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她怎么了?”萧薇惊愕的问道。

    “练功过度,走火入魔。”秦彦淡淡的说道。

    “走火入魔?严重吗?”萧薇紧张的问道,似乎完全忘记了阎芷语绑架她的事情。

    “哎!”秦彦深深的叹了口气,“走吧!”

    上前抱起阎芷语,走了出去。

    第一眼见到阎芷语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来,超强的训练已经让阎芷语的肌肉、骨骼乃至五脏六腑都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他几次三番的劝解,就是希望阎芷语可以放松心情,让自己的身体也可以好好的休息恢复。可是,阎芷语根本听不进他的话。

    刚才的一番激战,让阎芷语的病症提前爆发,高强度的战斗使得她身体再也无法承受,彻底的垮去。

    回到家,扶阎芷语在床上躺下。

    “她不会有事吧?”萧薇关切的问道。

    “你很关心她啊。你就一点也不生她的气?”秦彦诧异的问道。

    微笑着摇了摇头,萧薇说道:“她并没有想要伤害我,只是因为好强想逼你跟她一较高下而已。如今,她也尝到自己酿的苦果。况且,我也没有受伤,又何必责怪于她。”

    秦彦暗暗点头,“虽然她的病情有点麻烦,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我开个药方给你,你去煎副药,我来给她施针。”

    随即,秦彦“刷刷刷”的写下一副药方递给萧薇。

    “你可别趁机占人家便宜哦。”萧薇促狭的笑了笑,拿着药方离去。

    “我是那种人吗?人家是有职业道德的医生好吧。”秦彦翻了个白眼。

    褪去阎芷语的衣衫,入目的触目惊心的伤痕。“嘶……!”秦彦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这丫头到底经历过什么啊?

    阎郗玮曾传授过他巫门的修炼方式,所以,秦彦知晓那是多么的残酷而又变态。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另类的训练方式,是以极大的损伤自己的身体作为代价的。想要铸就强大的肉体,所经受的折磨是难以估计的。或许,这也是练气者慢慢兴起的原因吧?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收敛心神,探手仔细检查阎芷语的伤势。五脏六腑所受内伤严重,那是长期高密度的残酷训练下给五脏六腑所造成的压力。身体的骨骼已经多处产生骨裂的现象,再稍微的严重一些,日后就算阎芷语的身体好转,恐怕也无法再施展任何功夫。肌肉竟然因为强势的压力之下崩溃,而开始出现萎缩的迹象。后果相当严重,甚至可能会出现瘫痪的可能。

    触手,是光滑如凝脂般的肌肤,白皙中泛着红晕。身体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药香,想必是因为阎芷语经常用药物侵泡身体所致。否则,恐怕她的身体早已承受不住。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一个女孩,何必要如此好胜?甚至不惜把自己的身体折磨成这样。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纵然不顾一切的亡命修炼,也不会成为天下第一。

    取出银针,缓缓的刺入她的身体。

    阎芷语的身体所遭受的重创严重,是以,秦彦不敢使用太过霸道的针法。混元之气透过银针缓缓的渗入她的身体,其中的无名真气强大的恢复力一点一点的修复着阎芷语的伤势。这次的施针过程很慢,足足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

    秦彦也格外的用心,分寸拿捏要掐到好处,稍微不慎,导致的结果将会是无法估量。

    施针结束,阎芷语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呼吸变得均匀。脸色也泛起潮红,这让秦彦暗暗的松了口气。

    看着她的模样,秦彦微微笑了笑,替她盖上被子。

    下楼,萧薇已经将药买了回来。

    “结束了?怎么样?”萧薇问道。

    “暂时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她的情况比较严重,一时半会应该无法完全的治愈,需要慢慢的调养,长期的治疗。”秦彦说道,“就是这丫头的脾气太倔,又好强,如果她不能控制好自己的话,就算是华佗在世,恐怕也无能为力。”

    “哎,女人好强就是因为少了一个男人。”萧薇说道,“我当初也是一样,处处都想跟人一较长短,不肯认输。可是,自从跟你在一起之后,我觉得一个女人的幸福就是简简单单,开开心心就好。”

    “你不是在跟我暗示什么吧?”秦彦一愣。

    “美得你。你要是敢偷香窃玉,我就告诉沉鱼妹妹,看她怎么收拾你。”萧薇“威胁”道。

    “沉鱼妹妹?什么时候你们这么好了?”秦彦诧异。

    “女人家的事情你们臭男人懂什么。”萧薇撇了撇嘴。

    秦彦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却是暗暗的得意。他自然希望自己的女人可以相处融洽,后院坚固,他才能心无旁骛的去追求自己的事业。

    “药呢?给我,我去煎药。”秦彦起身拿起药材进了厨房。

    看着秦彦在厨房认真而又忙碌的背影,萧薇的心里泛起微微的酸楚,“你对她可真好,什么时候你也能这样对我啊。”

    秦彦愣了愣,苦笑一声,“我是医生,照顾病人是我的职责。再说,你要是生病了,我肯定对你比对她更贴心。”

    “是不是真的啊?”萧薇撇了撇嘴,满脸质疑。

    “当然是真的。”秦彦语气坚定,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说错话的。

    “才不信呢。你们男人都是一样,没到手的时候细心呵护,到手以后就一点不知道珍惜了。”萧薇噘着嘴。

    秦彦哑然失笑,无言以对。

    “昨晚跟你说的事情你有没有派入去查?”秦彦岔开话题,问道。

    “已经让靳静安排人去调查,暂时还没什么线索。”萧薇眉头紧蹙。

    “阎芷语虽然有些胡闹,但是不会无的放矢。她既然那么说,想必就是真的。一定要查出易皓的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在支持他,实在不行的话,让白辰帮帮忙。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秦彦嘱咐道。

    “嗯。”萧薇点了点头,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强势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