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下午,秦彦如约来到温泉度假村,继续给纳兰成雄治疗。

    萧薇也陪同在侧!

    纳兰成雄体内的天罡正气已经被中和,对他已经构成不了任何的威胁。余下的,就是以针灸疗法去治疗纳兰成雄受损的经脉,这并非朝夕之间可以做到的事情。

    虽然暂时无法让纳兰成雄醒过来,但是,以无名真气为根本的针灸疗法对他的恢复有极大的帮助。

    “秦先生辛苦了。”秦彦下楼,纳兰凌厉慌忙的递了一杯茶过去。

    “以后我每隔一天会过来一趟。以目前治疗的效果来看非常好,相信令尊不日就可醒来。”秦彦道了声谢,接过茶,抿了一口。

    “真的?太好了,谢谢,谢谢秦先生。秦先生真乃妙手回春,纳兰凌厉感激不尽。”纳兰凌厉激动的说道,“我纳兰家会永远记住秦先生的这份恩德。”

    “不用,你已经答应了我的条件,这便是我职责以内的事。”秦彦淡淡的说道。

    “虽是如此,在下还是感激不尽。”纳兰凌厉的态度诚恳,这也让秦彦对他的好感倍增。至少,以目前来看,纳兰凌厉并非是什么小人,也算是堂堂正正的君子。

    “秦先生认识萧总?”顿了顿,纳兰凌厉问道。

    萧薇愣了愣,诧异的问道:“王爷认识我?”

    “没有没有,不过,萧总的天擎集团最近在镐京轰轰烈烈,我想不知道也不可能。况且,萧总刚刚拿下镐京市的那块地皮,恭喜恭喜。不过……”纳兰凌厉顿了一下,“萧总还是要小心一些为好。虽然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懂,但是,对镐京的一些事情却也知晓。东建集团的易皓一直都紧盯着那块地皮,如今被萧总抢走,势必不会甘心。此人在镐京也算是有点人脉势力,萧总不可不防。”

    “多谢王爷提醒。易皓我还没有放在眼里,他现在自身难保,估计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萧薇淡淡一笑。

    “刚才在来之前就碰到了他,他还想试图威胁我们,不过,被我给打发了。”秦彦附和着说道。

    纳兰凌厉愣了愣,说道:“你们不要小看他。易皓可能对于你们来说算不得什么人物,可是他背后的人却不容小觑。易皓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迅速崛起,并且,创建东建集团这么庞大的资产,他背后的人功不可没。”

    “王爷知道他背后的人是谁?”秦彦问道。

    “嗯。”纳兰凌厉点了点头,说道:“我纳兰家族因为曾经受封于朝廷担任西北王,因而,外人多以西北王称呼我纳兰家族。但是,在镐京,还有一位人物,也算是无冕之王。他在西北的势力庞大,根深蒂固,像易皓这样的人不过只是他手中一枚棋子而已。”

    “此人究竟是谁?”秦彦惊愕的问道。

    能够让纳兰凌厉也如此赞许的人,想必不是泛泛之辈。

    “此人名为赵河图。原是农村人,只身到镐京闯荡,凭借自己的一双拳头硬是打出一片天下。之后开始洗白,倒也算是一个人物。而且,此人十分低调,很少抛头露面,很多事情都交给手下人办。虽然他如今表面上从事的是正当的生意,但是,我相信他背地理依旧有不少见不得光的事。”纳兰凌厉说道。

    “这样的人,你们难道就放任?”秦彦眉头微微一蹙。

    讪讪的笑了笑,纳兰凌厉说道:“实不相瞒。我纳兰家率属于军队,这些事情也不归我们管。而且,很多事情也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的清楚的。总之,这次萧总不小心触犯了他的利益,恐怕他不会善罢甘休。”

    “赵河图?有意思。”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

    愣了愣,纳兰凌厉说道:“要不,改天我做东,请赵河图跟萧总一起坐下聊聊。相信赵河图还是要卖我几分薄面的。”

    “王爷不是想这么容易就把我的人情给还了吧?”秦彦呵呵的笑了笑。

    “没有没有,秦先生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想如果能够这样解决,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纳兰凌厉说道。

    “王爷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不管他赵河图的势力有多大,他不惹我也就罢了。如果他敢动我的人,哼,我让他赵河图从此以后再也抬不起头。就算他是条龙也得给我盘着,是虎也得给我卧着。”秦彦浑身气势暴涨。

    纳兰凌厉不由浑身一震,愕然的看了他一眼。

    虽然他以前就感觉到秦彦的强大,却也不曾想过秦彦会厉害至此。就单单凭刚才的那股强大气势,恐怕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秦彦对上赵河图,恐怕镐京市又有一番腥风血雨了吧?

    “既然秦先生心意已决,那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总之,秦先生小心才是。若是有什么需要用得着我纳兰家族的地方,秦先生尽管直说。纳兰凌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纳兰凌厉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

    “多谢。”秦彦微微一笑。

    转头看了看纳兰凌厉身后的赵弑天,秦彦接着说道:“你的事情都办妥了吧?什么时候能走?”

    “随时都可以。”赵弑天面无表情,像是一尊石像般。

    “暂时我还不知道让你做什么,等我想好之后再告诉你。你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所有的开支全部算我的。还有,从此以后,你跟纳兰家再无瓜葛。”秦彦淡淡的说道。

    “一切听凭秦先生安排。”赵弑天应道。

    “还有,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如果有一天,我跟纳兰王爷发生冲突,我想知道你会选择怎么做?”秦彦忽然抛出一个让赵弑天难以抉择的问题。

    纳兰凌厉不由一愣,暗暗地苦笑不已。

    “如果真有这一天的话,我只能以死报达纳兰王爷和秦先生的恩德。”赵弑天没有丝毫的犹豫。

    满意的笑了笑,秦彦缓缓起身,“好了,我也该走了。你找到地方之后再跟我说。”

    说完,跟纳兰凌厉道了声别,举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