必然是有所根据。

    “咚咚咚”的敲门声急促,声音却很温柔,“秦先生在家吗?”

    起身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位中年男子,身材高大魁梧,带有些许异域之风。浑身掩饰不住的强大气息,透露出他上位者的气势。身后,跟随着一名年轻男子,正是昨日所见的赵弑天。

    秦彦微微愣了愣,心中也大概猜出对方的身份。

    纳兰王爷,当今纳兰家族的当家人,纳兰凌厉。

    人如其名,凌厉如刀。

    “进来吧。”

    淡淡的丢下一句话,秦彦转身进屋坐下,自顾自的喝茶,也不理会身为客人的纳兰凌厉和赵弑天。

    纳兰凌厉微微笑着并未生气,态度依旧谦卑,“冒昧前来叨扰,还望秦先生勿怪。”

    “坐吧!”秦彦淡淡的挥了挥手。

    道了声谢,纳兰凌厉坐下。转头看了看赵弑天,微微点头。

    “噗通!”

    赵弑天在秦彦面前跪下,“昨日冒犯秦先生,请秦先生责罚。”

    “小孩子不懂事,冒犯了您。所以,今天特地带他过来陪罪,秦先生尽管处置。”纳兰凌厉说道。

    “不用!”秦彦慌忙的起身将赵弑天扶了起来。

    “我知道你的来意,相信阎芷语也跟你说了。咱们还是开门见山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沉吟片刻,纳兰凌厉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不是我们不愿意说,实在是这件事情难以启齿。”

    “如果纳兰王爷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请恕秦某爱莫能助。”秦彦态度坚决,下了逐客令。

    纳兰凌厉一怔,慌忙的说道:“秦先生稍后,待我整理一下思绪,一时间有些不知该从何说起。”

    秦彦点点头,递过一根香烟。

    纳兰凌厉接过,道了声谢,点燃。

    缓缓地吐出一抹烟雾,纳兰凌厉说道:“我纳兰家先祖曾经跟随清太祖皇太极纵横天下,所向披靡。定鼎中原之后,我纳兰家便被封为西北王,也算是风光了几百年。直至抗日战争时期,我纳兰家便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抗日战争之中,死伤无数。之后的解放战争、抗美援朝都有我纳兰家的子孙流血牺牲。解放后,我纳兰家驻守西北,担任上将。家父更一手创建名震华夏的龙隐部队,声明赫赫。”

    纳兰凌厉简单的讲述了一下纳兰家的历史,言语不慎惊奇,却足以让人感受到其中的惊心动魄。

    这些资料,昨晚秦彦便已详细的阅过,因而并未感到有任何的震惊。天门的情报搜集能力遍布全球,想知道纳兰家族的历史,并不难。

    “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之中,家父亲率龙隐部队深入敌境,结果遭遇埋伏,家父也因此深受重伤。虽让重创了敌人,可是,最后家父也因为伤势严重而昏迷。这些年,我们请过无数的医生,可都是一筹莫展,束手无策。”纳兰凌厉说道。

    “事情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秦彦冷冷一笑。

    纳兰凌厉微微一愣,说道:“任务过程繁琐,我也不便详述。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冷哼一声,秦彦说道:“如果纳兰王爷依旧心有所顾,不愿实情相告的话,那么,只有请纳兰王爷另寻高明了。”

    纳兰凌厉一怔,默默的叹了口气,“秦先生是看出什么问题了?”

    秦彦淡淡的笑着,不发一言,显得高深莫测。

    许久,纳兰凌厉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实不相瞒,家父身受重伤是真,可并非是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而是……,而是因为跟家父一位至交好友争夺一样东西所致。那人原本也是龙隐部队的成员,跟家父一同创立龙隐。”

    “此人可是姓端木?”秦彦微笑着问道。

    “嗯。”纳兰凌厉默默点了点头,“秦先生如何知晓?”

    秦彦笑而不语。

    纳兰凌厉苦笑一声,说道:“此人名端木文皓,原是天门中人。跟家父一见投缘,便在我纳兰家住下,相互切磋印证。端木文皓对武学的认识旷古绝今,家父在跟他相处的时日内收益颇多。之后,应家父之邀,端木文皓便协助家父创建龙隐部队,亲自栽培。他虽非军人,能力却是让家父自叹不如。”

    “之后呢?因何他要重伤你父亲?”秦彦问道。

    尴尬的笑了一声,纳兰凌厉说道:“说起来也是家父贪心,一心想要超越他,因而,便觊觎他所学之武功。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之中,家父趁其不备偷袭与他。可是,结果他虽然受伤,却依旧将家父重伤。回来之后,家父始终郁郁寡欢,后悔不已。如果不是因为一时的贪恋,又何至于弄到这般地步?之后,家父因为伤重昏迷,从此变成了植物人。而我们,遍寻华夏,却始终找不到端木文皓的踪影。这终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因而,我纳兰家族对此事一直都不愿意提及。”

    “果然。”秦彦冷冷一笑。

    从见到纳兰成雄的第一眼,秦彦便看出他是被天罡正气所伤。懂得天罡正气的人,除古柏鸿之外,便只有端木文皓。因而,秦彦便想追根究底,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且,端木文皓显然并未下死手,否则,以天罡正气的霸道纵然纳兰成雄修为高深,恐怕也早已一命呜呼。

    “对不起,我爱莫能助。纳兰王爷,请吧!”秦彦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纳兰凌厉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不高兴替他治。还有,你也不用再找医生,没有人可以治好他。”秦彦态度坚决而又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