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四周荒无人烟,安静而又死寂。

    工厂内,阎芷语傲然而立,看着进来的秦彦,微微一笑,“我说过,我有办法让你心甘情愿的跟我比试。”

    “人呢?”秦彦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

    阎芷语拍了拍手,只见阎辉押着萧薇走了出来。

    秦彦微微一怔,眉头微蹙,“他怎么也在这?”

    阎辉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冷冷的说道:“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吧?”

    “哼!”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我已经来了,该放人了吧?”

    “放心,我的目标是你,不会伤害她的。”阎芷语微微一笑,“来吧,打败我,你就可以带她离开。所以,你不要想故意输给我。”

    “好。”

    话音落去,秦彦陡然间冲了上去。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气势如虹。

    阎芷语凌然不惧,挥拳迎上。

    “砰!”

    阎芷语只觉一股强大的气势排山倒海而来,身子不由自主的踉跄后退。表情一怔,愕然的看了他一眼,显然是未料到秦彦的功夫竟然如此了得。

    “你输了,放人吧。”秦彦正色道。

    “我还未尽全力呢。再来!”阎芷语大喝一声,直面而上。

    秦彦眉头微蹙,不得已只得再次出手。两人你来我往,互有进攻,如火如荼。较之阎辉和独孤蓉而言,毫无疑问,阎芷语要胜过他们许多。阎芷语的强大也出乎秦彦的预料之外,想不到她竟然可以将巫门的功夫练到这般境界。

    然而,秦彦的混元之气源源不绝,力量越来越强,一浪高似一浪。加之,从阎郗玮那里学来的巫门修炼之法让他的肉身也变得更加强悍,力量倍增。虽然仅凭巫门之功可能秦彦无法胜过阎芷语,但是,加上强大的混元之气,毫无疑问稳稳的占据着上风。

    “砰砰砰!”

    接连三拳,宛如长江三叠浪,一浪高于一浪,重重的击打在阎芷语的身上。顿时,阎芷语喷出一口鲜血,身子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师妹!”阎辉惊呼道。

    阎芷语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赫然发现浑身肌肉疼痛难当,甚至于有些骨骼也出现细微裂痕。这股钻心的疼痛纵然她咬紧牙光,依旧难以抵挡。浑身竟然没有丝毫的力气,仿佛刹那间所有的功夫全部失去一般。

    阎芷语惊骇的怔在当场,不知所措。

    “现在可以放人了吧?”秦彦冷冷的说道。

    若非阎芷语逼迫,秦彦又何至于动手?不过,饶是如此,秦彦依旧手下留情。否则,阎芷语焉能有命?当然,他也知晓阎芷语只是好胜,并未真的有伤害萧薇的意思。不然,即使冒着得罪阎郗玮的结果,秦彦也不会轻饶了她。

    “放人。”阎芷语说道。

    “不行,他把你伤成这样,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饶了他。”阎辉冷哼一声,说道。

    阎芷语一愣,喝道:“我跟他之间的比武时公平的较量,只怨我技不如人。赶紧放人,别让别人说咱巫门的人背信弃义,是只懂得使用阴谋手段的小人。”

    “不行,我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师妹,你知不知道他是杀害独孤师妹一家的凶手?我们要替独孤师妹报仇。而且……”阎辉冷冷一笑,“所以他今天必须死。”

    而且什么?秦彦明白,因为阎辉一直以为自己跟阎芷语之间有某种亲密的关系。除掉自己,恐怕不仅仅是为独孤蓉报仇,而且也是为了满足他自己的私心吧?

    秦彦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寒意,“你想怎样?”

    “哼,你不是很能打吗?有种你现在打我啊?”阎辉得意的笑着,“给我跪下,否则,我现在就杀了她。”

    话音落去,阎辉一把掐住萧薇的咽喉。

    “你敢。”阎芷语喝道,“阎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还不赶紧放人。”

    “师妹,这不关你的事,是我跟他的私人恩怨。”阎辉显然并不打算如此轻易的放过他。

    “不要!”萧薇摇头,双眼噙满泪珠。

    “跪不跪?”阎辉喝道。

    “有种你就动手,我保证你也休想活着离开这里。而且,你会死的很惨。”秦彦的声音冰冷,脚步微微挪动,身体绷起,宛如一张绷紧的弓。

    “看着自己的女人就要死在面前你竟然无动于衷,我真瞧不起你。像你这样的男人,也配有女人喜欢?”阎辉鄙夷的说道。

    “如果我给你这样的人跪下,那我才会让我的女人瞧不起。阎辉,你最好现在放了她,我还可以看在阎老的份上放过你,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秦彦冷声说道。

    “哈哈!”阎辉放肆大笑,“现在是我掌握主动权,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

    “是吗?”秦彦的话音陡然间落下,宛如离弦之箭飞射而出。

    一拳狠狠的砸向阎辉的胸口,快如闪电。

    阎辉几乎是本能得挥手挡去。

    “砰!”

    一股巨大的力道宛如巨石般砸去,阎辉不由自主的“蹭蹭蹭”后退几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阎辉大惊失色,根本无胆跟秦彦交手,狼狈的逃窜而去。

    秦彦正欲追上去时,忽然间,阎辉手中射出一把匕首,径直的飞向萧薇。

    眉头一蹙,秦彦“嗖”的停下脚步,转身一把抓住飞来的匕首。趁此时机,阎辉已逃去无踪。

    冷冷的哼了一声,秦彦的眼角迸射出阵阵寒意。若不是考虑到萧薇的安危,秦彦绝对不会轻饶了他,即使因此得罪阎郗玮,秦彦也在所不惜,一定要置阎辉于死地。

    “你没事吧?”秦彦一边替萧薇解开捆绑的绳索,一边问道。

    “对不起。”萧薇歉意的说道。

    “傻瓜,干嘛说这种话。”秦彦微微一笑。

    看着这么一副甜蜜而幸福的场景,阎芷语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失落。

    何时,也能有一个男人这么在意自己?

    身上的疼痛感猛然间再次袭来,阎芷语咬紧嘴唇,可是依旧无法抵挡钻心的疼痛。

    “嗡”的一声,阎芷语意识全无,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