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整整一天,独孤蓉一言未发,一点未食。

    看到她这般情形,独孤白辰担忧不已。然则,无论他如何的苦口婆心,独孤蓉始终对他是爱搭不理。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看向他。

    清早!

    独孤白辰亲自熬了粥,端上楼。

    敲响独孤蓉的房门,半晌也没有回应,只得推门进屋。

    独孤蓉靠在床头,眼神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出神,沉默的可怕。

    不在沉默中死去,就在沉默中爆发。

    “妹,吃点东西吧,你都饿了一天了。”独孤白辰关切的说道。

    独孤蓉还是一语不发,仿佛独孤白辰就是个透明人一样。

    “你这样折磨自己又何必呢?”独孤白辰痛心的说道,“吃点东西吧,没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独孤蓉还是不说话,目光呆滞。

    昨天醒来的时候,独孤蓉就感觉浑身乏力,身体仿佛不属于自己似得,手脚有股钻心的疼痛。

    难道这是那门秘法的后遗症?

    可是,不应该啊。阎郗玮传授她这门秘法的时候,清楚的说过这门秘法没有任何的后遗症。

    那为什么会这样?唯一的解释,秦彦废了自己的功夫。

    对秦彦那般精通医术的人来说,想做到这些并不困难。

    她恨,恨自己不但报不了仇,如今更是连自己功夫都废了。

    独孤白辰默默的叹了口气,把粥放下,柔声的说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三哥永远在你身边。你若是愿意,三哥陪你离开,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过些平淡的生活,再也不理会这些江湖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

    独孤蓉浑身一震,冷漠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的波动,转头看向他。

    如果是以前,独孤蓉或许会毫不犹豫的答应,这句她等待了许久的话语。可如今,似乎一切都不是那么回事了。

    “你是在怜悯我吗?”独孤蓉惨然一笑。

    为什么这一切不来的早一些呢?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我是真心实意的。”独孤白辰说道,“其实,一直以来我对你都心有爱慕。然而,因为我们特殊的身份关系我一直都不敢表白。直到今天,我才有勇气跟你说出这件事。如果你愿意,咱们立刻就走,再也不理会江湖的事情。”

    “你不用管天门的事情了?秦彦他能放你走?”独孤蓉冷冷一笑。

    “哎!”独孤白辰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认为我怎么能忘记仇恨,投靠秦先生?其实,曾经我也几次三番的想过报仇,也找过他。一次又一次,不断的失败,可是,秦先生始终对我手下留情。父亲和哥哥们所做的事情你我都很清楚,江湖的是非本就是你死我亡,他们那么对待秦先生,就算真是秦先生杀了他们那也怨不得他。更何况,父亲并非秦先生所杀。最后,我也被秦先生的气度和胸怀所折服,甘心情愿的替他做事。”

    “而如今,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什么也没有你重要。只要你愿意,我们现在就走。我相信秦先生也一定不会阻拦,一定会很开心的放我走。”独孤白辰紧接着说道。

    独孤蓉苦涩的笑了笑,说道:“如果是以前,你这么跟我说的话我很开心。可是现在……,我已经是个废人,我不配跟你在一起。”

    “那如果你的伤能治好呢?”独孤白辰问道。

    独孤蓉一愣,“真的?”

    “秦先生是神医,他连癌症都可以治愈,我相信也一定能治好你的伤。”独孤白辰说道。

    “秦彦?”独孤蓉愣了愣,“我的伤就是他造成的,他又怎么会愿意替我治?况且,他治好了我,我再去找他报仇,他岂不是多了麻烦?他根本没有可能会替我治病的。”

    独孤白辰微微一笑,说道:“秦先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当初我三番五次的找他报仇,他一样一次一次的手下留情。就好像,上次对付袁啸的时候一样,他完全可以不必救你,可是,他却还是选择那么做。我相信他也不会怕你给她找麻烦,而选择不给你治病。我这就给他打电话,我相信他一定愿意替你治疗的。”

    默默的叹了口气,独孤蓉说道:“还是算了吧。就算他治好我,我还是一样要找他报仇,我也不想欠他这样的人情。现在这样的结果是我自找的,怨不得他人。我也不恨他,只怪我技不如人。”

    “你找不找他报仇是一码事,治病又是另一码事。我现做就给他打电话,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看着你这样下去。”独孤白辰听出独孤蓉的语气有了松动,心里自然是开心不已。

    一个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一个是他最重视的朋友,无论哪一个,独孤白辰都不希望他们出事。

    此时,楼下的敲门声响起。

    独孤白辰愣了愣,起身说道:“我去看看是谁,你赶紧吃点东西吧。不管怎么样,也不能饿坏自己的身体。”

    独孤蓉默默的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独孤白辰微微笑了笑,起身下楼。

    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秦彦的身影。

    “秦先生!”

    “昨天刚好有事,所以没来。”秦彦点了点头,“怎么样?她没事吧?”

    “心情不好,把自己关在房里,昨天一天都没有吃东西。”独孤白辰叹了口气,“这丫头的性子倔,我还真怕她会出什么事。”

    “我能理解,忽然面临这么大的打击,难免会这样。没事的。”秦彦微微一笑。

    “刚才我跟她聊了一会,听得语气似乎有了些许松动。秦先生,也许真的能化解她心里的仇恨也不一定。其实,她还是很善良的,也懂得好坏。”独孤白辰说道。

    “如果能化解她心里的仇恨自然更好,没有的话,也没关系。我之所以这么做,也就是想试试。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更何况,她又是你最亲的人。”秦彦微微一笑,“好了,带我上楼看看去。”